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移民留学 > 正文

北京转变立场 德黑兰囚禁千日的美籍华裔学者有望回家?

普林斯顿博士生王夕越(王夕越妻子提供)

北京近日转变立场,表示愿意协助美国政府营救被伊朗拘押的一名美籍华裔学者。迄今他已在德黑兰的监狱中被囚禁了近1000个日夜。

这个星期,王夕越的妻子曲桦在华盛顿出席美国国务院为被外国拘押的美国公民家属举办的活动。一位负责此案的官员告诉她,北京提出愿意从人道主义层面出发,协助美方援救王夕越。

星期四(4月4日),刚刚离开华盛顿的曲桦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任何政府有意愿能够帮助我们,我们都非常非常的感激,因为我们作为个人的力量非常渺小,这是政府之间才能做到的。”

曲桦来自北京,是一名中国公民,目前居住在美国新泽西州。北京也是王夕越的故乡。

“我一再强调这是一个人道主义的问题,”曲桦说,“如果我的国家、中国能够帮助我们,救王夕越回家我很感激。”

王夕越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历史系的博士生,2016年赴伊朗从事学术研究期间,被德黑兰当局逮捕,以“间谍罪”判刑十年。

三年来,曲桦把营救丈夫的重担扛在了自己肩上,不断为他的获释奔走、呼吁,利用一切机会强调,王夕越“只是一名学生”,“完全是无辜的”。这些行动引发外界对这一事件的广泛关注。去年八月,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裁定,伊朗政府“没有法律依据逮捕拘押”王夕越。但他的获释仍然遥遥无期。

北京在这一问题上的最新表述有别于此前的强硬立场。2017年7月,伊朗宣布王夕越被判刑后,有记者在中共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提问北京是否会提供协助。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回应说:“你应该了解中国政府有关政策,我们不承认双重国籍。你也说了王夕越拥有美国国籍,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据我们了解,他不具有中国国籍。”

曲桦对美国之音说,她不清楚也不愿去猜测北京在这一时刻转变立场的原因。她不希望将这个问题政治化。“这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她说。

到目前为止,中方还没有和曲桦取得联系,她无从知晓北京会如何介入,也不知道最终能否促成丈夫获释,但是她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政府表现出良好的意愿和初衷对她来说至关重要。

“我一直在王夕越这件事情上不放弃,低头做我能够做的事情。现在我看到更多的人愿意来帮助我们,可能他们实在是觉得我太不容易了吧,”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她很快稳定了情绪继续说,“对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个是跨国界、跨文化、跨种族的(问题)。这个姿态本身对我非常重要。”

同样在星期四,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美国政府把被错误拘押在他国的美国公民的利益放在首位。鉴于这些案件的敏感性,我们不能对营救这些美国人的外交努力做出评论。”

曲桦对美国之音说,事件的最新进展并没有让她怀抱巨大希望。三年来,她经历过太多起起伏伏,不断地失望,重新燃起希望,又再度陷入失望。她提醒自己要保持平静的心态,继续埋头做一个妻子能做的事。

每天曲桦能接到丈夫从德黑兰的监狱打来的电话。他的身体不好,病痛得不到治疗,精神状态听起来也不好。

“每天通话的时候,他都不断地问我,你什么时候能把我救出去啊,你这个月能不能把我救出去啊,问我十几遍、二十遍,就能感到他特别的焦虑,”曲桦说。

他们的儿子少帆刚刚过完六岁生日。他越来越少谈起父亲,甚至觉得每天妈妈和爸爸的通话都剥夺了陪他看电视、玩耍的时间,毕竟他略微懂事后就没见过父亲。用曲桦的话说,父亲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存在了”。

过年的时候,朋友送了少帆一个电子地图玩具,用手去按不同的国家,就会发出不同的声音。少帆很痴迷于这个玩具,那专注的样子总让曲桦想到被她笑称为“历史书呆子”的丈夫。曲桦发现,少帆的小手总是不断去按地图上的伊朗,似乎知道那里和他有着切不段的联系。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孩子的心里是有他爸的,记得他爸的,只不过这些东西特别微妙,”她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