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沈舟:起来 不愿做犀牛的港人

很多香港人不愿当人云亦云的犀牛,不愿做党云亦云的奴隶,刚刚获刑的占中九子就是其中的代表。他们大部份都是社会的精英人物,随波逐流做一个头角染红的犀牛,本来就会有一份安稳富足的生活。他们选择了公民抗命,不惧身陷牢狱,不仅仅是要坚持独立人格,更重要的是要戳穿犀牛嚎叫是动人音乐这种谎言,声张社会公义,维护香港稳定。

因港府修订《逃犯条例》而逃离香港的林荣基接受传媒访问时说,香港人有点像《犀牛》里面的人。《犀牛》是法国荒诞派剧作家欧仁·尤内斯库(Eugene Ionesco)的代表作,说的是主角贝兰吉所在村庄内突然出现一只犀牛,起初大家并不在意,不料随后邻居陆续变成犀牛,因为大家觉得犀牛很美,惟有他不愿随波逐流,企图保持自己的独立人格。最后他的妻子也变成犀牛,离他而去。

《犀牛》揭示的主题是,现代社会人类被权力和资本的力量异化,个人不得不放弃独立思考,使自由的心灵屈从于外界群体的压迫和欺骗。李怡先生多次谈到《犀牛》这部作品,认为香港正在成为一个“人人争着变犀牛的社会”。他指出,香港今天多数人不会感到生活担子重到让人难以承受,但政治荒诞、文明崩解、恬不知耻的谎言汹涌而来,使整个社会见怪不怪,似足荒诞剧《犀牛》中人人争着要变作犀牛的景象。

当然,也有很多香港人不愿当人云亦云的犀牛,不愿做党云亦云的奴隶,刚刚获刑的占中九子就是其中的代表。他们大部份都是社会的精英人物,随波逐流做一个头角染红的犀牛,本来就会有一份安稳富足的生活。他们选择了公民抗命,不惧身陷牢狱,不仅仅是要坚持独立人格,更重要的是要戳穿犀牛嚎叫是动人音乐这种谎言,声张社会公义,维护香港稳定。

九子获刑后,占中时任警务处长的曾伟雄发声,称香港没有了稳定,就什么都没有。是谁在威胁香港的稳定?中国人大关于政改的8.31决定,是在习近平宣称中央的权力绝不容许挑战以及国务院《白皮书》提出对香港实施全面管治权的指导思想下产生的。若中共对香港实施全面管治,一国两制成为一党专制的遮羞布,香港还有稳定吗?

相信中共才是万分天真

港府目前坚持要修订《逃犯条例》,人们(包括很多反占中的商界人士)普遍担忧,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该条例将成为中共推行对香港实施全面管治的利器。建制派们回避中共不法意图对香港可能的进犯,辩称有香港法治把关,可以高枕无忧,这恰恰可以套用陈仲衡法官告诫占中九子“相信政府会在一夜之间让步的想法过于天真”的话来回答建制派的观点:“相信中共会放弃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是万分的天真!”

面对修例,林荣基只有选择逃离香港,但很多人拒绝当犀牛,他们不愿放弃做人的尊严和自由,28日再次有13万人参加民阵组织的反修例游行。林荣基在台湾隔岸呼吁:“呢次你再唔上街,就真系冇得救,要同佢搏命。”他说,若条例最终通过,“我嘅情况会不断发生”,反问港人“系咪愿意放弃?”参与游行的前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说,通过修例只会令香港变成一国一制,修例并非堵塞漏洞,而是令香港失去保障。

《犀牛》剧本结尾,主角贝兰吉对所有的犀牛说:“我不会追随你们,我原来是什么样就还是什么样,我是人,一个人。”但他也在犹豫,他倾听着犀牛的嚎叫,“牠们的歌声富有魅力,尽管有点冷酷生硬,但确实有迷人之处”,作为一个人,“我多丑啊,谁坚持保存自己的特征谁就要大祸临头”。但最终他表示:“豁出去了!我将自卫,反对你们这些大家伙,我要保卫自己!我是最后一个人,我将坚持到底!我绝不投降!”

4.28游行,我见到了许多不愿做犀牛的香港人,我看到了香港的希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