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洪博学:谁能守住总统府?

老韩演讲题目是“2018选举对台湾民主影响”,但是,演讲后闭门会议座谈,恐怕才更有看头。费正清研究所真实身分,应该是扮演老共在美国学术界,沟通管道,这个研究所也经常带着美国学者到中国访问,是否传达老共给老韩讯息,也没人知道,但是,老韩把是否选总统宣布期间,押在美国回来后做决定,难免使人联想更多了。

距离明年一月的大选,还有9个月,但是,蓝绿阵营已经陷入集体焦虑,主要原因仍然是主帅难产,正在守府的绿党和准备攻府的蓝党,同时陷入难题,哪一位主帅率军亲征,才能拿下总统府,当然也关系着两党国会立委的席次,所以,政治的阴谋和阳谋,全部表现无遗。

4月5日,“我爱国旗委员会”举办一场纪念蒋介石的活动,很多人高声大喊“蒋公”万岁,却没有人在意,已经浮棺44年的蒋介石,为何没有下葬?这场不到千人的活动,却变成韩粉拱韩选总统的大会,一边喊“蒋公”万岁,一边喊老韩选总统,这场大会怎么看,都充满荒唐和诡异,为何面对老共香港中联办屈膝的老韩,可以和反共的老蒋一起被歌颂?这种安排是否有点精神上的分裂?让老蒋老人家无法入土为安的是谁?反共的人物和投共的政客,可以同时出现同一个场景,这到底是国民党喜事?还是丧事?

二战时期,所有威权统治者,几乎都逃不过转型正义清算,只有中国的老毛和台湾老蒋,铜像处处,犹被人歌颂,这是亚洲人的滥情?或者是奴性使然,只有看你自己解读了。

当然,拱老韩选总统,才是韩粉办活动的初衷,也是活动目标,一位老兵在活动中说,“我们焖太久了”,是啊,也该出门透气了。

迷幻药退潮就是清醒时刻

党内无大将,老韩当廖化,去年打败民进党,已经被“韩天宗教台”捧成民族救星,这颗星星的位阶直逼老蒋,老韩忍住冲动,不去坐上“扶龙神轿”,未来,这种假藉“爱国旗运动”,拱老韩的戏码,恐怕会更多,老韩一直忍住野心,显见他的EQ并不差,总统竞选活动还没开跑,蓝绿两党已经陷入集体焦虑状态,蓝党虽然后面有老共撑腰,但是,候选人仍然面临难产,很难保证一定可以赢回江山,蓝党焦虑的原因是“神威难持久”,法国作家勒庞在“乌合之众”一书中说,“陷入偶像崇拜的群众,不会追求真理,但是迷幻药物如果退潮,清醒时间也会很快”,蓝党希望在老韩神威没退的时候,拱他上轿,绿党也是一样,小英虽然好整以暇,企图抛弃去年的失败经验,但是,民调不振,彷佛掉入所谓“塔西陀”陷阱,这个陷阱的意思就是,政治人物如果失去公信力,那么做了很多好事或对的事,也无法挽回人民信任,这个陷阱在西方民主社会经常出现,如果民进党只有一人竞选,也就罢了,现在却遇到半途的程咬金,本来,绿党眼看民调不利小英,就有点失败焦虑,现在老赖加入战局,即便对提升士气有帮助,担心党内互打免钱,却使焦虑症更加深重。

这是一场蓝绿红白的对决,比过去的总统大选,更加复杂,老共也介入更深,美国政府也很焦虑,不能眼看老共和平演变台湾,失去印太民主同盟,又不好意思插手,美国既是民主国家,自己的选举都难逃红色干预,更何况台湾距离美国更远,美国唯一能做的就是喊话,所有成败选择,还需台湾人自己承担。

