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娱乐 > 大陆娱乐 > 正文

她是史上最惨的快女冠军?落魄做微商卖牛肉干

这两年,随着《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走红,选秀这种能在短时间内让人迅速成名的节目方式,又一次刷足了存在感。

人们在匆忙扫过那些新鲜面孔争夺C位大戏的同时,也不免想到,过去的那些选秀冠军都去哪了?还红吗?

于是,大伙儿赶紧跑去搜索那些记忆里的“冠军”现状,盘点出各种对比,再做上一番感叹。

自然,这其中还有些不被记得姓名的,2011年快女冠军段林希,就是其中一个。

她上次被人们广泛的讨论,还是因为混成了“史上最惨的快女冠军”。

有一段时间,各种报纸和新闻标题上,劈天盖地的写着她成了微商的新闻。

其实无论谁看,从天选快女总冠军落魄到卖牛肉干,都是真的惨。

但,人们听闻她从最高处落到最低,只以为是如一只玻璃杯清脆的落地,留下了唏嘘和笑话。

却不知对她自己来说,这其实是一个漫长折磨的剥离过程。

2011年的那届快女,距离“选秀始祖”的2004年的第二届超女已经过去7年。

虽然节目早就改名《快乐女声》,但还是热度不减。

当时PK到最后,只剩下了几个人——洪辰、苏妙玲、段林希、刘忻。

其中呼声最高的,是洪辰和刘忻,她们几乎是粉丝最多的两位。

段林希,可以说是几个人中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来自云南保山,在酒吧驻唱多年,大多时候都是抱着一把吉他,站在台上唱着歌。

顶着锅盖头、戴着黑框眼镜、笑起来就会露出虎牙。朴实、可爱、唱歌好听,就是很多人对她的全部印象。

以至于当后来她爆冷夺冠的事过去很久了,还一度有粉丝调侃:

“洪辰粉丝,刘忻粉丝都红了眼了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好干架了,冠军:段林希。”

虽然存在争议,但夺得快女冠军后,段林希还是大大的风光了一阵。

鲜花、掌声、狂热的粉丝、闪耀辉煌的舞台,很快将她淹没。

“工作日程经纪人安排,吃喝拉撒有助理打理,出门之前还有造型师搞定服装、妆容。”

和名气一起来的,还有不菲的经济收入。

最忙的时候,一天会排满四、五个通告演出。一场演出的收入,相当于她当年在酒吧驻唱时的200倍。

她只要站在台上,唱几首歌,跟大家打个招呼,就会有人说:“你是我最喜欢的歌手。”

无数粉丝在台下举着荧光棒、应援手幅,高声尖叫,呼喊她的名字。

“这个刚刚21岁,过去只在酒吧驻唱的小城姑娘,在毫无准备之下,被名利裹挟着一路狂奔。”

在这个过程中,她也渐渐迷失了自己。

走红不久,她恋爱了,对方是一个同样喜欢音乐的演员。

那时“情人、好友,小城的陌生人,都像众星捧月一般围绕着她。”事业爱情双丰收,段林希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

唯独不满意的,是自己真的太忙了。总要应酬,要去K歌,要去聚会,还要兼顾明星作派。

许多旧友觉得她变得有点膨胀,渐渐也和她疏远了。

也许是做明星日子太让人神志昏沉,流连忘返。“有什么事情找经纪人。”是她最常说的一句话。

2011年年底,母亲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她也说:“你给我经纪人打电话吧。”

都说娱乐圈从来没有长盛不衰的花朵,对于选秀出身的人们来说,更是一样。

在旁人看来,段林希是火了,但是除了商演和几首没击起什么水花的歌曲,没给人们留下太多回忆。

13年年底,娱乐圈新旧更替,冠军如雨后春笋一般,出了一波又一波。她开始被公司抛弃,工作量逐渐减少。

这就像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一开始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有时间照样胡吃海喝。

然而通告少了,收入少了,花销并没少。直到发现银行账户里的零一个一个变少,她才想起来找公司谈。

公司说,你不够努力啊。

确实,同期名次不如她的,都有了起色,苏妙玲发了专辑,刘忻演了戏,自己除了站在台上,抱着吉他唱歌,啥也不会。

不会演戏,不会跳舞,也没有在综艺上侃侃而谈的勇气,这样怎么能当好一个艺人?

没办法,她只能自费花钱学表演、舞蹈,还进修了吉它。

手忙脚乱地试着去结交前辈,认识更多朋友,可每每谈到自己的处境,她时常感到在饭局、酒局上手足无措。

有时段林希自己觉得,在这种场面里,她像一个匆忙上场,被汗水涂花了妆的小丑。

她去找总监,把自己新创作的歌唱给对方听,想用自己最擅长的音乐再争取一次机会。

总监说,你这写的什么,不行就走吧。走出公司大门,她在地铁上一路哭着回了家。

等她以为自己做得已经足够,再跑去找公司谈。

公司说:你还是不够努力啊。

但几番折腾后,她已经没有钱,也找不到方向再去努力了。没了通告,她就一个人呆在出租屋里,对着电脑学编曲。

每天吃着母亲从家乡寄来的面条和肉酱,一天两顿,吃到吐,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大半年,后来恋人也分了手。

某天,她突然想起曾经,另外一个也是小县城剧团走出来的女孩黄英和她说过一句话:“小段啊,你以后要学着存钱呀。”

可惜,她从没把这事儿放心上。

快女冠军把她从原来的生活里拽出来,扔在半空中,却没能安排其他的圈子让她进去。

也许是因为没了钱,也许是因为没了名气。用她自己的话说,打这以后的经历,很惨。

2015年,在老家的妈妈住院,她拿出仅有的存款,给母亲做了心脏支架手术,接下来外婆重病,又是一次打击。

之后,段林希向家人隐瞒了自己的处境,从北京回到家乡云南保山。

不少认识的人会问她,你怎么有时间回来了呀?当明星是不是非常威风呀?

