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巴克: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为什么胆敢顶风作案进行强拆?

一位接警的警察也好不耐烦地大声道:“他们也是政府派来的。没有政府的指令,他们不敢来”,而在一边录像取证的鄙人接话回道:“政府也要守法依法办事,不能违法。不能以为是政府,就无故制造违法事件”,当时的警察一句也答不上来地不再回话。

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须水办事处丁庄村被拆得一片狼藉,乌烟瘴气,其结果不仅不能立即恢复现状,更不能美化该地。当地村民大多数很无奈地接受着这一现实,因为“违法建筑补偿款不过500元一平方”,这个价格,当然是得不偿失,连最基本的老本都回不过来。

作为在市里帮助他人维权著名的谢艳玲女士,面对强拆,当仁不让,要求拆迁队拿出正当手续,依法依规地进行,并屡次遭到拆迁队的威胁,不得不打110报警,由于报警的次数太多,导致了当地接警的警察也十分恼怒地对拆迁队用命令的语气道:“你们拆要有政府的批文,不能强拆,否则,我们将把你们带走接受调查”。

另一位接警的警察也好不耐烦地大声道:“他们也是政府派来的。没有政府的指令,他们不敢来”,而在一边录像取证的鄙人接话回道:“政府也要守法依法办事,不能违法。不能以为是政府,就无故制造违法事件”,当时的警察一句也答不上来地不再回话。

从警察的行为里,让我们看到,谢艳玲如果不是依法抗争,肯定绕不过110这一关,而能得到法律保护的谢艳玲楼房,为什么屡次三番地遭到强拆的威胁呢?我们不得不深思强拆的背后,有一个不守法度的政府机关,这个机关就是以李晓雷为区长的郑州市中原区政府。

那么,明明是违法,在习近平“把一切权力关进法制的笼子里”的最高指示下,他为什么胆敢公然对抗呢?难道这是上一级更上一级,更更上一级的默许吗?答案真的不能否定。否则的话,他为什么这么嚣张,公然对抗国家法律法规,进行这与国于民有害无益的拆迁呢?

谢艳玲这位老百姓原本就是穷人,四处借贷,建起来了七层小楼,至今借贷尚未偿清,但有了这个楼房以后,给自己提供居住不说,还能得到当地无房户的低价租赁,以得到每月2万多元租金的收入,足以养活一个家庭。然而,这样的私建房子在本村支持的前提下,已经建成三年有余,却面临着被强拆,而且,丁庄村已经几乎被踏平进一年,仍是一片狼藉,不得不高树8米多高的铁皮挡板,遮住路面的视线,但走进不难看到,尘土飞扬的土地上,垃圾遍地,野狗成群,荒草遍野,依法维权的几栋房舍依然遥遥欲坠地伫立在风沙之中,惨淡的景象目不忍睹。更可悲的是,没有一家接盘侠来改造这块用地,而且政府3年内没有规划。

而对面数幢小产权楼房大半空空,卖不出去,试想,上万一平方的小产权房,多数村民谁买得起?除非白送给一套还有望搬进居住,这又是不可能的。

有人说,每处土地,每处商品房,都是政府发财致富的好项目,政府衙门富得流油,怎管百姓的死活?过去强拆死了多少人,大家心知肚明,习近平为首的共产党,已经拨乱反正,把过去强加给百姓的危害降低再降低。但是,藐视习近平为首的共产党其实不是老百姓,而是习总为首的地方政府以及个别人。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这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里不会出现的怪事为什么会在社会主义社会的中国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呢?大家不妨看看,低迷的经济现状公务员的工资屡增不减,而农民的收入,几乎依靠零工获取,加上这些年来,对外邦交的献金屡加,国内的维稳费大增,高速铁路亏损,高速公路亏损,人寿亏损又是200亿,再加上养肥了越来越多的亿万富翁,又夹带几乎是中国的所有财富外逃出去大部分,国家的军事国防开支增加,基础建设费用增加,四处需要钱。又有一个宏伟计划——一代一路也要花银子。

而钱哟又要从哪里来?还不是搜刮百姓,造福于官体?导致了中国劳动者被迫28人养着一个处级以上干部的怪诞?

因此,国内应运而生的维权人士,民主人士,上访人群,各种各样的反党体系,越来越多地给社会增压。这是毛泽东时代想都不用想的问题,却在21世纪的初叶展现着它的灰色。

难道,老百姓真的想做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吗?上访人士吗?笔者接触了许多的这种人,一致解释,他们不愿意做这样的人士,而被做这样的人士以后,才给中国平添了一道并不美丽的风景。特别是,一旦成了这种人士,就被上了黑名单。登上黑名单,就成了共产党的敌人。只不过,这样的人已经形成了规模,站在了合法抗争的队伍里,而真正违法作为的偏偏是把“依法治国”叫得响亮的执政群体。

看到这一切之后,好不尴尬啊?这是为什么?大家都是同宗同源,何苦处处紧逼呢?退一步讲,如果把维稳费用用着民计民生上,还会有这么多的异议人士吗?用在老百姓的福利待遇上,还会有这么多的异声吗?这种原本亲者更亲,仇者逐渐关系缓解的好事,为什么权利人不愿意做呢?难道,非要让老百姓揭竿才快乐吗?

历史的进程,总是有自己的发展规律,不论谁,权力再大,能力再大,一旦不能驾驭这个时代潮流,只能顺势而行,到头来,不被水淹死,也会被水呛死。而这种历史的循环就是权力不受民之约束所致。

事实上,中原区不过就是中国地方政府行为的缩影,他们在打黑扫黑的风浪里,已经不那么顺水顺手地为所欲为了,只不过,为所欲为的惯性依然。

2019年4月16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