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王伯仁:台湾已陷入中共有计划渗透统战的危境中

——假新闻害双林

瑞典哥登堡大学主持的V-Dem资料库最新调查资料显示,台湾遭受外国假资讯攻击的程度高居世界第一,超过第二名逾倍,属“超重灾区”,此项调查是针对“外国”发动攻击的假资讯而言,但从近年国内新闻及网路媒体出现的发自国内的“假新闻”和“假讯息”也是满天飞,甚至当做政治选举的“利器”,尤其匿名上网因个资法的“保护”,以致无法无天,政府目前正研订防制之道,应把匿名恶意假讯息,亦列为防治处罚对象,否则台湾真会沦为弱肉强食的丛林。

台湾早在没有网路平台时,每遇选举,还是有所谓“放毒小组”口耳相传或透过报纸放送,达到抹黑栽赃目的,所以选罢法有“以不实消息,意图使人不当选”的条文,比妨碍名誉罪行重多了,但徒法不足以自行,况且长期以来,“法院是国民党开的”不论主客观都是事实,所以选罢法规定形同具文,并不能保护合法候选人免于抹黑栽赃。

例如二十多年前,台湾环保先驱林俊义博士(东海大学教授),在台中市竞选市长,有一天,我那就读女中的女儿从学校回来,气喷喷告诉我:“不要选林俊义了”,令我大吃一惊,因小女和林教授也有数面之缘,怎会气得变脸?原来学校老师告诉她们,林在政见会公开说,要“摸女生的奶”,我听了更加骇异,追查结果,林是前一天在政见会以“嘴念经、手摸奶”的俗语,来批评对手言行不一,但经对方阵营“放毒小组”听闻,马上“扭曲”为林要摸女生的奶,并马上由某阵营新闻小组第一时间传遍各报社,加以渲染,学校“党师”则配合在课堂上洗脑,于是文质彬彬的林教授候选人,一夜之间变成“大色狼”,他费尽唇舌,愈描愈黑,类似谣言也广在市场耳语,还加一句评语:“不是鬼”,这样子的市长选战选得下去吗?

2018年台中巿长林佳龙寻求连任,输得很莫名其妙,首先当然和政治大环境有关,但网路不实消息,亦让他吃足苦头,难以反击。他竞选第一届,因是赁屋而住,被攻击心不在台中,于是寻求连任时,买一价位约七千万之新大楼入住,(牵手廖婉如娘家属奇美集团,积蓄雄厚,并非什么秘密),于是网路(主要在各宝可梦群组)大量出现匿名攻击:当市长真好赚,四年不到就赚了七千万;台中空气污染,市长自己花大钱买“防尘屋”,当然不用管一般市民了;市政府花几十亿办世界花博,林佳龙一律抽三成,够本了,不用再当市长了;“山手线”交通建设就是要拿回扣,才那么积极;取消老人健保补助,十多亿用到那里去?大概放到手口袋了……

林佳龙阵营当也知道有这些假新闻和谣言,但怕愈解释谣言愈多,愈描愈黑,疲于奔命,也无从解释起,干脆“冷处理”,于是,透过群组,谣言愈传愈广,连学童也凑一脚,在学校也大谈“防尘屋”长得什么样子,而我一位平常不关心政治新闻的法律事务所女助理的朋友,居然也半信半疑,问我林佳龙住防尘屋有无其事?如此一来,我知大势不妙,没想到被大翻盘,这是实例,林俊义和林佳龙都深受其害。

或有谓,选罢法有规定以不实消息攻击候选人,得负妨碍选举之责,但选举如迅雷,等选举官司打完,选举早就结束了,抹黑栽赃都已生效,还能弥补吗?其二,现在网路得采匿名上网,依据个资法相关及查址相关规定,纵使有网址,除非涉及三年以上重罪或情况紧急之要项,否则纵使报案控告,检警还是没有权力去查lP址使用人是谁,并进一歩追究,控告即不了了之。有人说,台湾的个资法有时候是专门保护歹人的,此说也不无道理,在网路,只要用化名、匿名,再怎么骂人三字经、五字经,都没事的,一般恐吓,因非重罪,也是得以躱在个资法的保护下,以遂邪恶,当有人主张“实名制”时,不但技术上不可行,“言论自由”大锤就挥了下来,当敌人有计划来台湾宣传“武统”和像台中市举行统一游行,都是“言论自由”的情况下,各种统战假新闻和谣言,当然在各地大摇大摆,像蔡英文到嘉义勘灾,也被呛坦克车全副武装,查获也以“开玩笑”纵放了事。

“对坏人的纵放,就是对好人的打击”,目前的台湾,已是陷入中共有计划渗透统战的危境中,网路这一块,尤其重要,但“软弱无能”却是相对表症,国安单位再不猛然觉醒,有效作为,台湾将丧于无烟硝的渗透统战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