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谢燕宜致信湖北高院要求开庭审理刘飞跃上诉案

中国民间维权网站“民生观察”创办人刘飞跃(民生观察图片)

民生观察网创办人刘飞跃的辩护人谢燕宜上星期致信湖北省高等法院院长,要求开庭审理刘飞跃上诉案。湖北法院方面和辩护人在是否开庭审理上一直立场不同。谢燕宜坚持认为,开庭审理是程序公正的体现,如果连开庭审理都做不到,又如何有公正的审理结果。

谢燕宜在写给湖北省高院院长游劝荣的信中强调,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刘飞跃上诉案是依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34条的规定。

刘飞跃的辩护人谢燕宜4月29日对美国之音说,法院方面却不准备开庭审理刘飞跃的上诉案,他一直在跟法院方面刘飞跃案件的承办人刑二厅法官金吕钢进行沟通,最近一次沟通是4月27日,也就是他4月24日致信湖北高院院长之后。谢燕宜说,双方的分歧依然在是否开庭审理。

湖北中级法院1月29日认定刘飞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立,判处他有期徒刑5年。刘飞跃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并且对一审程序、证据、认定的事实明确表示异议,要求二审开庭审理。法院接受上诉申请,于3月5日立案。

刘飞跃2016年11月被湖北随州公安局拘押,12月23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2017年8月,刘飞跃被追加罪名“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不过,几个月之后,这项罪名又被取消。

48岁的刘飞跃长期致力于维权行动。他2006年创办的民生观察网,持续报道中国官媒不被允许报道的各种人权议题,包括维权和律师权益、示威抗议、警察滥权以及政府贪腐等。刘飞跃的案子被认为是明显的因言获罪。

法院方面要求辩护人尽快提交辩护词,书面审理。谢燕宜说,就是走个过场。谢燕宜的态度是,无论从当事人的要求还是从法律的规定上都应当给当事人及其辩护人一个当庭沉冤的机会,走过场完全没有必要。

“他就书面审理,其实走个过场。从原来作律师来讲,很了解他这个说套路也好或是什么。你走过场完全没有必要。我就想还是要开庭,给当事人一个当庭沉冤的机会吧。我也说了,主动作恶和被动作恶是不一样的,它的法律责任和法律后果是不一样的。”

谢燕宜解释说,在整个过程中,假如法官没有办法改变判决的结果,也就是说按照法律改判刘飞跃无罪,或者发回重审等,但是法官在程序上至少要保障他的权力,给予辩护人更多说话的机会,为当事人充分地辩护。谢燕宜认为,在这个过程中,刘飞跃的案子也可能发生转机。法院方面同意开庭审理刘飞跃的案子,即使没有办法改变判决结果,这就是被动作恶。

谢燕宜指出,刘飞跃主张非暴力维权,讲法律,讲策略,非常理性。从他跟法官的沟通过程中,谢燕宜说,他能够体会到如果严格按照现行法律,刘飞跃肯定是不够罪的,因此,刘飞跃的案子不应该被过度政治化。

谢燕宜说,依法要求法院给予刘飞跃正当的法律程序,是他作为辩护人的首要工作。他说,对刘飞跃的上诉结果不要过度悲观。

“我觉得事情也没有必要那么悲观。其实包括体制内部,包括执政党内部,其实它也不是说就想搞文字狱。就想作恶嘛。这个势力它搞这个东西,从上到下,我知道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谢燕宜是709大抓捕案律师群体成员,2015年7月被抓,2016年1月被逮捕,起诉他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谢燕宜2017年1月获准保释。谢燕宜等获释的709案律师后来相继遭到当局吊销律师执照。谢燕宜作为刘飞跃的辩护人面对许多限制,包括不能会见当事人。

2015年7月上旬,上百名中国大陆的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等人士突然遭到中共当局的逮捕、传唤、刑事拘留,部分人士当时下落不明。后来被外界称为709大抓捕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