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北约重心或东移 中共“红色威胁”成新焦点

“自冷战结束以来,一个新的“红色威胁”正出现在北约面前,”美国的《国家利益》杂志这样写道。4月3-4日,29个成员国外长聚集华盛顿,召开庆祝北约成立70周年历史性峰会。这次峰会,中共威胁罕见成为北约最大关注点。

北约历来将俄罗斯的威胁视为主要威胁,但多家媒体注意到,刚在华盛顿结束不久的庆祝北约70周年的聚会上,中共威胁成为会议的重点议程。《国家利益》4月5日发表了题为《为什么中国(共)是比俄罗斯更大的威胁》的文章;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治“Politico”4月4日发文称:“北京,而不是莫斯科,成为(北约)联盟本周在华盛顿聚会的最大关注点”;BBC也发表了一篇题为“北约70年经历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现在关注中国”的文章。法广称:“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是北约内部讨论的新主题,包括美国和英国在内的多个成员国都强调,应该提请北约的盟国注意,5G也是一个安全问题。”

美国驻北约大使哈奇森(Kay Bailey Hutchison)称,北约正在对中共的行为进行评估。评估结果可能预示着北约的重心开始东移。

中共“红色威胁”成为北约新的关注焦点

美国的《国家利益》杂志网络版4月5日发文,将中共威胁称为“红色威胁”。文章指出:“对于北约官员来说,中共是新的最大威胁”。

北约官员近日在华盛顿讨论的几个热门话题包括意大利和中共签署“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是否华为应该被允许在北欧成员国运营;应对中共的战略竞争及渗透等。

“中国(共)将成为大西洋两岸21世纪(讨论的)主题,”德国外交部长马斯(Heiko Maas)4月3日在华盛顿发表讲话说。“中国(共)几乎在所有议题上都是挑战。重要的是,要能够更好地了解这(种威胁)对北约意味着什么。”

《国家利益》称,抵制中共联盟中最薄弱的环节就是欧洲,因为欧盟不得不在各个成员国内达成战略共识。而现在欧盟所缺少的就是一种应对中共的战略。

“如果我们能够与美国一起拿出一系列联合措施,我们就都将会受益,”慕尼黑安全会议负责人沃尔夫冈·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说,“但我们还没有一个欧盟战略,如果你没有自己的策略,你就无法制定联合战略。”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治“Politico”报导,北约在过去70年中大部分时间聚焦如何应对俄罗斯的威胁。为了在未来几十年中继续存在下去,北约开始更多的考虑来自中共的威胁。因此,在北约官员聚焦华盛顿期间,中共而不是俄罗斯是北约官员的首要关注。

报导称,虽然川普政府从上任第1天起就开始关注中国(共),但欧洲领导人才刚刚开始警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共在欧洲大陆的慷慨投资可能对欧洲构成长期的战略威胁。

金融时报》报导称,欧洲国家现在对北京如何利用其不断扩大的影响来控制商业和外交条款感到惊醒。一些欧盟国家抱怨中共歧视外国公司并迫使他们放弃自己的技术。此外,北京的外国投资不透明,有可能使接受投资的国家承担债务风险。欧盟也越发担心中共通过投资或收购欧盟国家敏感领域的企业来获得先进技术。

中共的网络间谍和知识产权盗窃预计将成为4月9日欧中峰会的重点议题。

BBC称,美国驻北约大使哈奇森4月2日表示,“北约正在对中国(共)的所作所为进行评估。我们正在做风险评估,特别是努力对中国(共)作评估。”评估的结果可能预示着北约这个成立于1949年的军事集团的重心开始东移,离开了当初北约在欧洲对付苏联侵略的初衷。

应对中共威胁是美欧国家的共同利益

“Politico”指出,大西洋两岸的安全官员越来越相信,如何制订中共政策是美国与其欧洲伙伴之间有着共同利益的领域。

例如,关于如何确保南中国海开放航运渠道的问题对欧洲而言与美国一样重要。中共的网络战能力构成的威胁是另一个美欧国家共同面临的关键战略领域。

中共近年来加大涉足欧洲,并以大举投资诱惑南欧国家,令欧盟主要国家感到担忧。

路透社称,法国总统马克龙寻求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阵线,来对抗中共在贸易和技术方面的扩张。前几天在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巴黎时,马克龙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敦促中共要“尊重欧盟的统一及其在全球所承载的价值观”。

欧洲官员早已指出,北京利用其作为一些欧洲小国的主要投资者地位,来换取他们在欧盟事务上的支持。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说:“一个(欧盟)国家无法谴责中国(共)的人权政策,因为中国投资者正在其一个港口投资。而另一个国家不能支持日内瓦人权委员会做出的决定,因为中国投资者正在其领土上投资。”

“这样运作是不行的。”容克强调说。

BBC报导,美国官员认为,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是中共在战略区域收买政治影响力和国家主权的“进攻型”战略,而最近意大利同意加入“一带一路”基建投资计划,引起美国关注。

同时欧盟也对意大利受到中资诱惑感到担忧。欧盟曾在意大利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前警告其将会承担后果。去年多份报告显示,已有至少13个亚非欧小国因中共的“一带一路”而深陷沉重外债,恐引危机。

美国副总统彭斯4月3日参加北约70周年活动时说,“北约在未来几十年里,需面对的最艰钜的挑战恐为如何根据中共的(渗透)崛起作出调整,我们必须调整应对中共在5G网络技术的挑战,应对一带一路提供的横财,这也是欧洲盟国每天必须应对的问题。”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美国官员担心中共的间谍活动和经济影响力在许多方面削弱了北约。一名美国国务院的高级官员4月2日说,对于美国来说,要确保欧洲和美国的信息,交通和其他基础设施网络的安全可靠,这样才有能力应对危机,又不必担心中共会影响基础设施。

美国:中共是最大的威胁

美国高层多次指出,中共而不是俄罗斯,才是美国日前面临的最大威胁。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年10月在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中美关系发表演讲说,2018年6月,北京发出了一份名为宣传管理通知的敏感文件,其中提出了它的战略。该通知的原话说,“中国必须精准出击,分化美国国内不同的群体”。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北京调遣其隐秘的行动人员、幌子组织和宣传机构来改变美国人对中国政策的看法。我们情报界一位资深职业官员最近告诉我说,跟中国(共)正在美国各地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罗斯正在做的事情是小巫见大巫。”彭斯说。

国务卿蓬佩奥去年12月表示,中共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比俄罗斯或伊朗更具威胁性。他对这一点毫无置疑。蓬佩奥表示,从中国的内部体制等因素来看,“中国(共)就展现出是美国在中长期将面临的最大挑战”。

联邦调查局(FBI)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在去年召开的阿斯彭安全论坛上说,从反间谍角度来看,中共是美国面临的“最广泛、最无孔不入和最具威胁性”的挑战。FBI在50个州所进行的经济间谍调查发现,其源头都可以追溯到中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