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孟晚舟案 两位加人命悬一线专家:政府必须对中共强硬

中共当局拘捕加拿大人康明凯(左)和史派沃(右)被普遍认为是对加拿大的报复行为。

在中国被拘留的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史派沃(Michael Spavor)最近获得加拿大政府驻中国领事官员的第五次看望,他们每月被允许会面半小时,但谈论的内容受到中共当局严格限制。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PF Canada)资深研究员约翰斯顿(MargaretMcCuaig-Johnston)女士认为加拿大人现在正命悬一线,政府必须采取强硬措施。

“被拘留者”这个名词听起来就是一个人被关起来了,无法回家和工作罢了。但在中国这个词远远无法描述他们地狱般的经历。

加拿大应美国引渡要求在温哥华机场逮捕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后几天,在中国的加拿大人唐明凯和史派沃突然就被绑架了,相隔不到一天,唐明凯在街头被带走,而史派沃是从机场被绑架。

从那以后,他们二人一直没有被允许请律师甚至与家人打电话。他们每天被审讯数小时。根据中国法律,国家安全部可以审讯被捕者长达六个月,以便让被捕者在被胁迫下承认他们可能犯下或可能跟本没有犯下的罪行。

地狱般审讯经历

当他们被审问时,很可能行动受到限制,就像几年前无辜的加拿大咖啡馆老板凯文·加拉特(Kevin Garratt)所经历的一样,他是被扣在“老虎椅”中接受审问。

人权观察2015年关于中国拘留所的报告描述了中共当局使用这些金属的老虎椅。囚犯的脚踝被夹在靠在椅子腿上的虎钳中,他们的手腕被夹在靠近椅子前部的铁架上,因此他们不能移动手臂。

加拿大咖啡馆老板凯文·加拉特在中国被关押和审讯后回到加拿大,在温哥华机场与妻子相拥。 

人坐进这种金属椅子极度不舒服,是一种折磨人的方式。根据加拉特先生的说法,在一天受审结束时,囚犯都很难在每日审讯记录上签署“口供”,因为他的手腕已经肿成正常尺寸的两倍。

审讯者手头有囚犯几年时间内发送的所有电子邮件和电话。这种“证据”来自中共当局长期监控外国人(和中国人)的电子设备。

据报,中共正在监控大约100名加拿大人,以便随时让他们成为囚犯。其实也不只是加拿大人,中共也监控其它国家的国民。

有了这些“证据”,审讯人员可以随便说出数月或数年前某时、某地,囚犯发给谁电子邮件和内容,好像他们知道一切细节。但这里审讯用的“技巧”就是他们把自己歪曲过的内容加在他们已经知道的细节中,迫使囚犯承认所有的内容,其中包括他们刻意加进去的谎言,很可能囚犯根本就不记得这些细节了。

更重要的是,囚犯感觉审讯者已经知道了一切,所以会说出多年来自己保持联系的其他人的信息,这样囚犯所招供出来的人也可能被起诉。注意,审讯过程中可不是安安静静的聊天,而是审讯者尖叫和厉声呵斥的问询和指责囚犯。

当囚犯没有受到审讯时,正如加拉特在自传中所说的那样,他们被关在一个牢房里,两名警卫在外面会记录下囚犯在牢房里的一举一动,牢房里的灯24小时开着,一周7天都是如此。

这种审讯和关押方式就是要磨掉囚犯的意志,让其招供以换来减轻酷刑。

囚犯在中国受审时带的脚镣。(大赦国际)

但是,囚犯到这一步仍然没有被指控,或者见过律师。事实上,审讯的目的是定囚犯罪行并拿到供词,只有这样才能提出指控。有可能不到六个月的时间内就提出指控,但大多数情况下,中共国家安全部利用中国法律系统允许的整整六个月来进行审讯。

据了解,康明凯在担任加拿大驻华外交官期间受到审讯。总理特鲁多公开表示,康明凯在这段时间内享有外交豁免权,但相信中共不会尊重这种权利。史派沃曾在朝鲜度过了一段时间,毫无疑问,中共的国安官员正在探究他那些年里所有的联系。

当时作为一名外交官,唐明凯在加拉特被拘留时曾为该案而奔走。现在他知道第一手经历是什么样的。加拉特最终以间谍罪在中国监狱被判八年徒刑。

当时新当选的特鲁多总理不得不使用他所有的人脉以及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的计划让加拉特被驱逐出中国。遗憾的是,特鲁多现在与中共谈判是否还有筹码。

加政府应“脱掉白手套”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建议加拿大“脱掉白手套”,并采取更有力的措施让加拿大人获释,包括:驱逐在加拿大训练准备参加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中国运动员;限制中共官员在加拿大的活动;动员美国和亚洲盟国的更大支持;并向联合国安理会正式抗议中共对被关押加拿大人的待遇。

约翰斯顿认为这是绝对正确的。当更大的利益受到威胁时,中共才会听取加拿大的意见。加拿大人现在正处在性命攸关时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王兰编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