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各界回应美国国会委员会逃犯修例报告 评估国际关注影响力

2019年4月28日香港大游行的示威者手持在监狱服刑的邵家臻及戴耀廷的头像,代替他们出来游行

香港保安局2月中推动《逃犯条例》修订,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对一国两制的影响。美国国会委员会最近就香港《逃犯条例》修订发表报告,认为修例对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构成严重风险,有可能影响《美国─香港政策法》。多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表示,报告反映香港关系法响起警号,将动摇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和商业中心地位。有学者分析,北京会将香港民主派就修例向国际游说,以及国际关注视为外国势力干预,他认为外国施压可能会有作用,港府有可能就修例作出让步。

香港保安局今年2月宣布,因应去年初在台北市发生的香港女子潘晓颖怀疑被港人男友陈同佳杀害案,推动《逃犯条例》修订,容许香港政府以“单次个案”方式,将身处香港的疑犯引渡到未与香港签订逃犯协议的地区,包括台湾、澳门及中国受审。

事件引起香港各界反弹以致国际社会关注,担心分隔中港两地法制的“防火墙”被打破,疑犯有机会被引渡到法制不健全的中国受审,影响香港的法治及一国两制、高度自治。

USCC指修订《逃犯条例》违反《美国-香港政策法》

美国国会辖下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当地时间星期二(5月7日)就港府推动《逃犯条例》修订发表研究报告表示,修例对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构成严重风险。一旦通过修例,将扩大北京在香港的影响力,蚕食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或违反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的几个关键条款,并削弱香港作为美国和国际商界做生意的安全地方,亦会为在本港的85,000名美国国民及1,300间美国企业带来风险。

报告表示,有关修例所给予的公众咨询期短,预计将于7月在立法会进行表决,一旦通过,将会令立法会丧失监督移交逃犯的功能,断送港人所拥有的法律保障,更有机会令北京对在香港的人实施政治检控,更将成为北京强劲的法律工具,可借此干预香港内部事务,令港人日后更难争取民主,商界营运也更困难。

报告表示,由于今次港府的修订,或会凌驾现时美国和香港签订的移交逃犯长期协议中的保障,建议美国国会应考虑三点。第一、美国应检讨现时美国和香港的移交逃犯协议;第二、美国海军人员如果在香港中途停留,一旦被扣留或拘捕或会有被引渡的危险,美国应该考虑其他地方让海军作中途停留,以作休息及补给物资;第三、美国政府应该发表声明,表达今次修例对美国经济、国家安全和美国人来香港旅游的影响,希望借此能令香港当局保留现时美国人在香港免被引渡到中国的保障。

涂谨申:修订《逃犯条例》动摇香港在国际上的地位

针对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研究报告,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星期三(5月8日)回应表示,十分忧虑《逃犯条例》修订一旦通过,势将动摇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和商业中心地位,贬损国际社会视香港继续享有一国两制的独特角色。

涂谨申并表示,委员会的报告特别提及《逃犯条例》修订通过后,与《美国-香港政策法》的连贯影响,是对香港的警号,他认为修例将影响美国国内的法例,涉及美国如何看待香港的特殊地位,呼吁特首林郑月娥悬崖勒马,撤回修例。

涂谨申说:“香港依靠这个、或者香港有得到这个特殊的地位,在美国的法律体系当中,确系殿定香港能够继续做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商业中心的地位,这个不是我们话人家怎样说三道四,或者我们不理别人、或者人家是错,甚至特首、司长说人家是‘人云亦云’、不明白,你也可以说这个秘书处、研究中心是‘人云亦云’、不明白、不认识;你可以继续讲一万句这些东西,但是警号、警剔已经响起了,如果我们政府不悬崖勒马,继续一意孤行的话,我是真的很担心。”

涂谨申表示,中美贸易战已导致很多香港厂商从中国撤离,转投东南亚国家生产,商界亦应小心评估委员会的报告。

郭荣铿:USCC的报告反映美国对修例的关注

今年3月与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访问美国的两名立法会议员莫乃光及郭荣铿,星期三(5月8日)在立法会回应美国国会委员会报告。

