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质疑如潮 中国战术调整"一带一路"

中国有无上权力的国家主席习近平仅用一周的时间就做出了让步。马来西亚曾公开抨击中国对一个样板铁路项目要价过高,并取消了这笔交易。

马来西亚文东的东海岸铁路计划,是中国雄心勃勃的全球基础设施项目“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

习近平在去年的一个重要讲话中回应说,他所珍视的全球基础设施倡议会更谨慎,更多地寻求协商,罕见地承认了中国的过分做法。这个月,中国将该铁路项目的成本削减了三分之一。

面对外界对价格过高和项目过多的广泛批评,中国正在重塑和调整其宏伟的基础设施计划,即“一带一路”倡议。但北京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愿景:建设一个把自己置于全球贸易中心的港口、铁路和公路网络,并以此来增强其地缘政治野心。

相反,中国的努力是为了向全球领导人展示一个更友好的面孔。本周,一些领导人将聚集北京,参加庆祝该倡议实施六周年的会议。为了表明自己是一个更负责任的参与者,中国承诺从事廉洁、环保的合作项目。它还在寻求大型跨国银行的建议,邀请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加入到合作中来,并在个别情况下缩小项目规模。

“‘一带一路’倡议将作出战术的而不是战略的调整,”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前信息部主任王军说。

这个倡议最初曾被标榜为一个上万亿美元的投资计划,但随着国内经济增长减弱,投资规模已有所缩小。它是习近平喜爱的项目之一,是习近平在2013年上任后不久在哈萨克斯坦一所大学演讲时提出的想法。

习近平很看重这个倡议,甚至指示将其写入了中共党章。在习近平看来,通过在国外建设基础设施来维持货物——未来可能还有军事装备——进出中国的流动,对巩固国家走上大国之路、与美国竞争具有内在意义。

斯里兰卡的一个建设项目。由于无法偿还贷款,斯里兰卡在去年不得不将它的一个主要港口让给中国。

但是,以“一带一路”名义进行的声势浩大的扩张,已经损害了中国的声誉。一些国家抱怨担上了不可持续的债务,还有一些国家则批评中国从国内带来大批建筑工人的做法。

去年,斯里兰卡由于无法偿还贷款,不得不将自己的主要港口让给中国。巴基斯坦也在抱怨高昂的造价和沉重的债务负担。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新铁路未能盈利。印度尼西亚一个新高速铁路项目的进度远远落后于时间表。

在这样的背景下,该倡议已在西欧和美国的官员中引起了广泛关注。特朗普政府称该项目是掠夺性的。

马来西亚新领导人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的严厉批评打击了中国,因为它来自一位友人。所以,中国回应的语气尽管并不谦逊,但在近几个月里已有所缓和,不再那么刺耳了。

“马哈蒂尔之后中方表示的观点可被认为是务实的缩减,”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说。“语气与之前的宣传有些明显的不同,而且这种语气一直延续下来。”

习近平周五在“一带一路”论坛上发表讲话时,美国和印度的高级官员将缺席。特朗普政府以改变后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名义宣布了一个替代计划。印度不高兴是因为,中国在印度洋新建的港口让印度有被这个富裕的邻国和战略对手包围的感觉。

上个月,意大利成为首个加入“一带一路”的主要欧洲国家,让中国获得了一个重大胜利。中国很可能会把意大利总理作为这次论坛的中心人物,因为没有其他主要西欧国家派领导人出席。

肯尼亚内罗毕郊外未完工的标准轨距铁路,这是一个中国的铁路项目。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新铁路未能实现盈利。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也不出席,由交通和基础设施部部长卡希特·图尔汉(Cahit Turhan)代表。埃尔多安的缺席被看作是对中国在西部强迫拘禁了大约100万维吾尔族人的抗议。维吾尔族是一个穆斯林少数民族。

美国及其一些盟友在回避这个论坛时也强调了中国在人权方面的糟糕记录,突出表现在严厉对待维族人上。

据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进行过交流的两个国家的官员,英国、德国、土耳其、美国和其他几个国家都在古特雷斯前往北京参加论坛之前向他提出要求,让他在与习近平见面时提出有关拘禁的问题。中国把古特雷斯看作是“一带一路”的支持者,对此次论坛的声望至关重要,这让他成为对这些拘留表示担忧的理想人物。

这些官员说,上述几个国家驻联合国的大使告诉古特雷斯,他在北京期间不能对维族人的处境保持沉默。大使们让古特雷斯提出关闭拘禁营的要求,并要求他把习近平的回应报告给他们。

联合国没有马上就此发表评论。

虽然在维族问题上与习近平叫板可能不会很快有结果,但对“一带一路”的抵制已经奏效。项目的一个调整是推出反腐败运动。

中国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周一在一个与中国承包商举办的研讨会上说,承包商需要改进他们的商业行为。亚投行为世界各地的项目提供资金。

由北京牵头的亚投行有90多个成员国,其中包括西欧国家,但不包括美国。亚投行被视为对世界银行在亚洲的制衡力量,也被看作是中国经济影响力在一个传统上受美国影响的地区的延伸。

意大利的里雅斯特的新港口。在意大利成为第一个签字加入“一带一路”项目的主要欧洲国家后,这里将向中国开放。

“我敦促你们,作为中国承包商,即使你们不得不放弃一些项目,也不要卷入任何腐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说。其他国家的人对“一带一路”倡议“仍然持怀疑态度”,他说。“只要我们保证质量,他们将欢迎这些项目。”

金立群在一次采访中说,中国最近的一些基础设施项目“取得了良好的成果”,“错误被夸大了”。

为了提高声誉,中国也在试图把准备更充分的工人派到动乱地区工作。在巴基斯坦发生袭击事件后,安全公司正在对将外派的中国工人进行反恐战术培训。

例如,中国国家电网正在巴基斯坦的偏远地区修建输电线路。国家电网的员工在北京接受安全培训——如何避免在恐怖袭击中中弹或受伤,培训由一家名为中国公共安全保安培训中心的公司来做。

“巴基斯坦是遭受恐怖袭击最严重的国家,”该公司的安全专家陆伟(音)说。巴基斯坦也是“一带一路”项目规模最大的国家。

中国也在寻求与其他国家进行更密切的合作,但效果不一。

中国已与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主要跨国金融机构进行接触,寻求它们在基础设施项目最佳实践上的帮助。据两家受邀机构的官员说,想法是在亚投行内部成立一个工作组,与跨国金融机构一起审议“一带一路”项目提案。

但在欧洲投资银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和其他几家机构的坚持下,上个月签署的成立工作组的谅解备忘录被打了折扣。官员说,备忘录甚至没提“一带一路”。

中国也从一个让人难以相信的地方寻求帮助:日本。中日两国在亚洲欠发达国家建设铁路和港口方面是竞争对手,日本一直在小心翼翼地避免对“一带一路”的支持。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去年秋天访问北京时,中国提出了在建设基础设施方面进行合作的想法。但日本人说,他们受公开招标和财政可持续性等国际标准的约束,而中国一直忽视这些标准。到目前为止,双方还没有找到一个共同的项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纽约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