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抗议对“六四酒案”人的持续迫害

成都“六四酒案”被非法羁押近三年后,又被枉法判处缓刑的张隽勇、罗富誉、符海陆三人,近日被当地司法部门强迫戴上了自带定位、录音、摄像、感应等功能,并插有电讯SIM卡,能够将收集获取的所有信息及图像视频等资料进行实时传输,打包上传至官方指定的电脑服务器,供相关部门随时调阅和取证,可以做到24小时不间断无死角全天候对当事人进行监控的电子手表。中共四川当局如此违背人性、道义与法理,完全剥夺公民隐私的行径,严重践踏人权,侵害当事人生活,给当事人心身造成极度伤害,也毒化着整个社会生态环境,制造社会恐怖。民生观察对中共司法当局肆意违法侵权表示强烈抗议与严正谴责!

据民生观察4月21日消息,成都“六四酒案”宣判已逾半个月,涉案的四名当事人中,除陈兵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的实刑之外,其余三名当事人均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缓刑,其中张隽勇和罗富誉获判三年,缓期四年执行,而符海陆则获判三年,缓期五年执行。

最近几日,成都当地司法局以监控缓刑人员为由,强制要求三名缓刑当事人佩戴电子手表,并被告知相关注意事项,当事人需要保证及时对手表充电,以保持手表的正常运作,如有因断电出现监控空白,当事人将承担相关规定中的必要后果,例如收监羁押或服刑。另外司法局工作人员还告诫称,如果佩戴期间刻意或无意损坏手表,将按照市场价值两千多元的价格进行赔偿,特别强调如果刻意损坏的话后果自负。

据该案当事人之一的张隽勇讲述,他的案件是在4月2日开庭审理并宣判,随后被送回家中,一直被警方监视居住,判决生效十天后,即4月12日,张隽勇被带到当地司法局,强制佩戴了上述手表。而另外两名当事人罗富誉及符海陆的情况大致相同,只是因开庭宣判的时间有所不同,佩戴手表的时间也相应有所变动。

张隽勇表示,由于自己佩戴了实时监控的手表,因此今后与朋友见面聊天时会尽量小心,并告知对方注意言论,以避免不必要的无妄之灾。另外,张隽勇表示,随时被监控的滋味难以形容,同时还会影响到与家人、朋友的正常生活,因此考虑可能在不久之后会强行自行摘除,至于带来的后果,到时会有考虑在内。

据了解,现阶段正在佩戴上述手表的还有珠海维权人士李小玲女士,她在2018年12月初被取保候审释放后,不久便被珠海司法局要求佩戴此款电子定位监控手表,并被告知如有需要离开珠海就必须向警方提出申请,经同意后方能出行,否则后果自负。

公开消息显示,成都“六四酒案”涉事四人,分别是陈兵、张隽勇、符海陆、罗富誉。2016年6月前,上述四公民为纪念“六四事件”,自费设计制作名为“铭记-八酒六四”的酱香型白酒,准备以“非卖品”的名义馈赠亲朋好友。2016年“六四”前夕,铭酒四公民被成都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拘捕,案件在遭到反复延期、四名当事人被羁押接近三年的情况下终于在2019年4月1-4日连续四天进行分拆开庭,并均获当庭宣判。

中共司法当局对“六四酒案”张隽勇、符海陆、罗富誉判处缓刑后,采取强制戴24小时实时监控的电子手表,以期通过全天不间断监控来达到严密管控的目的。从这种电子手表功能可见,会将当事人所有言行,包括夫妻私生活全面监控搜集汇报出去,这给当事人带来极度精神压力与生活干扰,使当事人心身倍受摧残,导致心理极度恐惧与不安,是完全违反人性与基本伦常,也与国家法规与文明发展相背离。

值得特别警惕的是,中共当局正在将这种违法侵权的恐怖性控制手段推广到全国,可以想见,不久的将来,中共当局将对所有不驯服于权力统治集团者,采取这种强制戴电子手表的方式来全面管控,使整个社会沦陷成一个比现在监狱还严密的控制网中。届时整个中国社会将完全被机械性数据化无任何隐私地控制着,社会将弥漫深重恐怖,人们将比牲畜还不如。

中共当局这种控制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及一切不驯服权力者的方式,严重违反着中共当局自己的缓刑规定:(1)遵守法律、行政法规,服从监督;(2)按照规定定期向执行缓刑的机关报告自己的活动情况;(3)遵守考察机关关于会客的规定;(4)离开所居住的市、县或者迁居,应当报经考察机关批准。因为这些缓刑规定也没有要求如此将个人家庭私生活暴露呈报给有关司法部门。因此,这种将缓刑者戴电子表的方式完全违反中共当局自身的法规,更与中国《宪法》中承诺国家尊重保障人权,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相关规定违背,同时也严重违反《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等国际人权原则。

民生观察强烈要求中共当局立刻停止强制张隽勇、符海陆、罗富誉及一切判缓刑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戴电子手表的违法行径,切实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立刻开启旨在保障人权的政治体制改革。

民生观察2019年4月23日

来源:民生观察

`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