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移民留学 > 正文

拥挤的空间 你是柔软的情怀

我刚刚移民到温哥华时,在市中心工作了将近三年半。起初做的是老本行,在两家贸易公司当业务员。后来误打误撞进了世界级的证券行,为了跟踪东部的股市,每天不到六点钟就坐天车去上班,下午三点半下班后还去拜访客户,晚上在家读专业书,准备职称考试,一天工作和学习十几个小时。

匆匆忙忙的移民生涯,生活中的好多细节都被忽略了。每天坐在天车上,我很快地从最初的新鲜感过渡到麻木地数着一个个站名的状态。温哥华和北美许多大城市一样,市中心没有太多标志性的建筑。我走在拥挤的街道上,四周高楼林立,几乎千篇一律,好像是同一个时代出生的,看不到历史的延续,很难找到那种撩拨心炫、浸润灵魂的情怀。

我对市中心的诸多名牌店与精美的橱窗不甚感兴趣,因为在那个人生阶段,市中心是我拼搏冲刺和养家糊口的地方。三十岁才改行做金融的我,必须花上几倍的精力,才能在短期内大量吸收和消化专业知识,考到最高级别的专业职称,并且在人生地不熟的异乡建立人脉关系。

市中心是金融行业的最佳信息集聚地。我每周从公司的资料室里找到好多家金融机构的各种产品的招股简章,上面还有基金经理在市中心五星级酒店路演或者演讲的通知。这些针对金融从业人员的说明会大多在午餐时间举行,有时还提供免费午餐。我利用“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参加了许多“lunch & learn”。每次听完基金经理的演说,我都会留下他们的名片,然后发电邮索要电子版的演讲稿,以便更好地消化新知识。这些大机构的基金经理大多很友善,有求必应,有问必答,我贪婪地汲取着各种业务知识,终于成就了自己的底气。

后来我跳槽去了银行,先后在北温、温西等富裕地区就职,到市中心的次数明显少了。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某天拿着事先购买的套票乘坐天车去市中心拜访客户。会议结束后,我到Burrard 天车站旁边的麦当劳买晚餐,付账时发现自己竟然忘了带钱包。店伙计微笑着对我说:“不要紧,帐先欠着,下次来downtown时记着还钱。你穿的这么斯文漂亮,一看就知道是office lady, 错不了。”

两个月后我到downtown 开会,顺便去那家麦当劳还钱。那个伙计已经离职了,没有人知道我欠钱的事。经理听了我的解释,接过我的钞票时竟然连声道谢:“你真好,是个讲信用的人!”

这个暖心的小插曲让我对downtown 有了一层新的看法。温哥华的市中心是高楼最多、白日里人流最多的地方。我在这里看到的有限的绿色和花草大多是人为的,对春天的来临并不敏感。随着上下班的人流涌进和挤出天车站,似乎大伙都有急事和心事,行色匆匆,街心公园里的小花寂寞地怒放着。我们在这相对拥挤的空间看似互不相干,却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互动着,共同谱写着这个城市的日记。

在这人为的狭小的水泥市中心,有哪些植物与我们分享着一点点春的讯息,让我们感知到了太多太多的柔然呢?

有一位在downtown 上班的小伙子在自己的博客上贴出了几张牧场樱的照片。他在巨型商场太平洋中心(Pacific Center)的正大门外发现了七株开着桃红花的牧场樱。每株樱树的周围都有圆形长凳,附近还有金属长凳。这是个繁忙又嘈杂的地方,人们进进出出购物中心。好在购物中心的中庭内有许多面向樱树的座椅,人们可以坐在这里隔着玻璃门赏樱花,甚至一边吃着简餐,一边陶然于室外的樱花美景,小伙子笑称这是温村的“花见”。他甚至建议将这些美妙的樱花与旁边的佐治亚州酒店(Hotel Georgia)的标志、钟楼、圆形灯罩或摩天大楼的窗户放进一张照片里,肯定是一副风格独特的摄影作品。牧场樱的树身和树枝上还挂着小彩灯,夜里的樱花罩在柔和的灯光里,显得格外迷人。

 

自从认识了温哥华的五十多种樱花后,我发现牧场樱(Rancho, 学名Prunus sargentii Rancho)是最适合拥挤狭窄的商业区和高楼鳞次栉比的市中心的樱树。它是日本大山樱(o-yama-zakura)的一种,幼树非常狭窄,永远保持直立的形状,因此占地空间不大。即使长成50岁以上的老树,达到14米的高度,树冠的宽度还是不超过4米。

(牧场樱)

每年的三月底或四月初,大量的深粉色单瓣花朵出现在树干上,有些甚至紧贴着树枝开放。铜紫色的嫩叶与花朵同发,叶子有锯齿状边缘,夏天变成深绿色,秋天转为红色和深黄色,构成了一副精美的秋韵图。

还有一种塔尖樱(spire cherry,又名Prunus hillieri Spire),也适合于狭窄的空间。它是大山樱(O-yama-zakura,学名Prunus sargentii)和富士樱(P. incisa)的杂交品种,树干直立,幼时呈柱状,随着树龄的增长,树冠略微散开。它可以长到9米高,但树冠的宽度不超过3米,还有红色和金色的秋叶,观花观叶皆宜。花期与牧场樱相近,奶白色的单瓣花瓣透着浅粉,铜色叶与花同发。它常常与牧场樱混搭,用来装扮狭小的空间。不幸的是,它很容易受到褐腐病的影响,而且经常被这种疾病毁容,所以一般不再种植在温哥华地区。

 

在钢筋丛林的重重包围下,如果有一处地方盛开着牧场樱或塔尖樱,你会不会感受到阳光、空气、美景和柔软的情怀呢?

  

(塔尖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美篇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