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五四”临近 多名北大学生失联

“五四”临近之际,北京高调举行“五四”一百周年纪念大会,但与此同时 北大 的多名学生想在劳动节体验工人生活全部失联,也有学生在校园内被粗暴约谈后失联。

 

北大学生失踪前在社交媒体上披露自己的遭遇。(大纪元合成图)

“五四”临近之际,北京高调举行“五四”一百周年纪念大会,但与此同时 北大 的多名学生想在劳动节体验工人生活全部失联,也有学生在校园内被粗暴约谈后失联。

据佳士工人声援团29日的消息,428日结队前往通州区亦庄打工、体验劳动的五名 北大 原马会同学(邱占萱、焦柏榕、孙嘉言、李子怡、王瀚枢)在早晨九点前后,下了夜班后全部失联。他们当晚在厂内工作期间,就有警察在后面跟踪骚扰。

29日晚10点半,北大药学院2016级本科生沈雨轩和另一名北大同学在医学部正常自习时,突然遭遇警察、保安等的暴力相待。

当时沈雨轩通过手机短信向外发消息,说自己上厕所时,几名男警察踹门,把她拉出厕所,撂倒在地,反剪双手强行带走,随后被约谈到凌晨两点。29日早再次失联。

另一位北大的同学被拖上警车遭到暴力,还被矿泉水泼脸。

29日,校内几名学生晨练时,也遭到几名警察公开尾随,警察的态度非常嚣张。

邱占萱是原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的会长,他“五四”前在朋友圈内发消息,以“劳动节去劳动计划”说将去亦庄工业园打工。他至预见到了失踪的结局,说:“当然,如果是因为这样的打工就被消失了,大家都知道是谁干的。”

据悉,此前两天,原马会仍不悔改的全体同学的家长都被要求来到了学校,对原马会的同学们进行跟踪骚扰。

另外除北大原马会成员外,南京大学的马会成员也遭到当局骚扰。其中南大马会成员杨凯4月29日在社交媒体披露说,“下午1点半刚考完试,出门就被辅导员堵住了,警察在楼上要约谈。早上刚看到消息说北大马会同学被清场了,现在我如果失联,你们懂的。”

一些网友认为,中共高调纪念“五四”百年,却恐惧北大几名青年学子这时候到工人中去体验劳动节,这是非常讽刺的一件事情。

佳士工人声援团也质问:“海淀警察、北大学工在这五一劳动节、五四百周年之际,你们在心虚什么?”

大陆一位权益专家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这次失踪的是北大原马会的学生,北大的马会被校方强行改组了,原来的人都被踢出来,学校换信任的人组成新的马会。当然这些原马会的学生是不服气的,他们坚持自己的理念,五一期间去打工、去接触工人,这是中共当局不能容忍。

他说,“原因有二点,‘五一’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这两个节日叠加在一起,对中共而言是高度敏感的,恰好意味着知识青年跟工人相结合;第二,北大学生这个举动在当局看来是去年就开始的毛左学生与工人群众相结合这个还在继续,这是当局所不能容许的,他们必须切断青年学生和工人之间的联系,防患于未然。”

北大的一名在校同学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当局抓人可能是害怕这些左圈学生在打工中发现非法用工黑幕或者接触工人帮助维权,属于维稳体系在“五四”一百周年之际的过敏反应。

该同学还说:“作为校友,我呼吁当局不要草木皆兵,早日释放这些学生。同时我也希望这些学生能够摆脱对共产主义的幻想,认识到唯有结束这个体制才能真正维护工人权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