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金言:惊天大谎 千亿帝国毁于财务造假

有学者认为,中国经济问题的关键在于,北京能否让国内外企业重拾对政府的“信心”。图为示意照。(AFP)

大家知道,2001年4月16日,朱镕基在视察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时,为该校题写的校训是:“不做假账”。同年10月29日,朱镕基视察北京国家会计学院后,题字是“诚信为本,操守为重,遵循准则,不做假账”。这样一条基本的职业道德要求,竟然成为校训,可想而知中国大陆的会计业造假已经到了多么可怕的地步!

造假造出明星企业,行贿行出医药帝国,股票这么假,药是真的么?

在 A股市场里,上市公司财务报表的真实性一直被广大股民诟病,现在终于不用怀疑了,康美药业直接告诉股民,财报就是假的。4月29日晚间,康美药业在发布2018年财报的同时,还发布了一条对2017年财报进行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该公告除了多达14条帐实不符,还由于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算了299.44亿元,仿佛和股民开了一个国际玩笑。

上年财报白纸黑字的近300亿元银行存款和现金,第二年再通过一纸纠错公告,像变魔术一样凭空从账面上“消失”,再变出几百亿的存货。这样的会计处理错误,不仅在中国证券市场上绝无仅有,恐怕在全球资本市场上也是史无前例。伴随着这一惊天大谎,随之而来的是康美药业“股债双杀”。曾拥有千亿市值的医药类白马股,瞬间变成了黑天鹅,令22万踩雷股民欲哭无泪,血本无归。

除了财务造假,近一年多来,康美药业还曾多次被卷入行贿案、内幕交易案、传销风波、高存款高负债质疑之中,甚至还可能涉嫌逃税。

超八成业绩掺水分还需警惕哪些伪增长

现在上市公司业绩预告如同儿戏,说变脸就变脸,玩弄投资者和监管层于掌股之间。从年初至今,突如其来的“爆雷”或业绩“修正”一波接一波。据21数据新闻实验室统计,截至4月30日,已公布年报的3,602家 A股上市公司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合计3.38万亿元,同比下滑1.46%。其中,3,154家公司实现盈利,占比87.47%,整体业绩不如去年。而这3,154家盈利公司中,又有2,883家公司业绩掺有“水分”,占整体上市公司的80.04%,掺杂的“水分值”合计约3,290.22亿元,占总净利润的9.73%。

2018年度,还有291家公司靠非经常性损益实现业绩“伪增长”,挤掉“水分”后净利润就为负数。上年度,A股共有157家公司实现业绩扭亏为盈,其中有91家是依靠非经常性损益实现扭亏,从而避免了被ST或者被退市的风险。这其中,就有22家公司已经连续2年亏损,有13家ST公司实现保壳。可见,“非经常性损益”已成上市公司瞒天过海、死里逃生的法宝。

财务造假层出不穷道德诚信缺失是病根?

大陆资本市场的会计造假和审计失职并非个例,已经暴露的早年有亿安科技、蓝田股份、郑百文、银广夏,近年有金亚科技、绿大地、万福生科、佳电股份、昆明机床,最近有乐视网、三聚环保、神雾系、东方园林、康得新、康美药业、三安光电等等等等,没有暴露的还不知道有多少。早年的造假公司大多是中小型企业,并非市场主流公司,造假金额相对也不高。而近年来造假的知名公司越来越多,金额也越来越大,甚至令人跌破眼镜。究其原因,毫无道德底线的拚命上市圈钱是其根源。

2015年11月,上交所认定皖江物流通过与多家公司签订虚假交易方式,在2012年和2013年间共计虚增收入91.55亿元,虚增利润4.9亿元。两年近百亿的虚增收入,让皖江物流霸占“造假王”的头衔多年。

同年11月,为了将“有毒资产”溢价装进上市公司,九好集团通过虚增收入、虚构银行存款等方式,将自己包装成价值37.1亿元的“优良资产”,与鞍重股份联手进行“忽悠式”重组。因净资产虚估高达769%,令鞍重股份名列2016年A股跌幅榜冠军。

2019年1月,市值千亿以上的巨无霸三安光电遭媒体质疑,预付款远超前5大供应商交易额,大股东三安集团的预付账款一共达到86亿。公司的信誉从此一落千丈,从而给A股扔出了开年首枚“深水炸弹”。

4月26日晚间,田中精机同时发布了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公司董事、前总经理龚伦勇分别以“已是虚假记载”和“远洋2018年业绩调整到2019年第一季度”为由,表示无法保证两份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并指责田中精机涉及“业绩造假”、“操纵利润”、“违反章程”等。

4月29日晚间,ST康得新发布了2018年年报,年报的最开头醒目地写着,三名独董对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共同发表了异议声明。对公司存款余额、营业收入、关联交易的真实性等进行质疑。由于年报被“非标”,公司股票将自5月6日起被“披星戴帽”,即由ST变为*ST,也就是由“特别处理”变为“退市预警”。……

投资者4年举报被驳回原发审委员或卷入财务造假?

