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德才兼备 却被全城通缉的奇女子

“这么年轻漂亮,看起来挺善良啊?怎么会被通缉?什么原因?”河北唐山市迁西县的一些街道上、小区里、超市门口、乡村陆续出现了一些大幅的“悬赏通告”,中间有一张女子的照片,人们心里充满疑惑,议论纷纷。

九年青春岁月在迫害中流逝

点点梅花天地开(全景林/大纪元)

从虎口逃出后,王志新眼前一片茫然,偌大的中国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茫茫人海,漫漫黑夜,她要去哪里?在一片空旷无人的野地里她坐下来,刺骨的寒风吹透了衣服,和她内心的苦不堪言交织在一起,她浑身打哆嗦,分不清是恐惧还是寒冷……

“这么年轻漂亮,看起来挺善良啊?怎么会被通缉?什么原因?”河北唐山市迁西县的一些街道上、小区里、超市门口、乡村陆续出现了一些大幅的“悬赏通告”,中间有一张女子的照片,人们心里充满疑惑,议论纷纷。

照片上这位女子正是王志新,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2018年12月17日至今,西县国保大队警察李绍峰、徐志刚、贾振生,东莲花院乡派出所警察,以及迁西城关派出所警察到王志新家、她的娘家、公爹家、她丈夫的单位等处,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骚扰、威胁、恐吓、哄骗、欺诈……

他们用尽各种手段,在不出示相关证件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查询、非法检查私宅、非法审问等。

王志新的家人因此而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压力。

尤其过年前的几天,几个家庭又都被骚扰了一遍,甚至在腊月二十九的晚上11点,国保大队贾振生等六七个警察还闯入王志新的公爹家,逼家人交出王志新。

家人们又害怕又无奈,他们也不知道王志新在哪里,他们也很想知道王志新过得好不好。

一、德才兼备公认的好人

王志新,1982年2月出生于唐山市迁西县东莲花院乡西陆庄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除了种地,几乎没有其它生活来源。

王志新的父亲一直有个心愿,希望子女考上大学,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有个稳定的生活。为了实现这个愿望,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挣钱。父母总是不畏辛苦,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供孩子上学。

王志新体谅父母的辛苦,从小就懂事、勤快、学习很努力。从小学到中学,她得到的“优秀三好学生”证书就有一摞子。此后,她顺利考上了大学。

法轮功洪传大陆时期,经朋友介绍,王志新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被法轮功师父所讲的“真、善、忍”法理深深的吸引,并以此为做人的标准,事事为别人着想。无论是在家人亲朋及同学老师的眼里,她都是那么聪明、善良、懂事。

王志新2005年毕业于河北理工大学,2006年经考试被招聘到新庄子乡政府工作。王志新工作勤勤恳恳、尽职尽责,成绩突出,得到领导、同事们的好评与信任。上班不到4年,就连续2年被评为优秀,并被提为办公室主任。

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她被推荐参加了迁西县“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在培训过程中即兴演讲,很成功,并获得“优秀毕业生”荣誉证书。

王志新的人品和工作能力一样都令领导特别放心。

她负责一部分财务工作,和资金打交道。她在处理财务问题上也一直按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不接受业务单位的超市卡和物品。在开发票时,业务单位想给她多写点,她总是淡然地回绝。

突如其来的变故

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在事业和前途正顺利的时候,命运却突然来了一个大逆转。

2010年4月22日,海外明慧网曝光了一份中共“610”借上海世博会攻击法轮功的名为“宣讲提纲”的黑文件。警察怀疑王志新与曝光黑文件的事有关。

2010年5月11日晚,西县国保大队徐志刚、施景珠、贾振生,刑警大队王秀英等十几人闯入王志新家中抓人,当时她没在家,警察在她家门外蹲了一夜后将她和丈夫一起绑架。她的家被抄了个底朝天。

“610”因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而得名,是江泽民集团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非法机构。2010年4月,这个机构借上海世博会之机,以“宣讲提纲”为题,发了一份黑文件,其内容全是造谣抹黑法轮功。

此文下发后,各级各地纷纷效仿之,在大陆掀起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4月底明慧网将此事曝光后。这份本来要求下发到各村的文件被连夜收回。

