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中共政策为何变调

图为示意照。

中共当局主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已落幕。外媒捕捉到习近平在高峰论坛的发言透露出的讯息:中共对“一带一路”政策进行了调整。

“一带一路”论坛中共政策急调

4月25日至27日,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在北京举行。这届论坛由开幕式、领导人圆桌峰会、高级别会议、专题分论坛、企业家大会等系列活动组成。4月25日,高峰论坛举行12场分论坛,包括“政策沟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廉洁丝绸之路”等。

两年前的首届“一带一路”论坛,活动主要包括开幕式、领导人圆桌峰会和高级别会议三个部分。对比可见,这届论坛多了12个专题分论坛及企业家大会。

4月26日,习近平出席高峰论坛开幕式,其在演讲中首次提及“一带一路”要反贪等说法。此外,习还首次表态愿邀请外国和私营部门伙伴更多地参与。

两年前的上届论坛,当局曾抛出3,800亿元人民币专项贷款援助等,以及多项人员交流培训。但今年习在演讲中没有出现类似“大撒币”的承诺。

习近平的演讲,与他前年在同一场合论坛的主旨演讲截然不同。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这实际是“一带一路”遇到了危机,中共政策不得不急调其政策。

李林一说,习提出“一带一路”要反贪腐、这次的分论坛有“廉洁丝绸之路”,都间接承认了“一带一路”项目中存在大量贪腐的说法;习首次表态愿邀请外国和私营部门伙伴更多地参与,也间接承认了“一带一路”存在资金不透明的问题。“资金融通”分论坛,是间接承认了中共在输出债务危机。而就在举办这次论坛前的4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还“反驳”了西方质疑“一带一路”输出债务危机的说法。

分析:中共“一带一路”策略急调的原因

港媒《苹果日报》报导,对于“一带一路”的方向调整,前清华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吴强指,国际社会不支持,使“一带一路”处于尴尬状态;同时投资金额过大、国企垄断项目、民企难以从中获益,亦令一带一路在国内面临相当大压力。

香港《经济日报》近日的分析文章表示,中共对“一带一路”政策作出重大调整,改变的背后,是“一带一路”正面临“三座大山”的阻隔,如不调整,“一带一路”恐怕变死胡同、走不下去。

“三座大山”包括被西方质疑的输出债务危机。

美国和其它一些国家纷纷警告,中共一带一路倡议其实是向沿线国家输出大白象工程,也就是输出债务危机,最终令受助国深陷财困,得不偿失。最常被拿来当作例子的是斯里兰卡,该国因为无力偿还债务,中国招商局集团接管了其耗资13亿美元的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运营权,租期99年。

其它“大山”还有,西方质疑中共借经援扩展影响力、中共本身面临的资金问题。

除了西方的批评,大陆民众亦对“一带一路”表达不满,从互联网大量披露的信息来看,大陆民众认为,纳税人的钱被“大撒币”到沿线国家,尚不富裕的中国大陆没有那么多钱供中共挥霍。

美国经济学家:“一带一路”正在死去

美国之音》报导,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中国经济的经济学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长期跟踪中国在全球的投资。他非常不看好“一带一路”的前景,甚至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好景不长了,原因是中共的国际收支开始出现逆差,因此没有钱来投资这些项目了。

他说:“一带一路项目最重要的进展是,它正在消退,没有人注意到。我不是说消退是永久性的,但自去年10月以来,中国大陆的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在世界各地的投资活动,包括一带一路国家在内,出现了急剧的下降。”

根据史剑道的计算,中国大陆去年的国际收支出现了700亿美元的逆差,这也许是中国大陆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今年停止在海外进行投资的原因之一。

史剑道还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如果美国减少购买中国大陆的产品,从而导致中美贸易顺差缩小,那么中国大陆的国际收支状况会进一步恶化。他因此认为,“一带一路”快奄奄一息了,尽管它还会继续是一个外交上的倡议。

“一带一路”中共与沿线各国间的利益纠葛

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席了这次高峰论坛并致辞。虽然“一带一路”峰会获得普京捧场,但有俄罗斯专家认为,中俄之间其实均各有所图。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莫斯科高等经济学院政治学家兼东方研究学院院长阿列克谢·马斯洛夫评论说:北京迫切需要普京这样一位“重量级”政治人物前来参加“一带一路”峰会,为其“撑门面”。

在中共对外公布的参加此次峰会的外国领导人名单中,美、日、德、英、法领导人悉数缺席,就连“金砖五国”中的印度(印度已连续两届缺席)、南非和巴西的领导人也未前去捧场,使北京颇感尴尬。

此外,普京此次前往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论坛,还因为北京抛出了具体的经济利益。

普京在北京的一次记者会上对外透露说,中方提出希望俄罗斯能够通过“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对大陆出口更多的天然气。此前,北京曾宣布加强从美国进口液化天然气,并增加本土的页岩天然气的开发,这都使正在花巨资修建对华天然气管道的莫斯科感到紧张。而此次普京访华,再次获得了北京将增加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承诺。

而印度已连续两届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大陆网上流传广泛的分析文章表示,最敌视“一带一路”、坚决不捧场的国家就是印度。和其它国家公开表示疑虑,或者关起门来谈“威胁”不同,印度是公开表达反对。

反对的理由和巴基斯坦有关,印度认为一带一路中的“中巴经济走廊”穿越了印度声称拥有主权的克什米尔部分地区,因此“没有国家能够接受一个无视其主权和领土完整核心利益的项目”。

很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此已热情下降,最典型例子是马来西亚。

马国新首相马哈迪上台伊始,立即表示要取消与中方合作的东部海岸铁路项目。该项目被认为“要价太高”,最后项目被砍价三分之一。

斯里兰卡在无力偿还巨大的债务后,把耗资13亿美元的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租借给中国99年抵债。

据美国之音报导,有民调机构发表报告指,“一带一路”倡议中的煤矿投资不受当地沿线国家的民众欢迎;南非民众则担心煤炭投资会让政府更腐败。更有环保团体担心,中共会藉“一带一路”倡议出口不合格的技术,要求尽快制订绿色指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