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川普改主意放弃一重大宣布?华为5G全面落后美国 摩通CEO批共产制度毁国家经济

周四4日川普总统在白宫会见中共谈判代表刘鹤。华尔街日报宣称川普本打算宣布“签约峰会”的消息,但遭到高级顾问们的反对而作罢。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将中美贸易协议的执行寄托在中共内部的改革派身上,不过外界普遍不看好。美国在5G网络的商业部署方面遥遥领先。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同日表示,川普政府将遵循自由市场的原则推动5G的发展。美国最大银行的CEO在给股东的信中,抨击社会主义制度毁坏国家经济,并表示政府高度干预民众生活的做法定将“是一场灾难”。

周四4日川普总统在白宫会见中共谈判代表刘鹤时并未宣布川习会的任何安排。

华尔街日报在周四稍晚的报道中援引知情者透露的消息,说该报先前有关川普可能宣布“签约峰会”计划的消息,引起几位总统高级顾问的强烈反对,包括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总统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也基本上反对设定一个截止期限。

报道说,川普的这几位顾问担心,设定期限会令对方觉得川普急于求成,因而削弱美方在谈判最后阶段所掌握的价码。

美国之音报道,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白宫称赞其谈判对手、中共副总理刘鹤,称其已是一个好友。莱特希泽说:“[刘鹤]他对改革的承诺,是有这样的机会的原因。”

莱特希泽不久前在国会就川普政府的贸易政策作证时说,他屡屡听到有关中共领导层中有改革派,因此在贸易政策中也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

他的话得到美国商界的呼应。美国全国商会负责国际事务的副会长薄迈伦本周二在商会举行的一个媒体活动结束后就此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莱特希泽大使了解到中国国内的压力,而谈判有助于中国。那些希望看到中国改革的人在推进其议程。但同时,莱特希泽大使代表的是美国政府和美国利益。”

薄迈伦说,他对两国政府在这方面的努力抱有信心。

但是莱特希泽一再提及中共高层改革派,也引发了担忧。彭博社的报道就提醒说,川普政府对中共“神秘的”改革者下注,会有再度失望的风险。

该分析指出习近平揽权后成为继毛泽东以后权力最大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任内强调中共的影响,强化国有经济。在这样的境况下,很难想象谁是神秘的改革派高层官员。

彭博社报道中引述了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的意见说,在这么晚的时候试图给习近平政府中的改革派鼓气是个大胆的赌注。他说,迄今为止,习近平政府中仍是鹰派占主导力量。

库德洛:美国将以自由市场原则推动5G

美国之音报道,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周四(4月4日)对美国移动通信运营商和移动通信设备制造商表示,川普政府将遵循自由市场的原则推动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5G的发展。

代表美国无线通信产业的行业团体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ITA)主办“5G峰会”。库德洛是在“5G峰会”上讲这番话的。

库德洛说:“我们在4G做得很成功。我们也会以同样的模式,以自由市场为原则推动发展5G。这是我们的政策。我们也会继续处理频谱的拍卖,让私营公司使用频谱。”

CITA委托全球电信研究公司Analysys Mason进行的调研发布的有关5G的最新报告显示,美国在发展5G方面正迎头赶上中华人民共和国。

在全球5G就绪程度的评估中,美国从2018年的第三名跃居到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列第一。排在第三位的是韩国。报告认为,美国排名提升的主要原因是移动通信运营商对5G网络的大举投资,以及政府致力于对基础设施的改善。

但报告认为,美国在5G领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竞争中仍面临重大挑战,主要在于中频(mid-band)频谱的匮乏。中频频谱对于5G来说至关重要,因为中频频谱同时具有高容量和覆盖区域广的优势。

尽管如此,CITA的这份报告发现美国在5G网络的商业部署方面遥遥领先。报告说,到2019年底,美国商业5G网络的部署量将达到92个,位居第二的韩国是48个,排名第三的英国为16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则为零。

库德洛说:“我们做得非常不错。根据你们的最新报告,美国到2019年底正在建设或已经完成的商业5G网络为92个。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数字。”

摩根大通杰米·戴蒙

摩根大通CEO抨击共产制度称其毁灭国家经济

周四(4月4日),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抨击社会主义制度毁坏国家经济,并表示,政府高度干预民众生活的做法定将“是一场灾难”。

杰米·戴蒙在年度股东信中指出,社会主义制度不可避免的导致国家经济增长停滞,“当政府控制了公司、经济资产”,随着时间流逝,财富会更多的流向政治利益,“并产生效率低下的公司和市场、巨大的偏袒和腐败”。

戴蒙说,美国是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但工资停滞和发展机会已经落后太多。“40%的美国工人每小时收入不到15美元,大约5%的全职美国工人领取最低工资或更低,这当然不是生活工资”,戴蒙表示,“40%的美国人没有400美元以上的余钱用于处理意外开支,例如医疗费用或汽车维修费用”。

“说白了,这是政府未能将社会需求置于个人之上,而是狭隘的置于党派利益之上的结果”,戴蒙说,“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些问题,美国的道德,经济和军事优势可能就不复存在了”。

他周四告诉CNBC,如果美国向社会主义制度偏移,专制的政府官员“将越来越有能力干涉经济和个人生活,也时常会为了维持权力这么做。正如其他尝试过(社会主义)的地方,其对我们国家来说也会是一场灾难”。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