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饮食文化 > 正文

今晚若你失了眠 我们来谈谈明早吃点啥?

雨后初霁,一扫阴霾的心和天空。

我想我拥有一颗幸运的心,能感受蓝天能感受温暖。白天由于下雨特别闷聊,工作不忙总是想着怎么突围。家人在远方,挂念惦记。爱情无着落,爱着不该爱的人。可是我毕竟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主儿,所以我们来谈谈吃。

深夜谈不了吃,因为我是早睡早起的动物。早起的人只能来谈谈早餐了。早餐的记忆太丰富了,从南至北,随着远行的脚步慢慢叠加。猪油拌面、老鼠粄、豆皮、生煎、小笼包、豆浆油条、锅巴菜、煎饼果子、小炒面、爆肝、卤煮、茶叶蛋。这一串还只是最近的记忆,再多的估计得上箱底翻翻。

好吧,由于私心我给故乡的美味留了个好位置。身为广东人,几乎每回一上饭桌都会被各地同胞们好好‌‌“敬仰‌‌”一番,比如那句经典——天上飞地上跑水里游,没有老广不吃的。很遗憾,我无法担起这一重任。不是没胆吃,那是得生活在广东山山水水好人家的正宗老广才能消受起的福分。

所以,我来说说肠粉吧。一种简单的早餐选择,有营养、好吃还便宜。

肠粉据说起源于清末,这种考证也只能百度给各位看看。就跟其他地方小吃一样,肠粉的种类也是因地取材,各展特色。抽屉式肠粉和布拉肠粉是最常见的两种,前者肠粉皮的细糯,后者则更注重馅料的口感搭配。还有在香港街头常有的斋肠,有些店家还会加入虾米,吃的时候老板会问你一串酱料名字,一般港人为了节省时间只会跟老板说不要加哪一种,接着白花花的肠粉就会被淋上满当当的酱汁,配两根长竹签就可拎走。

其实各种各样的肠粉,搭配不同食材幻变出不同的幸福,可是幸福于我还是那一碟普普通通的鸡蛋肠粉。小时候,挺期待早上起来有鸡蛋肠粉做早餐。等公交的时候匆匆忙忙让老板用塑料袋给一打包,系个活结中间插上一次性方便筷。提着那一袋鸡蛋肠,心里很愉快,那时候我不知道这叫做幸福。后来上大学了,还是能方便地尝到这种滋味,渐渐也就变成理所当然的平常。工作了,越走越远,来到了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不全是我的预想。生活总是突然,看似一尘不变,其实转角就是那几个瞬间。刚来到这里,有彷徨有想着逃避,可是我相信走那么远只是为了看到更多的风景,不妄来走一遭。

某一天,在吃了北方各种包子面条后,偶然在学校食堂里发现了肠粉,还是鸡蛋的!不用多说,点单,品尝!味道肯定是不能多要求的,即便现在物流那么方便,可是要吃上一碟热腾腾的鸡蛋肠粉,还是不容易的。

已经到了学生的上课点,饭堂空荡荡,只有我一个人静静的吃着肠粉,心里是愉快的。长大了,很多事已经不需要再唧唧咋咋的跟小伙伴说,因为境遇不同了。也不常依赖跟父母倾诉了,因为你怕他们担心,慢慢的我们都会自己消化,静静的想想,然后踏踏实实的往前走。

深夜君,只能提前跟你说晚安了,明天早点起来吃早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棉花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饮食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