中国传统观念中,道家讲做真人,佛家讲出家人不打诳语,儒家讲仁义礼智信。孔子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就是说如果人没有信用的话,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季布一诺”、“立木取信”和“割须代袍”等中华传统美德的故事,国人耳熟能详,熏陶了我们几千年。而在中共70年“谎言治国”统治下,“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从早年的亩产万斤粮,到如今的注水GDP,说谎、造假和诈骗已成为人们在中国社会生存的基本技能。

2018年12月,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向松祚在一个内部讲座中提到,“国家统计局的(GDP)数据是6.5%。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的研究小组,他们内部发布的报告是:到目前为止,中国GDP的增长数据为1.67%。而另外一种测算显示数据为负。”今年3月7日,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发表的一份报告称,从2008年至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每年被夸大约2个百分点,这将意味着中国2018年实际GDP比官方数据要低12%左右。2017年1月17日,辽宁省长陈求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对外承认,从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

在东北民间还流传着一副对联:上级压下级,层层加码,马到成功;下级骗上级,层层掺水,水到渠成;横批:数字出官,官出数字。前不久,习近平到重庆走访贫困户时也被地方官员所骗。这几天更是爆出山东首富、A股上市公司“步长制药”董事长替女儿伪造身份,花费650万美元(约合4,300万元人民币)巨资,买进斯坦福大学的特大丑闻,并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大大学招生舞弊案(中的一份)。

其实,投资者刘志清早在2014年就向证监会、广东证监局举报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等违法行为,当时证监会回复称未发现康美药业存在举报所涉的违法情况。投资者刘志清认为证监会严重渎职,不服并向法院起诉控告证监会,一审裁定不予立案,二审、最高院终审,投资者败诉。据说康美药业老板是花钱消灾搞关系的高手。现在康美药业高达300亿元的惊天财务造假再次浮出水面,不知监管当局这次再作如何回应?

国内财务造假违法成本低国外财务欺诈会有什么后果?

会计师是维护市场经济秩序的最后一道防线,没有诚信的数据将可能带来可怕的灾难。可是在中国,“会不会造假账”反而是衡量一个会计师“业务能力”的重要指标。现在上市公司造假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也与审计机构把关不严,甚至知情不报难脱干系。他们为了稳定客户和固定审计收益,却损害了亿万股民财富。

自2001年康美药业挂牌上市以来,一直由全国排名第22位、广东第一位的正中珠江提供审计服务,同一家审计机构竟然审了19年。目前该事务所服务的上市公司客户多达87家。因此该事务所及签字会计师是否履行相应职责也已成为大众质疑焦点。

全国人大代表、“犀利姐”樊芸曾连续两年在两会期间直面两届证监会主席:“现在证券法顶格处罚只有60万,解决不了问题,像赵薇割韭菜,赚了几十个亿,不止一项罪名,加起来才罚70万。”“有的所谓经济学人,拿着上市公司几百万的收入,担任一个研究所的所长,搞搞调研,出点理论成果,其实都是为东家站台,瞎说、胡说、忽悠,就是为了‘出货’。有的人年收入1,500万,简直就是在抢钱!”现在A股从包装上市、财报出笼,到拉高出货、减持套现,再到循环收割、甚至跑路,已经形成了官商勾结、钱权结合、利益交换、造假圈钱一条龙服务。

然而,世界500强企业美国安然公司,当年造假东窗事发后,则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罚款5亿美元,直接退市,公司CEO被判刑24年并罚款4,500万美元;帮助造假的会计师事务所被判处妨碍司法公正罪后宣告破产;涉案的美国三大投行遭到重罚,花旗集团、摩根大通、美洲银行因涉嫌财务欺诈被判有罪,向安然公司的破产受害者分别支付了20亿、22亿和6,900万美元的赔偿罚款;二级市场安然公司的投资者通过集体诉讼获得了高达71.4亿美元的和解赔偿金。针对安然公司财务欺诈导致投资者受损的情况,美国还颁布了“萨班斯法案”。

由此可见,如果严格执行跟美国一样的证券监管法规,估计中国上市公司大部分都会关门倒闭。正如有评论指出的那样,上市公司造假之多,如此频繁,是有先天的土壤环境和条件的。河里有一条鱼死了,可能是这条鱼有病;若河里有群鱼死了,就不只是鱼有病的问题,而是河里水质的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