此后,以迁西公安局国保大队、刑侦等为此组成的“专案组”成立,并拿到大笔所谓的专项资金。不仅如此,中央、省、市专案组也纷纷来到迁西。

警察们开始了大撒网式的四处骚扰,所有接触过此文件的人,全部被反复讯问。超过百人被非法讯问。

中共对曾经修炼过法轮功的学员及家庭成员更是疯狂抓捕、刑讯逼供。2010年5月,短短的几天内,近十人遭非法抓捕、抄家,其中包括:毛凤勇夫妇、陈红利、王志新夫妇、马银凤夫妇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

一时间整个县城沸沸扬扬,人们纷纷议论:“公安又抓法轮功了。”

后来,毛凤勇夫妇被敲诈勒索5000元后回家,马银凤和王志新被非法拘禁和关押8个半月,于2011年1月17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取保候审(《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取保候审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月),并被强逼交5000元保证金。

陈红利在警察们明知她与文件没有丝毫关系的情况下,被冤判四年,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到各种非人折磨。

报导说,对这份后来被称为“国家机密”的文件,所有看过这个文件的人,包括当时的迁西县公安局副局长董君彪、以及各乡镇的领导,都心里非常清楚,这份文件中没有任何秘密。

董君彪甚至根据文件的名字说:“《宣讲提纲》不就是要求宣讲嘛?不是传得越广越符合文件要求嘛?”

被迫流离失所

王志新的发展一直顺风顺水,接触的环境都比较单纯,忽然遭到警察突如其来的绑架,面对几天几夜的连续审问,警察的恐吓,空气污浊的环境,看守所阴森暗淡的监室,高高的围墙,恶犯随意的人格侮辱,狱警不时的搜身、搜查,,巨大的反差让她一时难以承受,感觉就像掉进地狱一样。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王志新几乎每天早、晚吃的都是面粥,连咸菜都没有;中午吃的是玉米面窝窝,菜汤里是泥沙和浮着的几片菜叶。

八个半月的非人折磨,她的体重骤减近40斤,瘦得剩80多斤。但庆幸的是,她终于回到家,回到了原单位继续工作。好在所谓一年的“取保期”也不知不觉过去了。而取保候审的保证金却没有退回来。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在所谓的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在她走出炼狱497天后,2012年6月7日,迁西县检察院再次找到她,要求重新做笔录。国保大队也再次加入进来,因为又要所谓的“维稳”。

王志新说:“我被非法关押八个半月的名誉和精神损失费谁来赔偿,如果没有法律依据,只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对我施加压力,侵犯我的人权,我绝不配合你们的无理要求。”

面对反复骚扰,无奈下,王志新被迫采取回避方式。

王志新的丈夫赵洪涛也不断地遭到骚扰。

赵洪涛说:“你们到底想干啥?为了找我媳妇,三番五次给我领导找麻烦,现在孩子没人看,家里老人没人照顾,真是妻离子散,我媳妇到底犯了哪条法律?这样不依不饶?”

检察院副院长韩国如先是说:“没事就是想见见面,了解一下情况。”后来又说:“上面有人盯着这个案子。”

于是无奈躲避的王志新,遭到非法“网上通缉”,从此王志新被逼流离失所,有家难回,孤苦无依,一切的艰难与对亲人的思念只能深埋在心里。

不了解情况的人说,“王志新不好好上班”。好像这一切都是她的错,但事实并非如此。

王志新非常爱她的工作、事业,更爱她的家庭。她的家人和亲属多次找到过相关部门,询问为什么又要查王志新,得到的结果都是一些似是而非、冠冕堂皇的搪塞之词。

丈夫陷冤狱

2012年12月8日晚8点,王志新和丈夫一起去取款,被蹲坑的迁西县国保大队徐志刚等人发现,王志新奋力挣脱徐志刚紧紧抓住她的手,拚死逃了出来。国保气急败坏地绑架了赵洪涛做“人质”,抢走银行卡。

赵洪涛突然失踪,家人四处打听才知道他被徐志刚等人绑架后关进看守所。

家人找到徐志刚要求放人时,徐志刚则说:“让他媳妇来换人,”徐志刚还扬言:“让他家年都过不好。”

赵洪涛被非法批捕后,家人又到检察院要求放人时,案件责任人付连国、检察长郑金宽等说:“这事得找到他媳妇才能解决。”

