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鬼影幢幢! 这个州长身边华裔顾问不简单

——州长身边华裔顾问不简单 澳当局需查一查

安德鲁斯是否属于被中共渗透的对象,我们不得而知,但从其身旁两名华裔顾问,我们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2017年一份民意调查显示,乡村选民对安德鲁斯政府表示不满。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网站近日的一篇报导,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将前往北京,出席中共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在会议上推销维州的东北连线。安德鲁斯还表示,希望“维州成为中国通往澳洲的门户”。

据报,维多利亚州是在去年10月份不顾联邦政府的反对,秘密与中共签署了“一带一路”倡议谅解备忘录的。此举引来了多方批评。当时,总理莫里森指维多利亚州政府在没有讨论的情况下,让州政府卷入一项“与国际关系有关的事物”,令他“吃惊”,他认为“那不是在这些问题上很合作或很有用的做事方式”。

这位“任性”的州长安德鲁斯早在2017年就开始参加中国论坛,也是唯一与会的澳洲政府领导人。他还多次访问中国,并强调要加强与中国的科研及文化合作。他要求内阁成员任内至少 访问中国大陆一次。目前,维州在中国重点城市设立了5个办事处,在澳洲各州中数目最多。

2016年4月,维州政府还在新的《中国战略》提出了六大发展方向,即加强政府与中国各经济开发区的往来;推动维州成为澳洲了解中国事务、具备中国能力的卓越中心;吸引投资,支持维州经济持续增长;通过文化交流合作,建立联系,并为人员之间的交流搭建新的平台;等等。

基于这样的理念,安德鲁斯在2016年访问北京时还宣布,邀请红色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在次年2月到墨尔本艺术中心连演4场。此举引发了诸多华人的抗议。

是什么原因让安德鲁斯如此热衷与中共的合作?而且不顾联邦政府的警告、各界的批评以及媒体揭露的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渗透?要知道,去年澳洲媒体曾引述一份由澳洲安全情报机构撰写的报告,指中共过去十多年“渗透”澳洲各主要政党,增加自己对这些政党的影响力。报导没有给出详情,但其他澳洲媒体报导称,中共多次透过当地华裔商人向主要政党捐款,也曾取消捐款来惩罚发表反华言论的政客和政党。

安德鲁斯是否属于被中共渗透的对象,我们不得而知,但从其身旁两名华裔顾问,我们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据《澳大利亚人报》此前披露,安德鲁斯办公室现任媒体顾问马蒂·梅(Marty Mei),还有一个身份是澳大利亚深圳协会的“特别顾问”,而该协会是中共海外统战组织的旗下成员之一。曾被曝政治现金、不久前被拒绝入境的前和统会会长、中国富商黄向墨则是该协会的八个名誉主席之一。梅被曝四次陪同安德鲁斯前往中国,并曾在马来西亚世界华人经济峰会上声称“对维州的新中国战略起了关键作用”。

另一个华裔顾问是杨昶(Mike Yang),是安德鲁斯的首任华裔顾问,曾任维多利亚州贸易与小企业部的部长顾问委员和旅游、体育与重大活动部唯一亚裔委员等职,现在是墨顿公司的老板。他的其他身份中的一个是澳大利亚湖北商会首任会长,该协会同样是中共海外统战组织的旗下成员之一。

杨昶亦是维州澳华社区议会主席。2015年,他以该主席身份,组织召开了全澳华人大会。大会邀请了24位演讲人及5位主持人包括:维州州长安德鲁斯、金融部长斯科特、司法部长帕库拉、上议院议长阿特金森,澳大利亚反歧视委员会专员、联邦参议员、澳洲各大企业和机构包括五矿集团、MMG公司、普华永道等总裁与合伙人。有中共国安背景的凤凰卫视台做了专题报导。

资料显示,杨昶是在十多年前来到澳洲的。从墨大商科毕业后他加入了维州唯一的华人州议员林美丰(Hong Lim)的办公室。两年后,被推荐到了当时的维州反对党领袖(即现任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办公室工作。安德鲁斯与林美丰关系密切。

2013年杨昶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在2014年中共领导人访澳期间,他作为联邦部长嘉宾,出席该领导人于澳大利亚国会大厦的演讲。2015年,作为澳洲代表他出席了北京9.3大阅兵观礼,后撰写英文《大国的血泪与光荣》,并全文发表于澳洲最大的英文报纸《时代报》、中国《环球时报》、《上海日报》英文版。他还分别于2017年在悉尼市政厅、2016年在人民大会堂作为澳洲华人青年创业代表,受到中共国务院总理接见。

这样的杨昶在澳洲政商界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力。去年,澳媒《太阳先驱报》的调查发现澳华社区议会和工党联系紧密,2017年澳华社区议会获得了来自林美丰和州政府的7万澳元纳税人资助,以及来自黄向墨的5万澳元捐款。杨昶极有可能也是知情者。

在这两个有着中共统战背景的华人的影响、建议下,安德鲁斯州长积极与中共发展关系,就不难理解了。中共驻澳前外交官陈用林先生曾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时表示,早在12年前的胡温时代,中共当局既已制定对澳计划,试图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全方位对澳大利亚进行渗透,将澳大利亚变成中共的“后院”。他观察到近年来,澳大利亚确实已受到中共推行的价值观的影响:在政治上,一些华人公司和团体给政界提供巨额捐款,从而涉及澳政府的腐败事件,这些政治力量亦使得政府在一些诸如“南海”等议题上,作出损害澳洲利益的选择。

不过,在美国总统川普上台后,在中共对澳洲的渗透被一再曝光后,澳政府逐渐清醒,国会通过了《反外国干涉法》,并拒绝华为5G,拒绝黄向墨返回澳洲等。然而,澳洲清除中共的多方面渗透,尤其是防止中共的“分治”策略任重道远,因为还有政界人物或认知不清,或被中共收买,安德鲁斯不过是其中一例。而应对中共“分治”策略的方法之一就是查查并曝光那些与中共有关联、对政界人物有影响的华人,让选民们意识到必须要选出真正为他们着想的领导人,而不是将澳洲的某个省变为中共的领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