民怨难解引爆民主危机

绿营的蔡赖之争,逐渐台面化,这两人都自认自己可以守住总统府,免于绿色崩盘,守护台湾责无旁贷,但是,去年民进党大败,一本帐还算不清,只靠着所谓钟摆效应,就以为这一次时钟会摆回来,人民会还给民进党公道,这款想法,恐怕是太乐观了,我把去年民进党大败,归纳五个因素,第一,中国因素,包括资金和媒体操作,第五纵队耳语,第二,蓝营基本盘团结,第三,中间选民流失,尤其以中底层,低教育选民为多,第四,独派对执政党失望,第五,执政错误,包括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公投泛滥等等,第三个因素和执政错误两者有正相关,尤其是底层民众,劳工,农,鱼牧养殖业,过去是民进党支持者,现在却倒戈投蓝,因为长期经济低迷,这些属于经济成长低端者,感觉被蓝绿两党政客抛弃,于是在2016年造就了非政党的柯P,现在又制造出老韩,说穿了,这一股对台湾停滞性经济和政治,已经感到不耐的人民,甚至会发出给老共治理也无妨的信号,终于造成绿营海啸式崩盘,也创造出柯韩两位非典型政治人物,但是,背后的危机却是台湾人对共产党的抵抗力,正在削弱,这才是真正民主危机,如今,两位绿营总统候选人,只以为用传统的“抗拒中共入侵”策略,就可以守住总统府,恐怕是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不管是小英总统或赖清德,都有必要就去年败选,先找出原因,必且告诉人民制胜之道,以及未来治国宏图。

蓝营的焦虑也在候选人难找,本来,中青代希望老韩出马,趁着韩粉潮流未退,打铁趁热,但是,围绕国民党的几个太阳,却不一定如此看待老韩,老王就铁口直断,“谁敢保证老韩出马,一定稳赢”?这句话一针见血,意思就是还有9个月,高雄市没有发大财,请问,韩粉可以烧多久?一旦退烧,就是一场悲剧,毕竟很多韩粉是中共网军,老韩民调虽然多次领先,但是,空气居多,只能参考,不能当真,何况70%韩粉来自境外,能否变成选票,还很难说。

老韩拒绝5号和吴主席的闭门会议,因为这场会议必须决定动向,并且隐射郭台铭会出马,其实都属于政客回避的语言,虽然选总统话题,已经让鸿海股票拉了几天涨停,但是眼看郭董当下,面对美中贸易战争下的鸿海危机,这件事的处理比当总统还重要,鸿海去年营收创下最低纪录,不只是苹果代工被纬创,和硕瓜分而已,富智康的安卓手机代工也亏损,今年,集团已经排定必须从人事成本省下200亿,这件事才是郭董的大事情,所以,无党籍的郭董,投入蓝营或被征招,几乎不可能。

老韩虚晃一招,把是否参选最后决定时间,压到美国访问回来,很显然,这场美国之行,对老韩很重要,主要原因不在接受美国政府初级考试,而是亲共智库可能传递的讯息。

哈佛费正清研究所,是美国对中国研究最早的智库,创立于1955年,国民党的蔡正元就直接说,“这是一个亲共的智库”,从费正清的历史来看,亲共有其历史因素,国共内战时期,费正清曾接写了一封“给美国人民的公开信”,信中大骂国民党贪腐无能,赞美毛泽东也是一位民族主义者,认为美国应该支持共产党,这封信也改变了华府对国共两党观感,和美国对华政策,早在1944年,二战还没有结束,费正清就已经预告,共产党会在中国胜利,眼光真的很精准。“详见陈立夫回忆录”。

老韩演讲题目是“2018选举对台湾民主影响”,但是,演讲后闭门会议座谈,恐怕才更有看头。

费正清研究所真实身分,应该是扮演老共在美国学术界,沟通管道,这个研究所也经常带着美国学者到中国访问,是否传达老共给老韩讯息,也没人知道,但是,老韩把是否选总统宣布期间,押在美国回来后做决定,难免使人联想更多了。

小英和老赖,谁可以守得住总统府?恐怕要等到老韩回来,这个问题才会有答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