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信仰 > 正文

国保队长 “我是共产党员 无神论者就是不怕遭报应” 结果…

——叫嚣不信神不怕报应 中共警察的遭遇

“监狱是暴力机关,你是失去自由的人,今天是老子的天下,没你说话的权利。”“骂你打你又怎样?你去告我,我不怕,下十八层地狱我去就是。”女狱警唐安智对被非法关押的老年妇女谭昌蓉叫嚣。

天理是天地之间,在人生存活动当中,所引起公认设定的天律公理,不遵循、违背天理者,天能主持公道,善恶报应分明。(Fotolia)

“监狱是暴力机关,你是失去自由的人,今天是老子的天下,没你说话的权利。”“骂你打你又怎样?你去告我,我不怕,下十八层地狱我去就是。”女狱警唐安智对被非法关押的老年妇女谭昌蓉叫嚣。

2018年9月,69岁的法轮功学员谭昌蓉向重庆市司法局和监狱局,实名举报她在重庆女子监狱期间,遭唐安智殴打辱骂、长时间电击等折磨。

法轮功是以气功形式广传海内外的佛家修炼大法,其“真、善、忍”法理能快速提升人们的道德水平,同时带来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1999年7月,法轮功遭中共残酷打压,数十年无神论教育下,被欺骗愚弄的人对这场针对佛家弟子的迫害,失去辨别能力。当法轮功学员给施恶者讲善恶有报的天理时,他们大都说:我是共产党员,不信神,不怕报应,我做了某某事怎么不报应我呀?等等。

但不怕报应不等于不遭报应,对于正常人来说,谁又愿意遭恶报呢?以下列举一些实例:

1,赵葛水,原壶镇副镇长、浙江缙云“610”主任

1999年,六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赵葛水等人对他们恶言辱骂,拳打脚踢,以压跪竹竿、“五马分尸”、数九严寒扒光女学员的衣服在露天冻等方式迫害。

一法轮功学员正言相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赵葛水听后魔性大发,一边下死劲打他,一边说:“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有本事来报应好了,我赵葛水文会来、武会来、手会来、脚会来、口也会来,不怕你来报应!”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谁知洗脑班开始仅半月,赵葛水就病倒在床,住院很长时间,吃穿不能自理,连翻身都靠人帮忙。花了十几万元,总算保住一条小命。

2001年,赵葛水又在小筠村洗脑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开班第一天,他就恶狠狠地说:“这是第三次办学习班了,行就送回家,不行直接送劳教所!”还说,“你们法轮功都说我遭报应,这是没有的事,我去年生病,医生还叫家属准备料理后事,结果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没料半个月之后,赵葛水坐的车,撞上公路边的大树翻倒,他的手脚各断一只,下颚撞裂,还瞎了一只眼。

2,党殿军,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

他在位期间为眼前利益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他绑架、劳教或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多达数十人,他还经常在非法审讯时以毒打、电击等手段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在法轮功学员对他讲真相劝其停止作恶、否则会遭报时,他声称:“我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就是不怕遭报应。”

此后他罹患癌症,还总是低着头怕别人知道,原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嚣张气焰也没有了,2004年,党殿军死亡,年仅四十多岁。

3,刘经纬,洮南市公安局政保科长

刘经纬任政保科长以来,一直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大打出手,打累了,再用毛巾蘸上水抽打法轮功学员……

他的恶行在明慧网上曝光后,海外法轮功学员往其家中打电话制止迫害,他非但不听,还在洗脑班上叫嚣:“你们还让国外给我媳妇打电话,说我要遭报,报我呀!

之后不长时间,刘自己驾车时两次出车祸,一次是和另一辆车相撞,另一次是酒后驾车把一老年妇女撞死,赔了八九万元。

此后,他仍不醒悟,得了喉头糜烂病,现在又得了淋巴癌

4,潘石,辽宁省朝阳县柳城派出所所长

潘石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谁劝也不听,被朝阳市“610”(迫害法轮功非法专职机构)树为“先进典型”,在城乡演讲二十场,演讲时他叫嚣:“我不怕报应,就打、就抓(法轮功学员),共产党我跟定了!”

