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为造原子弹饿死3700万 第一访民喊打倒毛泽东

1959年8月庐山会议结束后,中共党魁毛泽东开始了大规模的反右倾运动;同时继续高举“三面红旗”,大搞人民公社、全民炼钢等极左路线;再加之毛一心想造原子弹、氢弹,与苏美争霸,扬威世界,成为第三世界的领袖,在全民缺少粮食的情况下,仍然出口粮食换汇,导致中国民众饿死了3千7百多万人口,换来了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成功。

大搞大跃进饿死3千7百多万中国民众

1959年7月2日,中共在庐山召开政治局会议,在那次会议上毛泽东动员全党尽快完成大跃进生产任务。7月14日,作为当时的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及国务院副总理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信,信中指出了“大跃进”的问题:“1958年的基本建设,现在看来有些项目是过急过多了一些,分散了一部分资金,推迟了一部分必成项目,这是一个缺点”,“1959年就不仅没有把步伐放慢一点,加以适当控制,而且继续大跃进,这就使不平衡现象没有得到及时调整,增加了新的暂时困难”;他指出:“浮夸风、小高炉等等,都不过是表面现象;缺乏民主、个人崇拜,才是这一切弊病的根源。”

辛子陵撰写的《新史记》第8期指出,如果毛当时接受彭的正确意见,立即停止疯狂的大跃进,转入救灾安排人民的生活,也就是饿死500多万人,第二年就能遏止饿死人的势头蔓延。

然而毛利用他的权威操纵“多数”,制造了“彭黄张周反党集团”冤案。庐山会议后期,为了证明“三面红旗”正确,他在全党发动以批判彭德怀开路的“反右倾”运动,在全国掀起“第二次跃进高潮”。这第二次跃进从1959年8月庐山会议结束起,到1960年8月毛泽东接受周恩来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止,作孽最大,饿死人最多,农村的生机几近完全破坏和毁灭,连续三年,饿死3,200万人以上。

全民缺粮毛仍出口4百万多吨粮食换取外汇

《新史记》指出,1959年6月底,全国的粮食储备还有343亿斤,折合1,715万吨,够城镇居民一年之需。但是,由于全民大搞人民公社与大炼钢铁运动,在当年粮食减产3,000万吨(600亿斤)的情况下,毛泽东亲自掌控的“政治设计院”,决定出口419万吨粮食换取黄金和美元,出口量相当于当时粮食储备的24%。

导致城市粮食供应马上紧张起来,连北京、天津、上海也只有几天的存粮了。为了保证大城市不出乱子,中共继续向各省农民搜刮粮食,这样一来又多饿死了很多农民。

1960年全国缺少2,400万人的口粮,按每人/年320市斤作为维持生命的基线计算,共缺粮76.8亿斤,折合384万吨。如果不出口那419万吨,当年就不会发生严重的饥馑,一个人都不会饿死。

是用3,755.8万条鲜活的生命把原子弹送上天的

但毛泽东一心想造原子弹、氢弹,与苏美争霸,扬威世界,成为第三世界的领袖,决心要实施他所谓的“大仁政”(和梁漱溟辩论时说过的话),而把救济灾民、不让老百姓饿死看作是“小仁政”,不屑一顾,照常出口粮食换外汇,以采购相关的设备和材料。

后来,原子弹是上天了,人们至今津津乐道毛泽东的伟大,须知是3,755.8万条鲜活的生命把原子弹送上天的。

就在毛泽东坚持错误,不肯对老百姓施一点“小仁政”的时候,一个不要命的湖南女工的上访惊动了在北戴河开会的中共中央领导人。使毛泽东再也“顶”不住了,经过深思之后,他向中共中央请假治疗,决定暂时离开第一线。

全国第一个访民促使毛不得不以退为进

1960年7月26日上午,一名身着蓝色工装的青年女子站在中南海北门外铁灰色的宫墙下,双手各举着一块上写着“消灭人民公社!人民公社饿死我叔叔一家六口!”另一块上写着“打倒毛泽东!彭德怀万岁!”硬纸牌。

