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陶杰:低级红 高级黑 始祖是红色中国第一才子

识者一听见“迫害红太阳”,就会心笑出声来,知道郭沫若除了求生存,还故意用自作贱的方式,将毛泽东华国锋显示得很荒谬。在英文里,这种极度夸张的直笔,反而是一种曲笔,叫做patronising。这个英文字,很深奥,在中国一条线的主奴文化里,没有这层意思。因此高级黑,那时的中国农民听不出来,知识分子也听不出来,说郭沫若是不要脸。

低级红、高级黑,全球独特的中国式政治游戏,却不是今日才有的事。

此一专科,始祖是红色中国第一才子郭沫若。

郭先生长期大力吹捧当政第一号人物,诗词作品,赞扬得最多的主角,当然是毛主席。但是真正懂得文学的人,作者笔墨里有给分真假,内行人一看即知。譬如,黄沾的“女儿意,英雄痴,吐尽恩义情深几许;塞外约,枕畔诗,心中也留多少醉。”如舟漂三峡,浑然天成,这是他大哥与城中第一散文才女热恋时的真情迸溢。“轻轻的我走了,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也是徐大诗人日思夜想林徽音的至诚独白。

但是郭老的颂诗不同:“四海通知遍,文革卷风云。阶级斗争纲举,打倒刘和林。”这是赞美毛泽东的。而“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迫害红太阳。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功绩何辉煌。”这是情迷华国锋的。

但识者一听见“迫害红太阳”,就会心笑出声来,知道郭沫若除了求生存,还故意用自作贱的方式,将毛泽东华国锋显示得很荒谬。

在英文里,这种极度夸张的直笔,反而是一种曲笔,叫做patronising。这个英文字,很深奥,在中国一条线的主奴文化里,没有这层意思。因此高级黑,那时的中国农民听不出来,知识分子也听不出来,说郭沫若是不要脸。

其实比起另一个将老毛捧为“开天辟地君真健,说项依刘我大难”、誉毛主席为刘邦再世的柳亚子,郭老才聪明呢。

低红高黑,与其是写给主子看,其实是写给有同样洞察力的行家看的。当年郭沫若写这种诗,也是明珠暗投,希望一些文学界的行家看得出来。陈寅恪看不明白,若钱钟书之流,有一点犬儒的心思的,应该看得明白。只是看懂了你嘴巴也不敢讲。只是心中噗哧一笑:郭沫若你这个顽童,好大的胆子。因为万一毛泽东也看得出来,你人头不保了。

但做皇帝的,要有很高的智慧,才知道这种过分肉麻,是对他智商的侮辱。因为你出手如此低,但你竟然指望我相信,因此在你的判断中,我是一个皇帝新衣式的白痴。你这样揣摩我,就是在侮辱我。

但艺高人胆大的郭沫若,却在向沉默的一些知音人表演:看,我就是敢,我断定此高级黑,老毛他看不出来,我在玩俄罗斯轮盘。

现在,这种玩意又出来了。玩此恶搞的人,一样有郭沫若那种判断和胆识,只是没有清末民国时代读书的郭沫若之渊博学问与诗才,而且不止一个,而是官场网络此起彼伏一大帮。字里行间,作者冷笑,网民哄笑。

毕竟,正能量一点看,这是一种可喜的进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