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川普怒斥“未遂政变” 奥巴马政府情报机构五种手法监视他团队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再次发推文批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通俄调查“违法”且是“未遂政变”。推文写到,“(通俄调查)非法开始,而且都不正当,许多贪腐警察,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叛国”。《大纪元》英文版2018年6月22日的一篇报导称,美国司法部总监察长及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正在调查奥巴马政府治下情报机构针对川普竞选团队的监视行动及其动机。这篇报导并梳理了奥巴马政府监视川普竞选团队的五种手法

美国司法部长巴维理(William Barr)2019年4月10日在华盛顿特区的德克森参议院办公楼参议院拨款委员会作证。

最近,美国司法部长巴维理(William Barr)接连两天日连续第二天赴国会作证,他指情报部门曾秘密监视川普竞选团队,有必要深入调查美国情报机构在通俄调查方面的行动是否存在滥权,因为“监视政治竞选非同小可”。

新任司法部长巴维理4月10日在联邦参院的听证会上作证时表示提出了上述观点。当参院拨款小组委员会民主党成员珍妮.沙欣(Jeanne Shaheen)询问他所指的是不是有发生监视情况时,巴维理回答说:“我认为有发生监视,症结在于是否基于充分预测,而我并不是指涉它没有充分预测。”

同一天,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再次发推文批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通俄调查“违法”且是“未遂政变”。推文写到,“(通俄调查)非法开始,而且都不正当,许多贪腐警察,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叛国”。

参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arles Schumer)则在推特上发文,呼吁巴维理收回上述说法,并指“司法部长办公室永远存在阴谋论”。

有媒体披露,美国司法部督察长霍洛维兹(Michael Horowitz)已开始着手调查联邦调查局(FBI)与司法部采行“外国情报监察法”(FISA)时,是否遵循适当措施。巴维理说,调查将于5月或6月侦结。

据公开的资讯,在2016年举行的总统选举期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政府涉嫌监视共和党候选人川普(特朗普)的竞选活动。2018年7月相关搜索令内容被公布后,外界才得知联邦调查局至少从2013年便已开始监视川普竞选团队前任外交政策顾问佩吉(Carter Page)。

《大纪元》英文版2018年6月22日的一篇报导称,美国司法部总监察长及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正在调查奥巴马政府治下情报机构针对川普竞选团队的监视行动及其动机。这篇报导并梳理了奥巴马政府监视川普竞选团队的五种手法:

其一,运用国家安全信函发起监视行动。

反间谍工具“国家安全信函”(National Security Letter,简称NSL)是美国联邦政府为国家安全目的而搜集信息所签发的行政传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时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和副局长麦卡比(Andrew McCabe)曾使用NSL窥探川普竞选活动。

FBI先启动了调查门槛比刑事调查更低的外国反间谍调查(Foreign Counterintelligence Investigation,FCI)来对川普竞选活动进行调查,FBI借此广泛地搜集各项信息情报后又展开了后续的刑事调查。

其二,利用 FISA手令。

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于2016年10月21日取得“外国情报监听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FISA)手令(warrant)的授权,监听川普竞选团队志愿顾问佩吉(Carter Page),并根据所谓的“双跳规则”(two-hop rule)监视佩吉及其接触的人士(第一跳),以及这些佩吉接触的人士对外联系的其他人(第二跳)。

佩吉在2月6日接受ABC新闻采访时表示,根据“双跳原则”,即使他本人从未与川普交谈,川普也有可能被FBI监视。

由于佩吉是美国公民,因此FBI局长或副局长必须在申请监听的文件上签字,而且每隔90天更新一次。FBI局长科米签了三次,副局长麦卡比签了一次,总计四次,这表示佩吉至少被监听了360天,即便大选已经结束,FBI仍在监听佩吉及其直接或未直接联系的人。

其三,揭示个人身份。

按照规定,调查机构应该对监视调查报告中提到的美国公民予以保护,不能公布他们的姓名。然而,根据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调查,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赖斯(Susan Rice)和中央情报局局长布伦南(John Brennan)等高官,都曾提出揭示川普竞选团队成员身份的要求。

其四,FBI派卧底特工渗透到川普竞选团队里。

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英国情报机构军情六处都有关系的剑桥教授哈尔珀(Stefan Halper),2016年曾与川普竞选团队成员进行接触,包括佩吉、外交政策顾问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以及克洛维斯(Sam Clovis)。而哈尔珀在2012年至2017年期间,曾经从美国国防部智库中获得超过100万美元的资金。

2016年9月,哈尔珀与帕帕多普洛斯联系的当月,国防部重要智库“网络评估办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与哈尔珀签下近41.2万美元的合同。联邦政府记录显示,哈尔珀的工作被标记为“特殊研究与分析——国外及国家安全政策”。

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曾经在一份声明中说:“如果有人因不正当的目的渗透或监视总统竞选团队的成员,我们需要了解并采取适当行动。”

其五,利用外国情报机构搜集与川普竞选活动有关的情报。

英国《卫报》称报导说,与中央情报局同属“五眼联盟”(Five Eyes)的英国政府情报部门政府通讯总局(GCHQ),在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曾提供与川普竞选活动有关的情报给中情局。

GCHQ的负责人汉尼根(Robert Hannigan)向中情局局长布伦南提供了川普竞选团队“高层官员”在2016年夏天参加一项活动的敏感信息。随后,布伦南向奥巴马和三名高级助手提交一份绝密报告,并向八名国会高级议员做了相关情形的简报。

五眼联盟采行严格的指导方针,以确保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的情报机构,不会互相监视对方的公民,以防止五眼联盟的政府利用其他联盟成员,获得必须有手令才能进行监视的本国人的信息。

汉尼根及布伦南的做法似乎完全规避了五眼联盟的指导方针,以避免留下任何官方报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