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罄竹难书 清明时节 湖南麻阳遭血拆家属诉强权恶行

多年来,湖南苗族自治县政府已强征上万亩农田,还强拆农民合法住房,非法拘禁村民。受害人之一的黄秀平一家,为维护合法权益却被判刑;家中90多岁老母亲遭软禁后去世,其尸体被抢,至今去向不明。在清明时节,家属控诉在湖南当局强权下,他们原本幸福的家园已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湖南省麻阳血拆受害人黄秀平一家维权,2018年在经历打压判刑折磨后病逝,双胞胎女儿继续未完成的坎坷维权路。(受访者提供)

多年来,湖南苗族自治县政府已强征上万亩农田,还强拆农民合法住房,非法拘禁村民。受害人之一的黄秀平一家,为维护合法权益却被判刑;家中90多岁老母亲遭软禁后去世,其尸体被抢,至今去向不明。在清明时节,家属控诉在湖南当局强权下,他们原本幸福的家园已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黄秀平已于去年生病过世,他的双胞胎女儿黄雨慧、黄雨霞还一直在坚持维权,并将中共湖南省政府、麻阳苗族自治县政府和国土资源局告上法庭。黄雨慧说:“麻阳县政府、公、检、法、司对我一家老小的恶行,真是罄竹难书!”

湖南麻阳血拆中公安带头殴打抓人。(受访者提供)

幸福家庭在强权下支离破碎

麻阳县是有名的冰糖橙之乡,黄秀平是高村镇大力林村五组种冰糖橙的第一人,还将种植技术传授给村人,推广种植。黄家本来生活富足、安宁。但自经历强拆、强征后,黄家至今家无片瓦、地无立锥,一大家人只能租住在县城一间破旧房屋。

在维权过程中,黄秀平家多人被判刑,妻子张青香先后被拘捕6次,其中,2012年被关押半年。九旬老母亲被地方政府强送敬老院看管,离世后遗体遭抢,至今尸骨难寻。

黄雨慧说:“怀化麻阳县政府书记,县长、公安贪官在麻阳无法无天,抢地、拆房、杀人,他们扬言‘习都管不了’。”

“开发商蔡勇曾扬言,他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买通麻阳县政府书记,公安局局长刘军,又要把我俩姐妹及全家老小抓去做牢。”她说。

记者拨打麻阳县县长李仕忠手机,呈现通话中状态。

记者拨打麻阳公安局所长朱步明手机,也呈现通话中状态,一直无法接通。

麻阳县官员强拆打人肆无忌惮。(受访者提供)

违法开工项目强占民地

黄雨慧向大纪元记者叙述了黄家的悲惨遭遇。

自1998年,黄家承包了位于麻阳高村镇大力林村五组的基本农田,承包期限为30年。2016年3月8日,承包的基本农田又被强占,强行施工,但直到当年的5月24日,当地政府才公布土地征收方案。被征收的土地用于建设麻阳县的锦江大道项目,但该专案开工至今无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属违法开工项目。

之前的2013年,黄家的宅基地被非法摧毁。黄家被征收的宅基地和被强占的基本农田达约103亩。

根据中共《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必须由国务院批准。2017年3月8日黄秀平向麻阳县国土资源局申请公开高村镇基本农田保护区范围,未获答复,后再诉至麻阳县法院,法院于当年的8月28日判决国土资源局于15个工作日内作出答复,但至今麻阳县国土资源局仍未答复。

随后,黄家于2017年9月将中共麻阳苗族自治县政府、湖南省政府和麻阳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告上法庭。

黄雨慧说:“我家的房子宅基地基、基本农田都有合法手续,麻阳政府没有任何拆迁征地合法手续,我们没有签字,也没有拿政府和开发商任何补偿款。”

土地被书记、县长盗卖

黄雨慧说:“2016年7月7日,开发商蔡勇和麻阳县政府现任书记李卫林,现任县长李仕忠,又强行霸占我家合法的1200平方米宅基地和2.6亩基本农田非法施工,我上前去问开发商,是谁给你的胆来抢我们家的合法基本农田和宅基地的?”

“蔡勇回答说:‘是没合法有手续,但我给你们当地政府书记、县长20个亿,是书记李卫林和县长李仕忠签字,把你们家所有的宅基地和基本农田卖给我的。’”

湖南血拆中打人的开发商。(受访者提供)

湖南血拆中打人的开发商。(受访者提供)

90多岁奶奶被迫害死亡遗体被抢

黄家全家老小2009年开始一起维权。

2012年8月2日,黄家第一次遭遇强拆时,黄家奶奶张先月被挖土机摔伤住院,黄雨慧和妹妹在医院照顾奶奶,而黄秀平夫妻和儿子被抓。那次,全家有5人都被判刑1年6个月到2年6个月不等。

2013年1月,黄家5人被取保候审放出来,但他们的家已经被政府官员的家属霸占。黄家请来李和平等三位律师为其打官司,那些人才搬离那地方。

张先月在被政府人员软禁7个多月后送到黄雨慧外婆家。

3个多月后,政府人员又来逼他们签字。同年11月1日凌晨4点,公安蒙着头闯进黄家,把他们从床上拖出去带到公安局关了30多小时,出来时房子已经被夷为平地。

公安带头绑架强拆。(受访者提供)

强拆当天,黄雨慧的母亲张青香和奶奶张先月,婆媳二人同时住进医院。张青香身体不好在医院一住就是一年多,但其婆婆一个星期后就被转移到敬老院软禁,家属到处打听遍寻不着。

一年四个月后,村书记陈海生到医院告诉张青香说,张先月被送进重症室抢救。张青香跑到一楼看婆婆,见他们正在抢救。黄雨慧说,“医生见我们是维权人士,家被强拆了,看我们可怜就跟我说:‘你奶奶送来时已经死了。她感冒七八天都不送她到医院来,都严重脱水了,后来看见没气了,他们怕了才赶快送来医院。’”

黄雨慧难过地说:“我看见奶奶的手指甲、脚指甲很长,衣服衣角都硬掉了。他们肯定都没给她洗澡,衣服都没换。2014年12月28日就死在医院。”

“两天后,尸体被100多名公安抢走,到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我们还向政府申请信息公开,也没回复。”她说:“我奶奶90多岁了,是被麻阳县上届书记胡佳武、县长彭平安、公安局局长李发田、政法委书记江涛、国土局局长腾建贵、副局长腾建武、村书记黄雨孟、村长陈海生等人联手迫害,软禁两年后死亡。”

90多岁的张先月被软禁二年后被迫害死亡,遗体被抢至今遍寻不着。(受访者提供)

90多岁的张先月被软禁二年后被迫害死亡,遗体被抢至今遍寻不着。(受访者提供)

张青香说:“他们把我婆婆害死了,把我老公害死了,抢了我们农田,拆了我们房子……”说到这里,她已经泣不成声了。

在维权过程中,65岁的张青香多次被殴打、拘留。2017年6月4日她又被开发商彭际济暴力殴打晕死过去,满头是血。

黄雨慧说:“这些年来,都是麻阳公安局所长朱步明在场指挥关押抓打我们全家人。”

现在黄雨慧两姊妹还在坚持维权,母亲帮她们照顾小孩。姊妹俩既要维持生计,又要维权,倍感艰辛。“现在他们又开始想要我家另一块基本农田,李和平律师被抓后,去年又请了一位律师,现在正在走法律程序。”黄雨慧说。

张青香被开发商殴打昏死过去。(受访者提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