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饮食文化 > 正文

不敢在美国吃火锅!

我说一个在美国吃火锅的糗事吧。

刚到美国的时候,头三天吃得挺high。牛排、烤鸡、虾、点心、牛奶,可是没少吃。刚开始觉得还不错,鸡又肥,奶又香,配上超大杯的可乐可劲儿造。

到了第三天胃就有点受不住,太油了。

吃的东西,基本就是肉蛋奶,不是油炸、煎,就是抹各种芝士、黄油和酱料。面点甜的不行,什么蛋糕、甜甜圈、派,感觉像往嘴里塞糖。不得不佩服这帮老美的味觉。那的中餐也是这个味儿,基本就是甜面酱炒一切。

所以我们后来大部分的吃食都是:自制西红柿炒鸡蛋面。家乡味最足。

为了切实的提高生活质量,我和太太决定自己在炉子上搞火锅吃。

我们从华人超市买了各种国内的酱料,六必居的麻酱,王致和的腐乳,又从美国的超市买了各种菜品,但是唯独羊肉不好买到。

超市里鸡肉、猪肉、牛肉都很多,且种类丰富,排骨、切片、切块、切条。唯独羊肉不好找。我们转了好几家超市,COSTCO卖整条的大羊腿,但是不管切片,其他超市都没有羊肉卖。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Publix,不但有羊肉卖,而且管切。这家这个羊肉是羊腿切片,中间带一块圆形的骨头,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一个盒子里就两片,估计是煎着或者烤着吃,按照分量卖,两片我记得是18刀左右。

我问卖肉小哥,是否管切。

卖肉小哥问我,想切成什么样的?

我脑子里想的是,这样:

可是羊肉片用英语怎么说呢!

我想了一下,说:As thin as possible!

小哥说:What?

我看他一脸蒙圈的样子,我又想了一下,说:thin as paper!

像纸一样薄,懂了吧!

对方似乎有所领悟,说他可以试一试。

卖肉的货柜后面是操作间,中间用玻璃隔开,我可以在外面看到小哥切肉。

他掏出了一把刀,弯的。

是这个样的:

我找不到更合适的图了,那个刀我感觉比这个弧度还要大。

只见小哥先是一刀刀把肉的边都去掉,把骨头剔除,然后把肉切成一个四方块。

这个过程中他不断地把一些肉剃掉,一开始我以为他要把这些肉都给我,后来发现,他是直接扔了。

最后剩下一个十分完美的四方块。然后,他开始按照切生鱼片的方式开始切片。我也记不得是过了十分钟还是半小时,总之经过漫长的一段时间,终于完成了一片肉的切割。

丢掉的部分最少得有一半。

那个盒子一个盒是装了两片肉,小哥很麻利的把两片肉搞定之后,肉片只有薄薄的一点。于是他又跑出来从货架上调了一盒肉,拿进去重新开始切。

我在心里盘算,一盒18刀,两盒36刀,36*7等于人民币二百五,切了没有二十片肉,这可真要命。

但是为了不给中国人丢脸,我没吭声,看着他切。漫长的时间过去,小哥终于把四块肉都切成了片——真的是吃寿司的那种片,然后他问我,这个量够不够,还要不要?

我马上摇头说不要了。

他就把切好的肉称重,摆到盒子里重新打上保鲜膜,贴上价签,我一看:

四刀多!

小哥把肉递给我,还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他问我你确定就要这些吗?你不再要点吗?看那个表情,恨不得要跟我回家看我怎么吃了。

不要!

我看他切得这么辛苦,人又这么憨实,实在是不忍心占他的便宜。那一顿我俩都觉得肉很好,只是可惜太少,谁也没吃痛快。再后来吃火锅,我们都是买大羊腿冻起来自己切了,再也不敢劳烦这些老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知乎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饮食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