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听证会民主党发泄情绪 巴尔不退让

司法部长巴尔2019年5月1日出席联邦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

5月1日(周三),联邦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到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出席听证,在三个多小时的过程中,民主党议员们不仅抓住与穆勒报告有关的问题猛轰,甚至从巴尔之前的文字、声明中寻找他们可以做文章的字眼穷追猛打,更有议员指责巴尔出于政治倾向而保护川普总统、降低了民众对司法部的信任。巴尔对民主党议员的问题毫不退让。共和党议员们则更多关注如何防止穆勒报告中发现的问题。他们感谢巴尔在即将退休、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响应召唤,服务国家。

妨碍司法?川普没有动机

由于穆勒报告详细介绍了他们针对川普“通俄”这一指控的调查,民主党议员们在“通俄”问题上可问的不多。穆勒的报告说,川普曾告诉前白宫顾问麦甘(Don McGhan)转告司法部代理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让穆勒离开。委员会中的首席民主党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德宾(Durbin)等议员质疑为何没有认定川普妨碍司法。巴尔回应:川普的指令说,去找罗森斯坦,提出穆勒必须离开的想法。之后川普说他指的是穆勒存在利益冲突,(这个问题)必须向罗森斯坦报告,由他决定(是否让穆勒走人)。纽约时报关于此事的报道不准确。他们说是川普命令麦甘去解雇穆勒。事实是川普发现纽约时报的报道不准确,希望麦甘去解决。

巴尔表示,穆勒的报告没有找到川普妨碍司法公正的动机。“报告建议我们要找出总统妨碍司法公正的理由。另一个事实是他(总统)是否认为调查公平?这也不是更换特别检察官的腐败的动机。”

有民主党议员指责巴尔的一些用词。民主党议员莱西(Patrick Leahy)认为巴尔言词误导人。巴尔曾说川普全面配合了调查,但实际川普是妨碍司法公正。因为川普没有出面作证。巴尔反击说:“他让塞申斯(Jeff Session,前任司法部长)回避(调查),我们觉得他就没有妨碍司法。”

在巴尔宣布穆勒报告的结论后,穆勒曾于3月27日给巴尔写信,表示自己的不同观点。随后巴尔给穆勒打电话沟通。民主党议员德宾问及此事。巴尔表示,当时穆勒并没有认为巴尔的结论错误,他只是抱怨媒体的报道与自己的报告内容相左,并表示希望巴尔首先公布报告的简介,但巴尔认为他将公布编辑(遮挡涉及机密和相关人员声誉的部分)过的全部穆勒报告,只是编辑需要3周时间。

3月27日穆勒给巴尔的信。

巴尔再三表示,穆勒的报告明确表示没有发现证据足以起诉川普“通俄”,也没有发现证据足以起诉川普妨碍司法公正,这既是穆勒报告的意思,也是他和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的共识。但代表夏威夷的联邦参议员广野庆子(Mazie Hirono)和代表康州的布鲁门塔尔(Richard Blumenthal)分别指责巴尔替川普掩盖。巴尔向国会撒谎,并表示历史将记住巴尔。

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广野庆子发泄情绪的时候介入,说广野从头到脚彻底的污蔑了巴尔。

巴尔回应不客气

民主党议员怀特豪斯(Whitehouse)表示,自己对巴尔曾表示有“刺探”(spying)川普选战的情况不认同,他希望巴尔重新考虑用词。巴尔直接回答,自己不会改变用词,“刺探”是个好词,也没有其它同义词。刺探通常表示未经批准的活动,但媒体经常用,巴尔也常用。司法部也常用,他不打算换词。

巴尔曾与副部长罗森斯坦一起给穆勒打电话,谈论对穆勒报告的看法。民主党议员布鲁门塔尔(Richard Blumenthal)问巴尔是否有他们电话的谈话记录。巴尔说有。布鲁门塔尔问是否可以给他一份谈话记录,巴尔直截了当地回绝:“不可以。你要它干什么?”

共和党议员希望防止问题再发生

为了预防2020年中国、俄国等外国势力干扰选举,出席听证会的共和党议员们希望巴尔从穆勒报告中发现需要改进的地方。并且希望巴尔对穆勒调查的起因进行调查。巴尔承认已经有几项相关调查正在进行,他不便透露细节。他也表示对联邦调查局(FBI)等执法机构有信心。清除了一些高层人员后,现任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正带领FBI回到正路上。

共和党议员们感谢他原本应该退休的时候接受召唤,担任这个非常吃重的职位。

明天(周四)巴尔还将出席联邦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季云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