郭荣铿表示,他们访问华盛顿的时候,曾经见过USCC的全体委员及正副主席,他们在会议中会报了有关《逃犯条例》修订的相关问题,USCC的报告反映美国对修例的关注,他认为国际社会的反应显示,修例是大错特错,美国香港政策法也因此响起警号,呼吁港府立即撤回修例。

郭荣铿说:“当时在会议中讲到,如果香港继续推行《逃犯条例》修订的话,这个不单只会影响到香港的一国两制,更加会影响到香港政策法是否能够继续维持。今日出的这个报告,正正就是证实、亦是反映了现在美国USCC它们对于《逃犯条例》修订的关注,以及香港政策法对于香港是非常之重要的一个政策,现在已经响起了一个警号,所以我希望特区政府不要再一意孤行,看看国际社会对于这个《逃犯条例》修订的反应你就知道这个《逃犯条例》修订是大错特错,而是应该马上撤回。”

根据《美国-香港政策法》,美国政府把香港视作一个在政治、经济、贸易政策方面与中国完全不同的地区,并在对外政策上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区别对待,令香港享有较中国优惠的经济、金融政策及措施。

莫乃光表示,USCC的报告表明希望美国国会审视现行香港与美国之间的长期引渡协议,报告并表示,美国总统可以按目前香港一国两制实施的情况,局部甚至完全取消美国香港政策法。莫乃光认为,香港政府不可以忽视国际社会的关注。

莫乃光说:“其实我们理解到,很多公司内部的法律顾问,他们已经在做报告给它们的总部,它们之中你可以想像,它虽然不会公报这些报告的内容,但是我相信加上今日美中关系委员会公布的这个报告,内容应该是大同小异,无可能会告诉它们的公司总部说没有问题,大家放心。所以这个真真正正会对我们香港的经济有很大影响。香港政府真的不可以坐视不理,或者蒙着自己的眼当看不见。”

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前立法会议员李柱铭,上星期六(5月4日)起率团访问加拿大和美国,向当地政商界和民间组织反映《逃犯条例》修订对香港、以至在香港的外国人的影响,促请国际社会要求港府撤回修例。

前中国新闻资深记者、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民主派的国际游说团,以致美国国会委员会发表的研究报告针对《逃犯条例》修订表达忧虑,他认为是有道理的,因为港府的修例的确对外国驻港无论是经商抑或旅游的人,都会构成影响,国际社会有言论自由去发声。

吕秉权说:“而最大的问题是(中国)大陆司法的不公正、不透明,政治报复,用种方式,先捉人后罗列罪名,这些做法,以及它本身不是司法独立,完全是党领导法、党大于法,可以透过这条例引入香港,已经动摇了香港的法治及外国对香港的信心。”

国际游说会起什么效果

吕秉权表示,民主派的国际游说有机会对北京引起反效果,因为北京很要面子,同一件事关起门来谈或者公开施压,会有两种不同的反应。不过,吕秉权认为,有时外国施压有时可以令北京让步,他估计香港政府有机会暂缓修例,因为4月底有13万人上街反修例,群众的反弹可能愈来愈大,而今年底有区议会选举,明年9月又有立法会换届选举,建制派及商界可能会评估选票得失,不一定“盲撑”(盲目地支持)修例。

自由党荣誉主席、前商界立法会议员田北俊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认为美国商会发声反而更有效,美国商会只要指出修例令美国总公司不敢派员来香港工作,这些影响才会令港府及北京关注。

田北俊说:“我就怕负面效果就被人说‘勾结外国势力’,我情愿美国商会自己出来说话,我们现在在香港做生意,想参与大湾区发展,现在修例令我们的员工不敢来香港工作,反而有作用。”

国际商会─香港区会(The 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 Hong Kong)星期三发表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意见。该会对港府仓卒进行造成如此重大影响的修例,感到惊讶和失望,又反驳当局指现时法律有“漏洞”、不修例会令香港成逃犯天堂的说法令人质疑。国际商会表明反对草案,促搁置相关立法程序,并以其他方法处理台湾杀人案。

商会强调,香港吸引到外资营商,是因为外资对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独立有信心等,但草案令人要重新考虑,是否选择香港为营运基地或地区总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