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共对北极的浓厚兴趣令加拿大不安

中国虽然不是北极国家,但是对北极地区有着浓厚的兴趣,近年来不断投入巨额资金进行相关研究和环北冰洋考察。在加拿大皇家军事学院政治系和女王大学历史系任教的赖小刚教授不久前在最新一期《加拿大海军评论》杂志上发表文章,分析中国的北极政策和这些政策对加拿大的潜在影响。

赖教授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中国自称是“近北极国家”,同时也是北极委员会(Arctic Council)的观察员国,中国在北极研究上投资巨大,以至于有人预测,十年到十五年后,主要的北极研究成果将出自中国。

这当然是因为中国在北极看到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但是赖教授说,中国积极参与北极事务的动机相当复杂,而且相互矛盾。他把这些动机归纳为民族主义,机会主义,地缘战略和国际主义。

在谈到地缘战略时,赖教授分析说,中国经济非常依赖的海外贸易要通过南海和马六甲海峡。但是这个海峡在美国制海权的控制之下,一旦发生冲突,中国很容易被美国封锁贸易通道。这让北京觉得非常不安全,需要寻找其他通道,例如“一带一路”和北极通道。

和通过中西亚地区的“一带一路”不同的是,中国对北极的兴趣并不会刺激俄罗斯的神经,反而增加了两国交好与合作的机会。因为俄罗斯也希望开发北极沿岸地区,却没有足够财力。对中国来说,和俄罗斯的北极合作还可以在中美博弈中为自己增加筹码。

中国学者仔细研究加拿大原住民问题

赖教授说,中国在北极最重视的是东北航线,即从亚洲通过白令海峡到欧洲的航线。这条航线关乎中国和欧洲的贸易,而且通航率高得多。加拿大这边的西北航线对北京来说不是那么重要。但正是因为不重要,才好拿它做文章,尤其是在原住民问题上。加拿大联邦政府对原住民有历史的欠账,北京可以用这个问题来提醒加拿大,减少加拿大对中国的批评。

中国的北极学者对原住民问题兴趣非常广泛,调查非常细致。赖教授记得他看过的一篇公开发表的研究报告说,中国可以在加拿大原住民问题上等待机会。

中国北极政策的历史伏笔

赖教授说,1949年中国共产党掌权后,放弃“中华民国”这个国号,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实际上把两岸分治合法化了。毛泽东的一个直接影响今天北极政策的决定是不承认所有中华民国签署的国际条约。这项政策把自己排斥在国际体系之外。直到改革开放,中国才开始重新尝试加入国际体系。但许多问题已经造成,包括南海问题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如何看待目前的国际体系?是加入它还是改造它,甚至另起炉灶?赖教授认为,中国的北极政策,以及加中关系的现状,都是“北京对外政策和对内政策发生巨大变化的一个表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RCI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