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佚名: 阿桑奇:黑客的末路

2019年4月11日上午,在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藏身约7年的传奇黑客朱利安·阿桑奇终于被英国警方逮捕。

英国警方声称按照引渡法案第73条的引渡许可逮捕阿桑奇,他会被置于威斯敏斯特治安法庭的监管下。

阿桑奇何许人也?

朱利安·阿桑奇,1971年7月3日出生在澳大利亚的汤斯维尔市,由于母亲频繁婚变,父母以经营流动演出公司为业,少年时期的阿桑奇居无定所,甚至不能上学,只能在家接受教育。

童年的阿桑奇是孤独的,没有老师,没有同学,父母也没有多少时间和他交流。

没有上学的阿桑奇并没有成为一个不学无术,头脑空空的人。

在没有伙伴的日子里,他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并且在家对面电子商品商店的一台Commodore64型电脑上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电脑编程。后来,母亲把他经常租用的一部电脑买下来送给了他。

小说《摆渡者》说,没有朋友会让一个人成为一名学霸,因为他除了学习无事可做。

这句话用在阿桑奇身上非常合适。在那台母亲送他的旧电脑上天天钻研的阿桑奇,不但学会了编程,还学会了破解电脑程序,成为了一位小有名气的黑客,并获得了"能够闯进最安全网络的高级程序员"的称号。

对于阿桑奇这样被社会遗忘的少年来说,做黑客是一件非常有吸引力的事情。

一方面可以把人们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另一方面成功地黑进大公司、大国政府的服务器的行为还暗含着我比你们高明的意味。这样的挑衅姿态适足以报复那个曾经忽略过他们的社会。

1991年,无所事事的阿桑奇侵入了北方电讯设在墨尔本的终端,东看西看。正在阿桑奇为自己能侵入这家大公司的内网沾沾自喜的时候,警察敲开了他的门。

闯了祸的阿桑奇面临31项指控,面临最高可达10年的刑期,但他最终化险为夷,仅仅交了一笔罚款就了了这桩官司。

然而,这桩官司却让他失去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他的妻子和孩子。

在互联网世界里剑走偏锋的阿桑奇在生活中同样不按常理出牌。早在18岁,他就使一位16岁的姑娘为他怀孕生子。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东西。在阿桑奇惹上官司之际,他年轻的妻子携子出走。此事给了他很大的打击。

1999年,经过三十多次听证和诉讼后,他和妻子就孩子的监护权达成协议。结案后不久,28岁的他头发全部变白。

2006年,阿桑奇和他的支持者一起创办了维基解密网站,把通过各种手段窃取各个国家和大企业的机密文件公布在互联网上。

阿桑奇声称自己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透露政府机构的秘密文件有助于监督政府保持清廉,维护公众利益。

实际上,很难说以曝光各国政府丑闻的行为不是一个童年经历母亲多次婚变、生活颠沛流离、没有朋友,青年时期又被自己深爱的妻儿抛弃的人对这个世界的报复。

对美国驻阿富汗军队9万多份秘密文件的泄露让阿桑奇一战成名。

泄密文件显示,阿富汗战争进展得非常不顺利,德国军队在面对塔利班士兵时非常幼稚,塔利班已经获得了导弹,美军在战争中有杀害贫民和记者的行为。

泄密事件让美国当局焦头烂额,严厉批评阿桑奇此举是极不负责的行为,将会置美国情报人员和北约军队于危险之中。

此后,两名瑞典女子蹊跷地指控阿桑奇曾性侵自己。阿桑奇声称此事系子虚乌有,是美国政府对自己的陷害。2010年,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色通缉令,以性骚扰罪的名义通缉阿桑奇。

2012年,专门与西方世界作对的厄瓜多尔政府决定庇护阿桑奇。自此阿桑奇便藏身于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

厄瓜多尔将不再干涉他国内政作为给阿桑奇提供庇护的条件。

老老实实地呆在使馆里等死可不是阿桑奇的做派。

2016年美国大选希拉里竞选邮件泄密事件再一次让阿桑奇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阿桑奇泄密的文件显示,民主党在党内初选过程中,有意打压桑德斯,让希拉里胜出。此举造成了民主党的分裂,很多桑德斯的粉丝原本要投票给希拉里,在泄密事件出来后,纷纷改变了主意。

阿桑奇说:我就是要破坏希拉里选举。

阿桑奇认为,希拉里破坏法律,干涉言论自由,玩弄权术,甚至ISIS的坐大也与她不无关系。

希拉里气急败坏,却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阿桑奇如同一个调皮捣蛋的小男孩儿,每每在权贵们的盛筵开张之际,打翻餐桌上昂贵的碗碟,让他们不得安生。

厄瓜多尔的庇护形同监禁。

阿桑奇进入厄瓜多尔使馆之际,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一呆就是7年。

刚刚进入使馆的时候,阿桑奇还高兴地告诉朋友,自己在这里仍然可以办维基泄密。但厄瓜多尔当局却给他提出了不得干涉他国内政的要求。

厄瓜多尔驻英国使馆非常狭小,只有几间房,阿桑奇刚刚住进去的时候,他的房间里连淋浴设施都没有。

后来在他的一再要求下,使馆才给他安装了淋浴设施。

除了偶尔有帕玛拉·安德森、ladygaga等朋友看望他以外,阿桑奇每日面对的,就是几个使馆工作人员。

一位好心的朋友看到阿桑奇太孤独,就送给他一只猫。

阿桑奇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

在2010年的一次采访中,当记者问及瑞典性侵案时,他把麦克风摔到地上,并推门离去。

幽闭的生活使原本性侵暴躁的他变得更加行为乖张。

厄瓜多尔使馆声称,他曾经把大便抹在使馆的墙上。他私自安装电子信号干扰设备,还设法屏蔽了使馆的安全摄像头,

终于一度用他来彰显反美英雄形象的厄瓜多尔也受不了他了。

在阿桑奇被捕之后,厄瓜多尔总统莱尼·莫雷诺说:

今天,我宣布正是因为众多无礼和挑衅的行为,他和他的盟友针对厄瓜多尔的威胁性宣言和对国际条约的践踏导致朱利安·阿桑奇先生的庇护不再延续。

他说,阿桑奇的屡屡挑衅让厄瓜多尔的耐心达到了极限。厄瓜多尔的行为是合法的,也尽了人权义务。

有记者问俄罗斯是否打算给阿桑奇提供庇护,克里姆林宫发言人说:他是在伦敦被捕的,所以我不能说什么。我们当然希望他的权利被尊重。

同样因为泄密而流亡的爱德华·斯诺登说:这是出版自由的至暗时刻!

阿桑奇说,他不担心瑞典以性骚扰的名义起诉他,但担心美国以间谍罪的名义起诉他,那样他就可能会面临终身监禁,也就无法继续自己的维基解密事业了。

但据英国政府说,之所以进入使馆抓捕阿桑奇,目的就是将他引渡到美国。

据说阿桑奇早就设想过自己可能会被暗杀或逮捕,将自己掌握的一批最具杀伤力的国家秘密分发给了自己的黑客朋友。一旦身遭不测,他的朋友就会把这些秘密泄露出来。

不知道这些秘密会不会保佑阿桑奇平安。

一位记者朋友说,阿桑奇与七年前相比,苍老了许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