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大陆药企老板重金让女儿读名校续发酵 有帖文形容敌对势力打击中医药产业

2019年5月3日,赵涛(左)发布声明,试图与招生丑闻切割。(步长制药官网)

2019年4月20日,步长制药创始人赵步长以学术推广名义对医务人员和官员进行的公关,一直备受诟病。(步长制药官网)

山东步长制药老板赵涛以650万美元,换取女儿入读美国名校丑闻曝光后,祸延至家族药厂的产品品质问题,赵涛家族委托的律师先后发声明试图与丑闻切割,且有文章指事件是海外敌对势力,试图打击中医药产业。(黄小山/刘少风报道)

继赵涛妻子日前委托香港的律师事务所向媒体发声明,指自己是中介欺诈的受害者,并已委托律师处理事件后,赵涛亦在周五(3日)发出声明,指有关的650万美元是个人及家庭的行为,和上市公司步长制药无关,对步长制药的生产经营不构成任何影响。

但两份声明中,赵家都没有正面提及,他们是否对赵涛女儿赵雨思疑虚假的帆船运动员资料知情。根据入学申请的基本程序,赵雨思需要就个人的情况作出书面陈述,并提供相关证据,譬如参赛的照片和取得的成绩。

而舆论继续深挖步长制药的发迹史和药品纪录,多间媒体对步长制药超过总营业收入一半的广告及所谓学术推广费用作出调查,透露其中可能存在严重的「医疗腐败」因素。在一片追问声中,有自称赵涛朋友的人周日发布文章,指事件是来自美国的机构,正试图对中国大陆的民族产业、中医药产业作出致命打击。

据微信和微博跟帖显示,周日出现大量类似论调的跟帖,并指需要力挺中医,但目前不清楚这些网上言论,是否有官方介入。

了解步长制药的知情人士文女士指出,将事件推给所谓的敌对势力,本身是转移矛盾的做法,而官方有维护体制和整肃企业的双重需求,事件因此非常微妙。

文女士说:赵步长那人我见过,九十年代初,那时候他在找资金。我们那公司肯定没给他投钱,因为觉得他这么太初级。但是后来他好像找到钱了,他就迅速的开始生产。他挣了钱之后吧,在中国大陆得瑟(招摇)还不行,还要上外国得瑟,共产党就最忌讳这种。一个是忌讳他们的组织能力,就怕他们将来形成一种比较庞大的社会力量,另一个妒忌他们的钱。

关注事件的传媒人士江先生指出,目前尽管媒体人对步长制药包括其老板的行为进行深入的揭露,但在中国大陆,迷信这些所谓中医的人,依然占大多数,加上地方政府追赶GDP,亦导致赵涛和他的家族企业,能够继续这种疗效存疑的生意。

江先生说:一些文章说他回扣做得特别多嘛,开药都是靠医生来开的嘛,有一篇讲他怎么去卖他的丹红注射液嘛,那个好像就50亿嘛。中国大陆其实它一直还是以GDP为导向,这种销售额这么大的企业呢,它一定是对当地的GDP拉动贡献非常大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特别轰动的新闻发生的话,其实,政府一般都不会太在意这个事情。

步长制药董事长至今一直没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请求,而该公司的多名管理人员亦没接听手机。

今年3月,涉及众多知名人士和多间名校的美国高校招生舞弊案被揭发,数十名涉案人被起诉。但涉案金额最大的650万美元、试图让女儿入读史丹福大学的人,是中国大陆步长制药老板赵涛,而有关赵涛的家族财富来源,亦受到质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