中南海北墙外的那条街道名为文津街,有多路公共汽车、无轨电车经过,但不设站。所以那天只有少数过路人看到这名青年女子双手高举着的标语牌。

青年女子很快被宫墙外的便衣警卫发现,她被像拎小鸡一般拎进北门,在接待室给她戴上手铐,做了简单的询问,笔录口供后,如此重大的反革命案情,中共建政以来首宗平民女子大闹中南海的恶性案件,中央办公厅留守人员不敢耽搁,将口供誊写清楚,作为急件送北戴河。

总书记邓小平看过,批阅:“请少奇同志阅。”主持中央工作会议的刘少奇看了“口供笔录”,脸色铁青地批下一行字:“悲惨,湖南灾情还算轻的,别的省区呢?此件交会议简报组印发。又:全党干部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会议之后,每位领导干部都应深入农村基层,去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

1960年整个上半年毛泽东仍在号召“继续跃进”,“全党为1,800万吨钢、6,000亿斤粮食而奋斗”。直到这次中央工作会议前夕,他仍不承认了全国出现大饥荒。还在批彭德怀,“反右倾”。这个湖南辣妹子使他彻底清醒了,一叶知秋。他知道自己的威信在中共党内和全国民众中已跌至谷底,非有特殊手段是很难扳回这一局了。

毛经过深思之后,他向中共中央请假治疗,并说自己已经进入迟暮之年,马克思向他招手了。他并多次委托田家英向政治局转达意见:在他生病休息期间,由刘少奇同志代理党主席。他决定暂时离开第一线,休养一段时期。

笔录口供如下:

【问: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什么成分?职业?要老实回答!

答:我叫刘桂阳,湖南衡阳县人,祖宗三代贫雇农。我本人是共青团员,鲤鱼江火力发电厂运煤车间工人。

问:你既然是贫雇农出身,本人又是工人、共青团员,为什么要跑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门口来干这种不要命的反革命勾当?

答:同志呀,天爷呀!你们住在北京,坐在中央,饱崽不知饿崽饥呀!不知道公社社员吃野菜、树叶,吃观音土……乡下连猫、狗都饿死了,一些人家灭了门。我叔叔一家六口都饿死……同志呀,天爷呀,我从小没有父母,叔叔婶婶把我养大,送我读初中。1956年进电厂当学徒,三年没回老家。今年5月请假探亲,回老家看望叔叔、婶婶、兄弟姐妹,没想到都得水肿病,吃观音土吃死了呀……新社会,饿死贫雇农,造的什么孽呀!……我找到一个堂叔,两个堂妹,他们还没有死,只是偎在火塘边,剩下一口气。堂叔告诉我,我叔叔一家六口,都是他拖出去埋的,一人一把茅草,连张裹尸的席子都没有……堂叔破衣烂衫,和我讲话,只是蹲在地上不起身,我的两个堂妹也蹲在地下不起身,堂叔说,妹子你带有吃的,就留下一点,一家三口动不得,去山上挖观音土都没有力气……我们也出不得门,没有东西遮下体呀,呜呜呜……我带回去四包高价饼干,只好给了堂叔、堂妹。他们接了饼干,就当了我的面没命地吃啊,吃啊,四包饼干,共是六斤,一口气吃光……边吃边灌水。第二天一早,我去辞行,堂叔和两个堂妹久饿猛吃猛灌水,都胀死了!呜呜呜……我造的哪样孽呀!……我回到工厂,广播里天天喊“三面红旗”,大好形势。我什么话都不敢讲,讲了就是反革命。呜呜呜……我晓得凶手是哪个。搞大跃进,办人民公社,吃公共食堂,我们一个村就饿死30几口。还有更多的老人、小孩在等死……呜呜呜……我一个贫雇农的后代想不通!一个共青团员想不通!我就是到北京来喊口号,我要打倒人民公社!我要打倒毛主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