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美国对华为案升级处理 孟晚舟被引渡美国机率大增

最近,美国政府明确表示在用“反恐反间谍”的调查程序搜集到了华为的涉案罪证。另外,美国国防部最新报告指出,全球多种设备被发现有“后门”或安全漏洞,其中也多与华为有关。美国方面如此密集地释放这些消息对华为会有何影响?外界又该如何解读?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先生谈了他的看法。

美国对华为案用反间谍程序调查,孟晚舟处境更不妙了。

最近,美国政府明确通知华为公司,美国用“反恐反间谍”的调查程序已经搜集到了华为的涉案罪证。另外,美国国防部的一份最新报告指出,全球多种设备被发现有“后门”或安全漏洞,其中也多与华为有关。美国方面如此密集地释放这些消息对华为会有何影响?外界又该如何解读?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先生谈了他的看法。

美国以“反恐反间谍”程序调查华为 令华为案严重性升级

4月4日,纽约联邦法院就华为公司涉嫌的13项罪名举行听证会,期间一名助理检察官所罗门(Alex Solomon)表示,美国政府已经通知了华为公司,美国是以“反恐反间谍”的调查程序搜集到了华为的涉案罪证,并将用这些证据对华为进行起诉。

首先,怎么看待美国政府以“反恐反间谍”的程序来调查华为呢?

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认为,这反映了美国并不把华为案当作一般的经济犯罪案,也不认为华为仅仅是牵扯到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美国控方能够申请到《外国情报监视法》(U.S.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FISA)的调查授权许可(Warrant),就说明这基本是针对反间谍案了。这个《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最初就是针对反间谍而建立的。在2001年的“9·11”恐袭后,又更多地被用于反恐调查。在“9·11”之前,每年被申请的FISA授权数量大概是100-200左右;到2001年以后,就涨到1,000多了。每年大部分的这种案件都是针对反恐或是反间谍的。

最近一、两年因为“通俄门”调查,联邦调查局(FBI)用FISA许可来监视川普竞选团队,这让很多人好像是从媒体之第一次听到关于FISA warrant这个词。其实在2013年的斯诺登(Edward Snowden)案子中,媒体就报导过FISA warrant的。现在因为川普的关系,媒体又大肆炒作,让很多人知道了这个名词。但是以前因为这属于情报部门内部的运作,FBI和其它一些情报部门可以申请FISA warrant,所以普通民众不会特别了解这些事情。

总之,FBI要申请FISA warrant需要经过特别法院的批准。这个法院的名字就叫做“外国情报监视法院”(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这是一个专门的法庭,属于司法部。

如果能够得到这样的许可,说明被调查的事件本身就牵涉到要么是间谍,要么就是与反恐有关。

因为华为牵涉到违反对伊朗的制裁禁令,所以华为案本身就牵涉到反恐的问题。同时也表明,因为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怀疑华为是替中共情报部门工作的,它们之间可能存在着很密切的联系,所以调查华为案本身也有反间谍的内容。

会给加拿大加压 增大引渡孟晚舟成功机率

萧恩先生继续认为,这件事情反映了,美国对待华为的调查不是一个普通的刑事调查,也不是普通的经济犯罪调查。这个事件说明,整个案件调查不仅是对华为案,还有对孟晚舟案,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犯罪调查过程。

而且这种程序的调查对孟晚舟案应该会有一个更直接的影响。也就是说,因为美国方面提到是通过《外国情报监视法》的调查程序来拿到犯罪证据的话,这也等于是进一步给加拿大方面一个信息,告诉加拿大,孟晚舟引渡案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把普通的刑事罪犯引渡到美国的问题,它更可能牵涉到间谍方面、或者是反恐方面的问题。