对赵洪涛的非法庭审只是走过场,20分钟即草草收场。法院按徐志刚的要求,将赵洪涛诬判1年。而家人至今一直没看到过判决书。赵洪涛被劫持到河北省冀东管理局八监狱。

亲人的承受

高压恐惧中婆婆含冤离世

王志新家原本和睦幸福,她的婆婆曾因修炼法轮大法身体非常健康。中共镇压法轮功后,婆婆被剥夺了信仰的权利,失去集体自由炼功环境,身体逐渐衰老,健康状况逐渐不好。

2010年5月,王志新遭到迁西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后,婆婆受到极大的精神打击。婆婆后来卧床不起,在长期在高压恐惧的环境下,精神压力太大,于2012年春离世。

金色童年在失去母爱中度过

2010年,王志新被非法绑架时,孩子不到2岁,因为婆婆无法照看,由姥姥带着。孩子天天和姥姥闹着找妈妈。

孩子有时吃东西的时候,吃着吃着就不吃了,姥姥问:“咋不吃了?”她说:“给妈妈、爸爸留着。”

孩子时常愣神想事,问她干啥呢?她说:“想爸爸、妈妈呢。”有时不吃饭和姥姥闹着非要找妈妈。

别的小朋友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玩耍,享受天真快乐的童年,她都会投去羡慕的眼神。

孩子伴随着魔难一天天成长。她期盼着一家的团圆,期盼有一天妈妈能接送自己上学,期望能和妈妈合影照一张照片。这一盼就是9年……

忧心忡忡的父母

王志新一直是父母的骄傲。这风云突变的祸事,简直让老人难以承受。

母亲常看着女儿的照片,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曾经的欢声笑语,什么时候还能回来?……她总是在无人的地方偷偷抹眼泪,看孩子、干农活,真是“有苦说不尽,有泪流不完”。

父亲总想把痛苦埋在心底,怕不理解的人看笑话,但脸上忧愁难以掩盖。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心不落体,心总是悬着”。他常常在睡梦中惊醒,生怕中共高悬的屠刀落在女儿头上。

逢年过节的时候,老人的心里更是堆满痛苦惆怅。一个个月圆人难圆的八月十五,一个个爆竹声声除旧岁的大年三十,他们在思念女儿的伤痛中度过。

漂泊中的坚贞

从2018年12月17日至今,三个月来,警察们无数次的骚扰、威胁、诱骗王志新的家人,甚至在2019年腊月二十九深夜闯入王家骚扰。

家人们也不知道王志新在哪里,担心、烦恼又无奈……

悬赏通告贴了很多,通告中把无任何犯罪行为的王志新污蔑为“刑拘在逃”。本地的网络公众号不知情的把这事当作新闻报导了出来,消息通过网络迅速传播,家人们亲友们的询问,他们感到震惊,那个他们所熟悉的美好女孩,到底遭遇了什么?

为了躲避不法人员的迫害,为了不连累其他家人,王志新断绝了和家人的联系。

寒冷和饥饿是她首先要对付的难题。冬天对她来说如此的难熬,她终于找到一个容身之处,但没有暖气,没有炉子,能找到的吃的东西只有一点挂面和食盐,没有一点菜叶和油腥,日复一日,只有这一种食物充饥。

时间长了,越来越难以下咽。为了能让自己咽下去,她选择在最饿的时候去吃。后来好心人给了她一瓶油和一些酸菜。用酸菜做出来的煮挂面,对当时的她来说简直是美味佳肴。

生活上的艰难只是她痛苦的一小部分,她更多的牵挂着被劫持为“人质”的丈夫、年幼的孩子。

她常常思索,自己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是个按“真、善、忍”做的好人,犯罪和自己挂不上钩,为什么邪党不依不饶的加害她?

无数个不眠之夜,无数次感觉走投无路,不知未来在哪里,不知下一步怎么走时,痛苦中,她想起法轮功师父的著作《转法轮》书中的一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于是她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天无绝人之路,无论多难,咬紧牙关,一定要撑下去!

“真、善、忍”的法理开启着她尘封已久的佛性,指引着她走在一条修心向善、返本归真的路上。她深知如果选择妥协,就会有“正常”的生活,如果坚持信仰,就要面临各种压力和无法预测的魔难。她选择了真理和良知。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漂泊的生活中,她所经历的痛苦是语言无法表达的,包括遭人耻笑和侮辱……在这摔摔打打的魔难中,她渐渐地心胸宽广了,不在乎自己的处境了,也不去感受那些痛苦和辛酸了,变得乐观豁达,变得坚强自信,现在的她脸上时常带着平静祥和。

这些年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给无数法轮功学员带来苦难,给无数家庭带来了罄竹难书的悲剧。王志新的遭遇只是其中一例。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陈天仪、责任编辑:李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