为了掩饰,同时也为了满足身边人的对明星的好奇心,她就编造一些答案。

原来的生活她也回不去了,就在冠军和普通人的生活夹缝中尴尬地存活着。

后来,为了躲避大家的追问,她干脆就在家里呆着,不出门。

对于女儿在外的经历,妈妈多少也猜到了一些。中间两个人一起去北京玩过一次,段林希没有说,妈妈也就没有问,之后还是回到了家乡。

做微商,则是在朋友邀请下做的决定。刚开始是卖家乡最出名的特产玉石。

母亲很支持她,帮她忙前忙后,给她的微店取名,设计Logo,还学会了组织团购。

但是,人一旦体验过成名的滋味,过惯了处处被优待的感受,就很难去过普通人的生活了。段林希也是一样。

一个过去只用站在哪里唱歌就好的人,还是没学会怎么样去放下冠军的身段,做一个生意人。

刚开始,还有一些朋友帮她宣传吆喝,时间长了也还是要靠自己。

生意很快就做不下去,没办法,又做不成别的,她就在朋友圈卖起了牛肉干。

还给很多人发了匿名广告,有粉丝发现了都找她来买,问她:“你什么时候再唱歌给我们听啊?”

她没跟粉丝说,其实自己不想再碰音乐了。就想是做微商也好,还是什么别的也好,赚点钱,把生活过下去就行。

到后来,每次有人问她:“你是不是段林希啊?”她马上说不是,自己只是段林希的朋友。

好景不长,昔日选秀冠军落魄做微商的事儿,还是被营销号、媒体发现了。

段林希的手机很快被打爆,不少人调侃她什么时候才能喜提玛莎拉蒂。

她不得不关掉手机,停运微店,再次躲起来。

她后来还开过出租车。怕被别人认出来,即便是大夏天,她也在车里全副武装。

偶尔有人认出她问:“你不是那个冠军吗,怎么开出租车呢?”段林希只能说自己在体验生活。

她后来还干过文化公司,办过乐器辅导机构,基本都以失败告终。

段林希始终回避唱歌和吉他这个心结,母亲一直看在眼里。

某天晚上,妈妈给她摆了一桌酒,喝醉了,段林希才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这其中有迷茫,也有不自信。从草根到明星,已经花尽的她的运气,再一次重头开始,她不敢。

妈妈鼓励他:“宝贝,很多人都有梦想,都想要那个舞台,你好不容易得到了,怎么能现在就放弃了呢?妈妈知道你心里根本放不下,回去吧。”

她自己说,这次谈话之后,才有勇气学着面对真实的自己。

过去,她把自己摆在那个冠军的位置上,下不来了,如今终于接受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事实。

2016年春节后,段林希抛开面子向朋友借钱,开始了重返北京的计划。

临行前,母亲在她行李箱放了满满的零食和特产,还偷偷塞给她2万块钱。

后来,她出了一首单曲,叫《小丑》,歌词里说:

“我只是一个没名字的小丑,演了一出又一出徘徊在你身后,聚光灯里有你剧本里没有我”

2018,她在《奇葩大会》上跟大家聊了聊自己:“如今,卸下光环的我,活得很踏实,至少是一个快乐的自己。”

回顾七年前的她,像是做了一个真切的梦。

其实,回看中国音乐类选秀节目,从2004年那届超女开始,已历近15年。

像段林希这样夺得选秀冠军一夜爆红又一夜消失,甚至曾过得落魄的明星有很多。

刘维、张含韵、江映蓉、海鸣威、李炜、曾一鸣、安又琪、莫龙丹、熊汝霖.....

他们曾经都是选秀翘楚,有的大家还记得名字,有的看见了就只想问一句:这人谁啊?

如今,有人如张远一般选择了回炉再造,有人仍在等待,还有一些人跌跌撞撞的走了一段之后,销声匿迹。

其实无论明星也好,普通人也罢,不是每个人都有如张远,段林希这样的勇气。

有些人,始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每天在寻找;有些人虽然自己也不老,却开始羡慕那些年纪轻轻就有坚定目标去追逐的人。

有时候,听人一说什么实现梦想的话,大伙都想捂嘴乐,太俗。

啥梦想不梦想的,不就是你兜兜转转,抓心挠肝都想做成的那一件事嘛。

还真是这么简单。做自己想做的事,人家都行,你也一样可以。不管过去,现在,甚至未来境遇如何,请记住:

“成功不是重点,失败也并非终结,唯有前进的勇气长存。”共勉。

(部分资料源自爱奇艺、新浪微博、搜狐新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当时我就震惊了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娱乐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