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潘彦瑞:台湾人对钞票“纯纯”的爱 不问政治

台湾人真的单纯只爱钱,钱上面政治模糊认不出是台湾都没关系。不像中国,这一代人民币从1、5、10、20、50、100上面都是毛泽东,中国人对认钱有天份,六张钞票同一个人都不会搞混。日本钞票上谁沾一点政治会被中国人骂,但中国钞票上满满的政治却是民族骄傲。

日本宣布即将换新纸币,一万日圆上的头像要改成银行家涩泽荣一,五千日圆会换上女教育家津田梅子。消息曝光韩国反弹,奇怪日本是改日币又不是换他们韩币,但韩国媒体翻历史,说涩泽在殖民时期掠夺朝鲜经济,这是“辱韩”。

现在流通的一万日币头像是庆应大学创办人福泽谕吉,我在课堂上也看过大陆同学指着福泽骂,“就是他主张脱亚论,日本看中国穷才欺负我们”,骂完再把“福泽谕吉”收好放回钱包里。日本钞票好像“印这个痒、印那个也痒”,做生意的被骂、写书的也被骂。

其实日本钞票的人头已经习惯性排除政治人物,所以不是文学家夏目漱石,就是科学家野口英世等等。这多好,吻合台湾人“爱钱不要政治”的口味,我有名嘴朋友说“谁不爱钱”,政治都是假议题。

真的,你看台湾钞票多可爱。除了小钞老孙老蒋各一张,其他五百一千上的梅花鹿、棒球队、小学生看地球,图案一点都不政治。如果不印“中华民国”的话,它好像哪个国家都可以用,连中国也可以。当然专家会说钞票上有台湾帝雉啊、南湖大山…,这些不要说老外看不懂,拿去问台湾人也讲不出来,新台币什么图案让你认同自己。除了钞票上那几个零。

台湾人真的单纯只爱钱,钱上面政治模糊认不出是台湾都没关系。不像中国,这一代人民币从1、5、10、20、50、100上面都是毛泽东,中国人对认钱有天份,六张钞票同一个人都不会搞混。日本钞票上谁沾一点政治会被中国人骂,但中国钞票上满满的政治却是民族骄傲。

不过也有人对中国钞票太政治有意见,澳洲的中国富商黄向墨跟共产党是好朋友,他移民后用人民币打通政商关节无往不利。前年突然有人觉得官员、议员都帮“毛泽东人头”讲话,钞票后面好像有政治,一调查,一个明星议员被迫辞职退出政坛。火还烧到今年选举,内阁部长、在野党魁跟黄先生吃过饭,只要照片被拿出来开记者会,都变“黑金”丑闻。

对台湾人来说这实在太夸张,黄向墨明明是“生意人”,就像白狼是“党主席”一样。台湾人对钞票的宽容度可比台湾海峡,黄先生钞票白花花又不是共产党官员,从台湾人标准看反而是澳洲人太政治,扭曲了单纯的经济议题,有钱不赚实在傻。

澳洲官员可以考虑带团到台湾学习,我们高雄市长韩国瑜是“转型政治的经济奇才”。澳洲凭一个商人吃饭照片就爆料,我们市长见一国两制中共官员,自己公开照片新闻即时报导;澳洲人指控中国介入政治要调查,韩市长说去一国两制办公室谈经济大家都拍手。有人质疑他政治,说的人反而被质疑太政治。澳洲那位下台议员也冤枉,他如果生在台湾会被歌颂拚经济还能出马选总统。

事实是,我们知道买水果的人民币是政治,台湾人爱钱也认识毛泽东。但是当“毛泽东”开口说要一国两制,我们还是爱钱,只好假装毛泽东同时也是诗人跟文艺青年。别人因为国族历史骂日本教育家、银行家太政治,台湾人才有创意称赞政治都是经济。

这是因为台湾人生活太悲惨,是统是独问题不如买房买车,保卫中华民国不如卖芭乐水果。我们又老又穷,国家GDP只排世界23;台湾人太苦,联合国幸福榜只排世界25。虽然不确定是联合国搞错,还是后面一两百国人民能吃土,反正台湾人真的苦。

日本电视台NHK派人去澳洲采访,看到中国在澳洲有和平统一促进会,澳洲人不会被统也吓半死;台湾到处可以看到统一促进党街上挥五星旗,明明可能被统,但我们说统一是假议题。

不会被统的国家看到经济怀疑是政治,我们会被统看到政治却说是经济,听说人的胸襟决定了视野。厉害的不是韩国瑜,是台湾人有眼光捧红了他,不是那些钱不政治,是我们有本事看不见。钞票是政治也是经济,从来不存在没有政治的经济,全世界大学都有一门课叫“政治经济学”。

回到我朋友那句名言“谁不爱钱”,说的真好,跟谁不用吃饭一样是一句“至理废话”。问题是跟谁吃饭、吃谁的饭,跟谁做生意、赚谁的钱?全世界都跟中国做生意,不等于全世界都拿共产党钱。

钞票不政治你可以觉得很政治,也可能很政治你觉得不政治;如果有需要,日本新钞印安室奈美惠也会被挖出国仇家恨,如果要经济,台湾钞票上印天安门也可以说只是观光景点。

台湾人太穷政治太讨厌,于是我们假装单纯经济拿钱数几个零不问来源。就像美国经典黑帮电影《教父》,男主角为掩饰犯罪杀人前无伤大雅的半抬起头,理直气和的说“这都只是生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