加拿大要批准引渡孟晚舟,一方面是要经过法官审理,另一方面还要经过加拿大的司法部长来决定是否要把孟晚舟移交美国,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考量就是,加拿大根据自己的引渡法,需要强调被告孟晚舟被指控的罪行,如果是在加拿大境地内犯下的话,她至少要被判1年以上。这个规定就是双重犯罪(dual criminality)的认定,如果被告罪行在加拿大境内不算那么严重的话,被告甚至有可能不会被引渡。

但是如果美国方面提出来,华为孟晚舟的案件牵涉到用国家情报监控的程序来拿到罪证的话,这说明孟晚舟犯罪的程度是非常严重的。

所以这会推动孟晚舟从加拿大被引渡到美国的过程,会给加拿大政府更多的压力,加大孟晚舟引渡机率。因此这是一个应该考量的因素。

华为与中共情报部门的密切联系 让美国启动“反间谍”调查是有道理的

美国政府提到已经拿到华为的一些犯罪证据,那么华为牵涉到反恐、反间谍的证据是什么?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吗?

对于这个问题,萧恩先生认为目前还不行,因为这个调查过程本身是保密的,而且还是在审理过程中,所有用《外国部情报监视法》搜集得来的证据必须要保密审理。

在审理过程中,美国方面会有通知给华为。至于审理过程中哪些内容可以公开,这还需要进一步观察,还要看法院的决定。

关键问题是,华为本身跟中共的关系是美国长期以来一直都关注的,就是有没有可能华为是替中共情报部门在工作。美国联邦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就说,华为实际上就是中共间谍部门的一个实际代理人。因为有很多华为在中国大陆的运作,比如说,华为协助中共军方、警方推动防火墙工程、金盾工程、面部识别工程、天眼工程、“平安城市”、“智慧城市”等等。也就是说,华为的一系列动作很多都是跟中共的公安部门紧密合作的,包括最近海外都特别关注的在新疆对穆斯林的监控系统等等,华为也是拿到了公安部和新疆公安部门给它们的大笔资金来建立起的一个监控系统。所以实际上华为跟中共的情报部门、军事部门,和安全部门的关联太紧密了。

因此美国启动利用FISA warrant的调查是很有道理的。

华为的“后门”软件是其网络威胁和间谍行为的证据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事件是,美国国防部的国防创新委员会(Defense Innovation Board)发布的4月份最新报告指出,全球有多种设备被发现存在“后门”或安全漏洞,其中许多似与华为软件泄露用户信息相关。那么关于这份报告有什么看点呢?

对此,萧恩先生说,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份报告,在说到华为软件存在“后门”时,这个报告提到了两个例子。一个是诺基亚的安卓手机被发现存在“后门”,而且这个“后门”在不断地把各种各样的用户数据发送到中国电信的网络服务器上面去。最初诺基亚是因为要跟中共方面合作,所以应中共官方的要求就在中国大陆境内销售的诺基亚手机中安装了这种后门。这种做法是根本不考虑中国民众的数据隐私问题的,因为是中共官方的要求和规定,诺基亚要符合中共的法律,所以就这样做了。

但是意外的是,诺基亚把这个“后门”代码也安装到它销售到其他国家的同款设备上,所以后来人家才知道,哦,原来诺基亚也被迫做到这种程度。这是诺基亚的安卓手机的“后门”问题。

另外一个案例是中国大陆的摄像头供应商雄迈,也被发现有一个后门软件,这个后门软件的英文名字叫“Tluafed”,如果把这个英文词反过来拼就是“default”(默认),相当于是一种反向认证,它是故意反过来的。

这样一个“后门”可以让中共方面很容易得到数百万台摄像机背后的数据库,因为雄迈本身也是一个做IP是摄像头的蛮大的公司,它如果有漏洞的话,就等于是,通过这些监控摄像头所得到的数据,可以被中共官方很轻易得就拿到了。

还有雄迈摄像头所用的相关芯片是华为海思(HiSilicon)的SoC芯片。所谓“华为海思”其实就是华为全资下面的一个子公司。按照华为自己官方的说法,华为海思就是华为。所以这就是华为跟雄迈设备的一种合作。当然中共官方就能拿到更多的用户的数据了。

