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卢峰:以响亮的怒吼喝退“送中例”

林郑等对这些有效及有针对性的建议却全部拒绝,并且忽然改口说修例是为了堵塞原有法律的漏洞;然而这个解释更是荒唐。九七回归时把大陆、澳门等剔出《逃犯条例》适用范围是因为她们的法制、法治水平跟香港有重大差异。一旦把她们纳入,港人以至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的信心登时大打折扣,换言之,原本法例的做法根本不是漏洞,而是为了加强港人保障,防止大陆执法机关在港行使权力。林郑等漏洞论完全是在睁眼说谎,毫无说服力。

特首林郑月娥及那位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对国际社会关注、批评《逃犯条例》修订一直不敢正视,即使各国驻港领事馆先后发表声明质疑修例建议,也说成是人家一知半解、不知详情。前两天,美国国务院也正式发表声明,批评修例建议形同让中共政权可随时要求把任何人从香港移交大陆,令香港长期建立的特殊国际地位受到损害。国务院是美国主管外交事务的部门,汇聚大量国际事务专才,比特区政府、北京政府对全球形势更了解。这一回国务院正式发表声明批评修例,明确反映国际社会的不安与焦虑,特区政府必须认真聆听。

林郑李家超词穷理屈

林郑月娥及李家超说国际社会不理解修例情况主要因为他们词穷理屈,根本没站得住脚的理据修改法例,于是不断搬龙门,不断“发明”一些不成理由的理由为自己辩护,完全不敢正面回应公众、法律界及国际社会的质疑。最终在没办法下只能粗暴的以人家不理解为理由对国际社会的关注置若罔闻。

就以为何突然匆匆就《逃犯条例》动大手术为例,李家超及林郑的说法就变来变去。先是一味打人情牌,把在台湾被杀的受害人及家属摆上枱,说修例是要为她们寻求司法公义,不让凶手逍遥法外。可是,要处理有关案件,修例把一次性移交安排伸展到台湾固然可用,引入“日落条款”在引渡凶案嫌犯到台湾后让修例失效同样是有效方法,也可减少各界忧虑。此外,法律界人士提出修例让香港法院可审理港人在外地犯下的刑事案同样可行。

林郑等对这些有效及有针对性的建议却全部拒绝,并且忽然改口说修例是为了堵塞原有法律的漏洞;然而这个解释更是荒唐。九七回归时把大陆、澳门等剔出《逃犯条例》适用范围是因为她们的法制、法治水平跟香港有重大差异。一旦把她们纳入,港人以至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的信心登时大打折扣,换言之,原本法例的做法根本不是漏洞,而是为了加强港人保障,防止大陆执法机关在港行使权力。林郑等漏洞论完全是在睁眼说谎,毫无说服力。

拿出当年反23条决心

好了,“人情牌”、“漏洞论”说不过去,李家超又施展掩眼法,说修例有助提升执法效率,特区政府可以尽快配合各地执法机关打击犯罪分子。这样说实在本末倒置。执法机关效率固然重要,个人包括被告人的基本权利包括得到公平审讯的权利更该受到保护。修例后港人以至居港、过境香港的外国人随时被引渡到大陆审讯,而大陆法制根本不尊重被告的权利,冤假错案多不胜数,政治挂帅把法庭变成政治打压工具更是常态。李家超所说的效率不过是加快把人送到不公正的司法体系,这有什么好处呢!

末代港督彭定康受访时就一语道破特区政府的荒谬。他说:“相信法治的社会,不会与不相信法治的社会达成这样的协议(移交逃犯)。”

至于官员们挂在口边的保障如特首可以把关、法院不会轻易批准引渡疑犯等不过是花言巧语。正如熟悉人权法、宪法的资深大律师潘熙所言,法例把移交审核权放在特首身上,变相要市民信一个人而不是制度上的保证,当中的流弊不言而喻,被移交者也会缺乏法律基础挑战特首的决定。事实上移交安排涉及中央权力,以林郑月娥谄媚的心态,她不可能拒绝中央的要求,等同对大陆的引渡要求长开绿灯,这算是什么把关呢?

13万名市民昨天上街,以强烈的呼声要求林郑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假若林郑月娥政府冥顽不灵,坚持去马,我们得拿出当年反23条立法的毅力与决心,跟林郑政府周旋到底,以数以十万计人的怒吼把送中例喝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