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洪博学:台湾蓝政客的沉默与背叛

——沉默与背叛

巨大的沉默,等待到巨大的背叛。

中华民国尚未投降,但是,“韩天宗教台”在节目中已经大喇喇,把中国地图和台湾全部漆成红色,标示台湾是“红色中国”一部分,这虽然是中国惯用,典型的“精神胜利法”,但是去年选战,天地突然翻转,在“蓝盛绿衰”的今天,居然没有蓝营政客出面,捍卫中华民国这个国家,也看不到愤怒群众包围电视台,举国一片沉默,“韩天宗教台”行径是对国家公然的背叛,却只剩下台派“民报”还在狗吠火车,更看不到NCC的裁罚。

如果说:蓝营这一片沉默,是代表默认,那么沉默就是魔鬼最好的代言,使红色中国邪恶,更加猖狂,这倒使我想起日本老牌作家远藤周作。

远藤周作是日本战后第三代作家,他是基督徒,也是日本作家中少见,可以掌握人性和信仰议题的作家,1966年远藤在出版《深河》一书后,再度写下《沉默》,书名虽然叫做“沉默”,其实内容写的却是“背叛”。

根据远藤周作受访时所说:“有一天,我参观长崎博物馆,被一件‘圣母玛利亚’的画像吸引,这张画上面,有被很多人的脚印践踏的痕迹,俗称‘踏画’,这张画隐藏了一个日本排斥基督教的历史悲剧”,远藤周作就从这张画中,得到创作灵感,写下了“沉默”。2016年好莱坞大导演斯柯西斯(Martin Scorsese)找了演员连恩尼逊,把故事搬上大银幕,《沉默》这部片子中,很多场景来自台湾,也使台湾在国际间增加不少知名度。

故事开始要从1637年的“天草之乱”说起。

“天草之乱”发生在天草和岛原,两万多名自称基督徒的农民,因为生活困顿、恶吏压迫,群起向幕府抗争,高喊基督口号,幕府派出12万军队镇压,并且把基督教打入邪教,开始排除、抓捕、屠杀基督徒,这也是幕府进入锁国开始,全面禁止西方传教士入境。

这个时候,有一位葡萄牙传教士罗得里格,被罗马教廷召见,赋予一项任务,必须到日本走访,探听传教士费雷拉(Cristóvão Ferreira)的下落,因为有东方传来消息说,这位对主最忠贞的费雷拉,已经背叛天主教,但是这消息实在令人无法相信。

罗德里格奉命出发了,他来到澳门,找到一位吉次郎的日本人担任向导,经过艰苦的航行,果然吉次郎把他带到长崎海边上岸,而且受到当地善良农民保护,可惜吉次郎为了赏金,背叛了罗德里格,致使保护他的农民受到水刑处罚,在长崎筑后守命令下,所有同情基督教农民,必须向地上的圣母像,基督像践踏吐痰,罗德里格看到这一幕幕酷刑,在眼前出现,心里想着:“上帝啊,你为何对于酷刑保持沉默”,这个念头不停在脑袋盘旋,最后那位罗马教廷要追寻的费雷拉传教士出现了,他穿着光彩的神道教衣服,剪掉头发,已经改名泽野宗庵,并且娶妻生子、放弃信仰、背叛教会,费雷拉说:“经过五个小时倒吊,放血苦刑,我就屈服了,毕竟我是血肉躯体”,罗德里格一听,终于崩溃,他把脚缓缓的抬起,对着地上的圣母肖像踏去。

面对苦难,上帝的沉默是考验,但是人们选择沉默,却是对恶行的默认和屈服,在幕府镇压信仰的时代,现在位于长崎外海的生月岛,岛上居民却用很奇特的方式,保持了对基督的信仰,他们虽然弱小,却不背叛。

这个岛上有一个教会,礼拜天做礼拜时,周围放置以及悬挂佛陀或普萨形象,并且点上白色蜡烛,岛民祈祷时,会围着圆圈行走,唱诵奇怪的语调,称为“奥拉颂”,可惜没有人知道这种祷告词的意义,来到此地拜访的文化学者,把这些唱颂用录音录了下来,然后到欧洲各地走访比对,终于在一个中欧的乡下,找到一样的“奥拉颂”,这间天主教会的神父说,这是17世纪的祷告词,目前已经失传,原来生月岛就是隐藏的基督岛,在高压下,岛民用奇特的方式,维持了基督信仰300年,他们选择不背叛。

红色喧哗的时代,台湾没有抵抗和怨言,巨大的沉默,换来更大的背叛,但是混浊的时代,也有一股清流出现,我在网路上看到被称为“馆长”的健身房老板,用坚定的语气、孤身一人,力战一堆无耻蓝色红色政客,以及向老共称臣投降的媒体人,或许馆长书读的并不多,说话语气有点租鄙,但是出身军人的“馆长”,保卫台湾立场没有动摇,他说:“要把台湾变成中国一省,要先踏上我的尸体再说”,壮哉斯言,果然是台湾真男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