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一带一路”峰会结束 中共能否兑现承诺?

一带一路示意图

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这个周末结束。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做出了多项承诺,回应西方美国及欧盟对中共“一带一路”的担忧。但是,中共能兑现这些承诺吗?

“一带一路”峰会结束,习近平和中共官方做出多项承诺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星期五(4月26日)在高峰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表示,“一带一路”将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他还强调,中共要坚持开放、绿色、廉洁理念,不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他还说,要坚持一切合作都在阳光下运作,共同以零容忍态度打击腐败。

习近平说:“我们要努力...引入各方支持的规则标准,推动企业在项目建设、运营、采购、招投标等环节按照普遍接受的国际规则标准进行,同时要尊重各国法律法规。此外,要确保商业和财政上的可持续性,做到善始善终、善作善成。

在习近平之前,中共高级官员也对外界比较关注的“一带一路”项目带来债务危机的说法做出解释。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否认“一带一路”项目带来债务危机的说法。中共财政部长刘昆4月25日表示,中共致力让“一带一路”倡议维持下去并防范债务风险,并透过多重管道支援融资。中共央行行长易纲在同一个场合说,中共将强化项目的债务管理,以促进可持续发展。

另外,习近平在开幕演讲中还提到了中共的进一步改革措施,其中包括扩大外资准入、保护知识产权、增加商品和服务进口、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稳定、更重视对外开放政策的贯彻落实。

分析人士指出,中共之所以做出上述承诺,是因为中共意识到“一带一路”倡议在部分领域已经引发批评。如果不解决,一方面会影响中共的“软实力”的输出,同时也会影响到一些项目的可持续性。

“一带一路”的七大风险

根据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在“一带一路峰”会前出台的一个报告,“给‘一带一路’打分”,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可能给沿途国家带去7大类风险,包括侵蚀国家主权、缺乏透明度、不可持续的财务负担,脱离当地经济需求、地缘政治风险、负面环境影响和腐败等。“

“一带一路”给接受国带来债务风险乃至债务陷阱以及主权侵蚀风险的典型案例就是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两年多前,斯里兰卡因无力偿还中共援建汉班托塔港的贷款,而将整个港口租借给中方,租期为99年。

中共不会做出大的改变

丹尼尔·克里曼(Daniel Kliman)是新美国安全的中心亚太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也是“给‘一带一路’打分”的报告的作者之一。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考虑到“一带一路”面临的批评,中共政府会做出一定的改变,但是不会有大的举措。

他说:“如果你想看到中共做出重大改变的迹象或是信号,看到中共对海外基础设施建设做法的改变,你应该会看到下面的做法。比方说,中共结束那些给接受国带来巨大问题的项目;你也可以看到中共免除那些因为中共的借贷而陷入巨大财政危机的国家的债务,或者中共将自己对某个项目的拥有权降低到50%以下,引进其他国际伙伴,并且致力于他们所倡导的高质量的基础设施。这些都是实质性的步骤。但是,‘一带一路’是中共推进自己的战略野心的工具,做到这些措施,将损害中共的战略野心。所以,我的看法是,中共不太可能采取这样的措施。”

中共面临接受国债务违约的风险

斯考特·莫里斯(Scott Morris)是美国全球发展中心,美国发展政策倡议部主任。他星期四(4月25)日在美国和平基金会一个有关中共“一带一路”的研讨会上说,虽然中共的投资可能会给其他国家带来“债务陷阱”,但是中共也面临接受国债务违约的风险。

他说,中共借贷行为不像典型的债权国,他说,在全球低收入、风险最大的国家,中共是主要的债权国。

他说:“总体来说,中共对投资风险有着很大的包容性。他们投资的环境,要么是其他债权国根本不愿意进入的,要么是,出借的水平不会像中共那么高。我认为,从政策方面来说,这是个薄弱环节。对那些向中共借贷的国家来说,他们诚然有陷入债务的压力,但是对中共来说,也是个风险。”

2018年时,中共官员已经发出了谨慎的声音,表达了担忧,即中国大陆的金融机构需要对它们为该计划提供放贷精打细算,并确保国际借款方有能力偿还。有报道说,因为这个担忧,2018年起,中国公司在这个名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大型全球计划中达成的交易规模要小于一年前。

中国资金链可能会断裂

除了担心接受国债务违约的风险之外,中共有没有资金继续投入这些项目也是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习近平在这次开幕演讲中并没有承诺新的资金,他的演讲主要是如何加强和改善管理。另据报道,2019年头三个月,中国大陆四大银行并没有向亚洲地区投入任何资金。

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中国经济的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认为,中共的国际收支开始出现逆差,因此没有钱来投资这些项目了。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一带一路’项目最重要的进展是,它正在消退,没有人注意到。我不是说消退是永久性的,但自去年10月以来,中共的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在世界各地的投资活动,包括‘一带一路’国家在内,出现了急剧的下降。”

中共与其他金融机构的合作、增加透明度方面也存在问题

亚洲开发银行(亚行)行长中尾武彦25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表示,“一带一路”倡议聚焦提升区域互联互通水平,未来亚行愿意继续与中共政府及中国大陆相关金融机构针对“一带一路”建设的具体项目开展合作。

但是,亚洲开发银行驻北美代表处副代表余菲(Fei Yu,音译)在国际和平基金的一次研讨会上说,从目标上来说,亚行和亚投行(AIIB)有很大的合作空间,但是在确立项目方面,项目招标到采购等多个方面,两家银行的做法很不同。因此,即便是合作,预计也需要很多的磨合。

与世界银行的合作更值得担忧。世界银行是美国领导的,而且这次美国公开抵制了中共的“一带一路”,没有派代表参加。

关于增加透明度,分析人士认为几乎不可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曾锐生(Steven Tsang)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时说:“透明是民主体系上的适度问责,在非民主体制下,没有问责,几乎是不可能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