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北京夫妻经历四‧二五大上访 见证神奇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一侧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和平上访。图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访民众。(明慧网)

“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么多人,不同年龄、不同阶层,但是大家真的是修炼人的状态。特别平和、特别安静。”来自北京的刘女士说。20年过去了,她对四二五上访那种平和的场面记忆犹新。

刘浏女士原在北京邮政系统工作,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先生王源是一名警察,1995年开始修炼。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刘浏和王源每天早上都到崇文门一个炼功点上去炼功。每周末他们还会参加崇文门广场(商场)的大型炼功洪法活动。

4月25日那天一大早,他们发现炼功点上没有人来。后来碰到一名同修,同修说天津抓了学员大家都去天安门广场了。刘浏就跟先生说,那咱们也去天安门广场吧。她说,“我们当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的确是不知道。没有人通知(我们),我们就是去炼功点。”

他们离得很近,骑着自行车十多分钟就到了。“7点多我们到那儿之后,府右街已经站了很多人了。我们把车子停到小胡同里,找地方站着,位置在府右街的中间段。因为红墙(一侧)是不让站的,大家都站在红墙对面的马路牙子上。”

刘浏回忆说,“那个时候,我能感觉到每个人那颗心啊特别纯净,感觉那个场特别地正。每个人的心都没有目的心,我们就是去了,然后我们就在那儿默默地站着,一直站到了晚上9点钟结束,没有任何的口号,没有任何不好的行为。我记得很清楚,年轻人是站在前边,后面是老人可以坐下,还有孩子。”

“大家互相提醒,把人行道全部让出来了。有一段路的旁边还是人的住家(临街的房子),还不能把人家的门口堵上,还要把人家门口让出来。”她说,“所以我们的空间非常小,当时的人很多很多,但是那个秩序非常井然,一点都不乱。大家知道应该做什么,照顾著身边的老人和孩子。”

刘浏说,“你想想那么多人,秩序井然。多少年回想起来,都觉得那个场就相当地出奇。大家都默默的,有的人带着书就看书,根本就没有聊天的。”

据描述,整个府右街都站满了,都拐过去了,拐到北海公园中间的一条马路。警察就站在边上,没有人去维持秩序。“那是修炼如初的状态,不是靠人去维持,是靠修炼的境界。”刘浏说。

她说,“当时我们确实一天没有吃饭,一点儿都不饿。有人修炼天目是开的,看到天上一些仙女拿着一篮子果实,往下撒。我们从早上到晚上,真的一点都不饿,而且一点都不累。”

刘浏还有一件事印象深刻。“最让我感动的是,大家做得正的时候也在感染着路人的善念。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不是法轮功学员,走到我们身边。他自发地跑去买了好多水,给大家分水,‘给您水!给您水!……’大家当时都不要,他就往每个人手里塞。”

“因为我们修炼人不要别人的东西,后来就给老人和孩子。因为谁都没有准备,有好多陆陆续续外省来的,他们可能还有一些吃的,有很多不知道的,什么都没带。”刘浏说。

“有几个代表进去了,我们听到的消息是一个一个传出来的,听到说代表已经见到了朱镕基,可以走了。我们就慢慢地撤了,也是没有任何人要求,大家把地上捡得干干净净,垃圾桶里堆得满满的,地上捡得相当地干净,真的是连烟头都没有。”

“大家都去做,甚至远的地方也去捡,这不就都干净了吗?这也是让中共不理解的地方,现在人你告诉他都不行,这些人你不用说他们都收拾得这么干净。那真的是用心在做。没有任何人约束,也没有组织。我确实没有人告诉,我就是自己去的。”她说。

刘浏和王源当天晚上10点多钟回到家,第二天正常上班。

历经魔难在纽约中领馆前打横幅

图为2019年4月20日,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20周年。(明慧网)

四‧二五过后,紧接着就是七二零,中共全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王源是崇文区交通管理局科研所的警察,和另一名消防局的军官被时任北京政法委书记强卫点名迫害,因为他们都参加了720上访。

“720以后,单位让他们交出大法书资料,我先生被迫辞职。”她说,“当地的派出所把他看管起来,每天一堆警察到家里盯着,最少的时候4人。”

2000年初,他们买了房子,从崇文区搬到朝阳区,但是朝阳区当地派出所接着又找上门。刘浏担心先生一旦被抓,在里面会被迫害死。她跟王源说,“你不能在家待了,你走吧!”此后,王源在河北省流离失所了十年。

2009年,王源有机会去了泰国。2013年,联合国难民署泰国办事处把王源分配到了美国,刘浏也飞到美国纽约,夫妻终于团聚。

到纽约后,刘浏和先生积极参加当地的大法项目和活动。刘浏每天早上到中领馆打横幅,她很早起床,早上6点到达中领馆,7点半多打开横幅,这时来中领馆办事的人已经开始排队了。直到9点钟,然后再上班去工作。

尽管受到来自中领馆的骚扰,刘浏说,“谁也阻挡不了我去中领馆。我总感觉中领馆就跟北京天安门一样,它们在另外空间的天体中是对应的。我在这里(讲真相)已经坚持了6年,这是我来美国的使命。”

在去中领馆的第一天,就有一个工作人员过来问她,你这么年轻,你到这儿拿多少钱啊?刘浏说,我们不拿一分钱,我们是用心在做。刘浏想给他讲中共的邪恶,这个人就走了,过马路进入中领馆的小门里。

还有相关人员来锯掉了原先固定横幅的二根铁杆,并指证是对面(中领馆)让他们做的。“后来学员自己做了白色的底托来固定横幅,越做越正。”她说。

图为2018年3月20日,风雪中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中领馆前打横幅。

刘浏说,“中领馆害怕我们天天在这里打横幅。(我们打出)五条横幅震慑邪恶,上面写着‘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天理不容’、‘法办江泽民’。”

在刘浏看来,到海外中领馆和当年到北京中南海是一脉相承的。她说,“五条横幅讲述的是真相,我们站在这里,就是要震慑邪恶,让它不能再迫害法轮功。我们国内的同修在监狱里遭受着迫害,我们站在这里,就是要营救我们的同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