这两个是直接的例子,在美国国防部的这个报告中有明确提到。

华为的这种间谍行为,或者说这种“后门”行为,在最近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一份报告中也提到了。以前经常听到的有,2014年T-Mobile被华为盗窃了它的技术。而NATA这份报告中提到了最新在2018年发生的,有一个比较系统的来自中共方面的网络攻击。这个攻击来自于APT10(Advanced Persistent Threat10),就是来自于第10组的“高级而持续的威胁”。这种第10组的威胁专门针对航空设备、电信公司,还有政府部门,他们通过进行持续的网络攻击来盗窃信息。

这个APT10被发现的最新一次大规模攻击是去年12月份的时候,他们大规模地攻击了欧洲、亚洲,和美国,来盗取信息。

这里体现出中共方面是很系统地想要在电信方面能够拿到更多的信息,这也跟目前华为大规模的扩张是相互呼应的。

所以,来自中共方面的网络威胁明显是非常严重的。

欧洲还未认识到华为威胁的严重性 这让欧洲处于危险状态

那么在这么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欧洲针对华为的策略又是什么呢?

萧恩先生表示,刚才提到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这份报告的态度并不象美国国防部那份报告清晰,因为在美国国防部报告中,美国很明确地谈到了用哪些方案来应对,目前比如说电信设备的供应链已经不可能避免没有中国设备了。那么,对于这种现状,怎么去应对?

美国方面的报告已经在这个层面去分析这个问题了,但是欧洲的这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报告甚至还在讨论怎么样应对华为的这个dilemma(困境)问题,还在斟酌。就是一方面你要考虑欧洲的电信公司或者国家的经济成长,另外一方面你要考虑华为可能带来的威胁和风险,在这两方面去衡量。所以NATO这份报告的力度上是跟美国的国防部报告是没法比的。

另外一点,欧洲方面的一个蛮大问题就是,象德国作为欧盟最主要的国家之一,它还在观望之中,德国的外交部长甚至还专门提到说,关于华为是不是一个威胁还要看有什么样的证据。德国和欧洲还在这个层面讨论问题,而不是象美国的行政部门已经是非常明确地认识到,华为给网络带来多大的威胁,这在美国已经形成一个共识了。

比如说共和党籍的卢比奥参议员和来自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两人在3月1号就专门对国家情报局(National Intelligence)局长丹··寇茨(Dan Coats)提出过一个要求,要求国家情报局出一份报告,专门谈华为是怎么样影响5G的标准制定的。这说明,美国不仅了解华为是如何想要抢占5G市场的,他们还要进一步要了解华为是怎么样影响5G标准的制定的。

但是在欧洲方面,很多国家还在斟酌,当然有一些国家象丹麦或者英国已经禁止使用华为设备了,但是一些大的欧洲国家,象德国,都还没有一个很明确的针对华为的策略。

这对欧洲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而且在5G标准的制定过程中还牵涉到华为在整个欧盟的运作方面,其实也给欧洲带来很大的威胁和挑战。

华为在欧洲还有个策略,比如,华为在德国专门建立了一个所谓的“网络安全评估中心”。这是华为自己建立的,它做给欧盟看,如果对华为的设备安全有疑虑,欢迎到这个中心来检测华为的设备、软件,看看有没有漏洞。

这就让人想到,比如中共说在监狱里没有虐待人,象当年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一样,中共方面邀请外国媒体去参观,那么外国媒体去看的时候,那个劳教所早就已经经过包装了。

所以由华为设立这么一个“安全评估中心”,然后再邀请欧盟的官员或者是技术官员来评估它的设备和软件是否安全,这其实就是一个装饰性的东西。因此欧洲目前还陷在一个比较困难的境地,对于整个华为,还有方方面面的中国电子产品公司对整个欧洲网络安全所带来的威胁,欧洲还没有能够形成一个整体,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子涵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