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周晓辉:政治局会议不提六个“稳”是何原因

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称,4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对当前经济形势、货币政策、楼市、股市等多个方面进行了总结和部署。与去年12月和今年2月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就经济方面的表述对照,本次会议的表述有几点不同:

一、对于经济形势的总结,本次会议称“一季度经济好于预期”,而这样的表述并不见于其它两次会议。

二、对于经济发展中的困难,本次会议称“外部经济环境总体趋紧,国内经济存在下行压力”,而其它两次会议均未提及。

三、对于经济工作目标,没有再提六个“稳”,而是称“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保稳定各项工作。要通过改革开放和结构调整的新进展巩固经济社会稳定”;而在过去两次会议中,均提到要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六个“稳”,并要通过“提振市场信心,增强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

四、对于经济改革,称要“注重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办法稳需求,坚持结构性去杠杆”。

今年一季度的经济是否好过预期,单看官方统计数据未必可靠。据香港《南华早报》近日的报导称,尽管中国政府祭出减税降费措施,使得第一季度经济成长率达6.4%,优于市场预期的6.3%,但就业市场却出现6年来最差状况,经济反弹似乎是假象。

报导指,一般来说,每年的一季度中国的求职人数会增加。根据中国人民大学的中国就业研究中心(CIER)引用中国求才网站“全国招聘网”的数据,第一季求职人口较去年同期激增31%,增至2011年以来最高,但企业的人力需求却下跌7.6%;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第一季企业开出的职缺下跌11%,求供倍数降至1.68,为2014年以来最低。减少需求的不仅仅是传统的民营、国营企业,还包括曾经被人羡慕的新兴互联网企业,而这背后折射的正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

对此,中共当局也再次承认“国内经济存在下行压力”。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经济放缓、经济下行?除了中国自身的经济结构性问题外,最为直接的原因就是中美贸易战、美国对华战略的改变以及西方世界在贸易问题上态度的转变,这也是为什么最新的政治局会议坦言“外部经济环境总体趋紧”。

外部经济环境的压力首先来自美国。美国在中美贸易问题上态度强硬,批评北京迄今不遵守入世承诺,不开放市场,强迫技术转让,对国企实施补贴等。一度叫喊着让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北京当局,在关税的压力下,不得不坐下来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并在日前首度承认美方在知识产权窃取和强迫技术转让等方面的指责存在。显然,北京迫切希望达成一个贸易协议,这是因为持续存在的关税威胁,已经使外资大规模撤离中国,导致中国大批企业关门,失业率激增,而其引发的社会问题、民生问题无以计数,中共即便竭力掩盖也难掩盖太久。

更要中共命的是,美国不仅在贸易上给北京祭出“紧箍咒”,而且基于战略上的调整,已然将中共视为头号敌手,因此其制裁古巴、制裁委内瑞拉、制裁伊朗,也间接地打击了中共与这些国家的贸易往来。

其次,中共外部经济环境的压力来自欧盟。原本想联手欧洲对付美国的北京,现在不得不面对日趋强硬,并提出与美国同样要求的欧盟。不想与欧盟交恶的北京当局不得不有所妥协,如不久前李克强访欧时,就在联合声明中就产业补贴和强迫技术转让问题的措辞上让步。

第三个压力则来自世贸组织。来自彭博社的最新消息显示,世贸组织就中国投诉欧盟案已经做出对中国产生重大打击的裁决:中国2016年12月11日不可以“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中国的投诉以自己失败而告终。无疑,世贸组织的这一裁决是欧美的重大胜利,这一裁决为世界各国提供了更多的根据具体情况对低于成本或“倾销”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的空间。

外有巨大压力,内有火山随时爆发,一心想保持大局稳定的中共当局却蹊跷地不再提喊了很长时间的六个“稳”。原因或许是:在现有的经济形势下,根本就无法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反而是就业越来越难,资金外逃越来越严重,出口、投资额也急剧下降,而刚刚上扬的股市让不少权贵套现后转移出境大量资金,这样的现况说明经济是何等糟糕,自然也就谈不上对未来的信心了。而这折射的只能是北京当局缺乏底气和信心,且束手无策,其开出的“坚持结构性去杠杆”带给市场的也惟有恐慌。

去年大陆金融学者贺江兵曾发文,指中国的“明斯基时刻”已经到来。他列举了中国经济的三大定时炸弹:一是中国内债居高不下;二是中国楼市泡沫正在破裂;三是人民币本币也存在大量泡沫。人民币超发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在中美贸易战下,这些问题在加剧。毋庸置疑的是,北京当局若继续拒绝进行结构性改革,其死相将非常难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