2010年11月,潘石演讲刚结束的两个月之后,他突然脑出血暴死在大连街头,年仅41岁。

5,张峰,原陕西省礼泉县公安局警察

张峰在建陵派出所期间,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敌视佛法,多次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多名法轮功弟子遭其威胁、毒打、非法劳教。

张峰口出狂言:“我不怕报应。”并把迫害当地大法弟子当作往上爬的政绩。

2012年10月12日,张峰猝死在礼泉县公安局,死时38岁

6,北平,贵州省三穗县公安局刑侦队长

2006年8月2号,北平曾在剑河县参与绑架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周建忠。后于8月下旬,又参与了绑架凯里市法轮功学员陈国兰,并穷凶极恶地殴打陈。

陈国兰提醒北平要善待法轮功学员,否则要遭报的,但北平扬言:“我不怕报。”

事后,北平遭恶报并殃及家人。其儿子在10月中旬被6人持刀将其四肢神经多处砍断,在凯里医院动手术医治。后来其妻子到凯里办事,回家的路上,在瓦寨翻车不治身亡。北平在2008年前也因癌症医治无效死亡,才四十多岁。因消息封锁,具体是什么癌症暂不得而知,但这事在凯里、三穗公安部门都是避而不谈的机密。

7,施加培,原河北高碑店市公安局政保科警察

施加培是中共“610”成员,在靶场洗脑班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都不听,还叫嚣:“如法轮功平反了,你也整我呀,我这样折磨你们,为什么没遭恶报啊?”

2011年8月,施加培罹患癌症。

8,刘旺,天津市下伍旗镇“610”人员

2000年12月28日,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刘旺一伙押回。刘旺带头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法轮功学员对其劝善,告诉他迫害修炼人会遭恶报。刘旺不信不听,还恶狠狠地说:“我宁可少活十年,也得打你们。”

没过多久,平时无大病的刘旺突感身体不适,在送往县医院的路上就咽气了

9,何跃,四川巴中市巴州区东城派出所原指导员

何跃除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布控、跟踪、监视外,还亲自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二十余人。法轮功学员对何跃讲真相,劝其不要作恶,他不但不信不听,还谩骂法轮功师父。

2007年,何跃得了癌症,跑到全国大小医院去治疗,中西药偏方用遍都无效。2009年7月,何跃死亡。死前,他怕群众说他作恶遭报,还叫家人让他死在外地,不让本地人知道他遭了恶报。

古时中国叫神州,中华传统文化又叫神传文化,在五千年的历史文明中,善恶有报的天理一直贯穿始终。

恶报不是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所以他们才不顾个人安危站出来讲法轮功真相。明慧网评论说,中共利用党文化败坏人的道德,让人不信神,善恶不分,把做坏事当作好事,当作升官发财的工具,是叫人在恶报中毁自己及家人。

明真相当断则断弃恶从善

有不信神的人,但也有曾经行恶之人因听从劝告,醒悟后弃恶从善的人。

湖北某市公安局长,在位十多年,干下不少坏事,其子任当地公安的国保大队长,亲自跟踪、绑架法轮功学员数人,并与检察院、法院将这些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或劳教。

局长的老伴于2008年得了一种怪病:头上长恶疮,先滴血后流脓,不仅疼痛难忍,而且这脓水流到哪儿就烂到哪儿。头发也逐渐掉光了。整个人的头和面部丑陋不堪。

父子俩有权有势有钱,拉着老太太到省城武汉的各个大医院看了一个遍,花了十几万元,也没有看好。医生说这不是花多少钱就能解决的问题。

一位与他家比较熟悉的法轮功学员,想要再试试给他们讲真相。于是就把他们一家请到自己家里做客,然后娓娓而谈,劝他们改恶从善,善待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也总算这父子俩还有缘分,良知未泯。听法轮功学员一讲就信了,也接受了,并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并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结果出现奇迹:局长的老伴不上医院不吃药,那怪病却一天比一天好了。至2010年初,老伴的怪病不但完全好了,还长出了新头发!全家都明白这是神佛的慈悲和恩德,于是真心实意地走进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罗东升,男,原河北省涞源县公安局政保股(后改名为国保大队)股长。

从1999年开始,罗东升就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勒索钱财,极尽迫害之能事。明慧网报导,有两名涞源县法轮功学员都是经罗东升之手送进保定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

2005年,罗东升的妻子心脏病加重,去北京治疗,花了不少钱。罗将近一年未能上班。法轮功学员对他及他的家人讲真相,其父摆手不听,后来得癌症身亡。罗有所醒悟,上班后请辞,不干了,后来调离了国保大队。

北方某城市的“610”一负责人,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发了横财,还买了别墅。前两年其妻突然头部剧烈疼痛,痛不欲生,每天固定四个时间准痛,医院又查不出原因,万般无奈中,他请一个开天目的佛教中的人给他妻子看是怎么回事。

佛教中人说,看到每天固定四个时间就有很多利剑射向其妻的头部,并说:“你多做点好事吧。”该“610”人员明白后,立即下决心停止作恶,他妻子的病也好起来。此后,每当警察要去抓当地法轮功学员时,他都提前通知法轮功学员转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穆清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信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