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埃航空难:飞行员操作有疑点

坠机事故调查人员认为,自动飞行控制系统出现故障是导致上个月一架波音737 MAX飞机在埃塞俄比亚坠毁的原因。但一些飞行员、业界人士和航空安全专家还对上周公布的初步事故报告中描述的机组人员的操作提出质疑。

埃塞俄比亚交通部长Dagmawit Moges在上周关于事故初步调查报告的新闻发布会上。

坠机事故调查人员认为,自动飞行控制系统出现故障是导致上个月波音公司(Boeing Co., BA)生产的一架737 MAX飞机在埃塞俄比亚坠毁的原因。但一些飞行员、业界人士和航空安全专家还对上周公布的初步事故报告中描述的机组人员的操作提出质疑。

埃塞俄比亚航空业官员和这架失事飞机的运营商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的高管曾表示,机长和副机长都遵循了波音提议的遇到该机型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aneuvering Characteristics Augmentation System,简称MCAS)故障时应采取的所有步骤措施。MCAS被疑是导致去年10月印尼一架波音737MAX发生空难的原因。

两起空难事故中,飞行员应对MCAS错误激活的行为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3月10日发生的埃航302航班的空难中,这架波音飞机在其短暂飞行中的一段保持了异常高的速度。机上157人在本次事故中全部遇难。飞行员在手动关闭了MCAS防失速系统后又重启了这一系统,这引发了人们的疑问。

MCAS系统的设计初衷是当飞机面临失速风险时自动压低飞机机头。在上述两起波音737MAX空难中,该系统出现故障,飞行员都曾多次阻止系统发出的机头向下指令,但最终他们都没能控制住飞机。

除了呼吁关注MCAS问题,调查去年狮航(Lion Air)波音737 MAX坠毁事件的印尼调查人员还强调了需要进行安全审查的驾驶和维护问题。

参与或密切关注埃航空难调查的飞行员等人士表示,埃航这架飞机速度太快,飞行员在飞机俯冲时手动爬升的难度更大。这些专家还质疑,既然飞行员已经发现该系统导致飞机俯冲,为何没有遵守波音的紧急操作指南,而是再次使用该系统。

这些问题不会改变或削弱两次事件所发布的初步调查报告的核心结论,即单一传感器发送的错误数据导致MCAS不当启动。波音已表示,正在修改该系统的软件以避免此类失误,让飞行员更容易识别该系统的问题并做出反应。全球监管机构已下令停飞737 MAX,直至系统修复并获得安全认证。

波音首席执行长Dennis Muilenburg上周表示,消除这项风险是波音的职责所在,波音对此负有责任,也知道该怎么做。美国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简称FAA)上周表示,随着进一步了解这起事故以及调查结果的公布,该机构将采取适当行动。

在埃航事件中飞行员的行动引发质疑之际,埃塞俄比亚和美国的调查人员正处在紧张关系之中。摩擦在事故发生后不久即开始显现,双方在把黑匣子送往何处分析的问题上陷入分歧。

据在美国听取了详情简报的知情人士称,在埃塞俄比亚调查人员将这份33页的初步事故报告最终版本发布之前,无论是波音高管还是美国航空管理局官员,都不曾阅读过这份报告。埃塞俄比亚交通部并未回应记者就这篇报道提出的置评请求。

埃塞俄比亚航空发言人称:“初步报告排除了合理怀疑,确认机组人员按照波音的建议和美国航空管理局的批准遵守了正确的操作程序。”他还称:“调查仍处于起步阶段,很多问题有待进一步分析。”

按照飞行员和安全专家的说法,综合来看,飞行速度快加上重新启动MCAS,似乎进一步加大了飞行员的操作难度,可能导致他们更加难以摆脱困境。这些飞行员和安全专家中还有不少人指出,事故发生时机舱内发出一连串警告声、警报还有其他紧急通知,机组人员可能被这些本来就极难理清的有时相互矛盾的信息所淹没。

曾在美国一家主要航空公司执飞过MAX机型的飞行员Robert Graves称,以这种高速飞行的情形相当于一名汽车驾驶员在高速公路上遭遇突然爆胎,并且脚没有离开油门。

上周四公布的这份报告发现,在这段短短的航程中,飞行员没有降低发动机推力。从黑匣子提取的数据显示,尽管飞行控制系统出现了问题,这架飞机仍以起飞推力在加速飞行,速度最终达到远超正常运行范围的水平。

阅读过这份报告的飞行员认为这种情形不同寻常。他们表示,如果遭遇到埃航302航班面临的这类问题,飞行员通常会降低速度。这份事故报告称,机组人员在飞机起飞后并没有改变推力设置。该报告表示,这架飞机在约三分钟内达到了设计速度上限并继续加速。

John Cox是已退休的737机型飞行员,曾担任美国空难调查员和高级工会安全管理人士。他说,速度过快是一个大问题,这让通过人工指令来移动机尾的飞行操作面变得更加困难。他表示,他从未见过737飞机的速度超过波音设计上限这么多的情形。

埃航302航班的机长Yared Getachew非常年轻,但他的驾驶舱内飞行时间已经达到8,000小时,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尽管他执飞737 MAX飞机的时间只有103小时。同事们说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机长。埃航302航班的副机长Ahmed Nur Mohammed是一名新人,驾驶埃航飞机的飞行时间只有约360小时,飞行MAX的时间为56小时。

埃航发言人周一表示:“这些机组人员是我们的英雄。”

在上周披露初步报告的新闻发布会上,埃塞俄比亚官员没有提及飞机的高速,也没有将飞行员行动列为一个需要更多详细审视的问题。埃航发言人称,飞机的高速可归因于机组人员希望飞机继续爬升,而不是保持水平。他说,在飞机开始飞行、问题出现之前,没有迹象表明飞机速度过快。

报告称,在经历难以控制飞行的局面之后,飞行员断开了MCAS系统。在按下断流开关之前,机组人员按照波音的程序对飞机进行了电配平,把机头向上推。但阅读了这份报告的安全专家和飞行员说,机组人员似乎没有完全按照程序操作,未能充分抬起机头,并使飞机在关闭电配平系统之前处于稳定状态。

在埃塞俄比亚坠机事件发生后,一些飞行员已经表示,波音对如何处理这一问题的指示令人困惑。

当机组人员显然试图用手动轮抬起机头时,机头无法被拉起。在致命的俯冲开始前仅几秒钟的时候,飞行员似乎无法抬起机头,于是他们重新启动了发生故障的MCAS系统。

当另一个失速警报系统振动控制杆的时候,飞行员还打开了自动驾驶系统。通常在这种情形下,飞行员会将飞机置于手动操作模式,机组人员当时为什么没有采取这样的措施目前不得而知,调查人员还未公布驾驶舱录音,这些录音可能为人们提供更多线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