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美国会议员:中共到底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敌人?

美国国会大厦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星期三(5月8日)就美中关系40年后,美国应该如何应对中共举行听证。在听证会上,有议员问到,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定义与中共的关系?中共到底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敌人?是我们的战略竞争对手还是敌手?也有议员认定,中共是挑战,是威胁。

中共是敌人还是朋友?

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星期三以“巧竞争,40年后,美国对中共战略”为题举行听证。来自犹他州的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约翰·科蒂斯(John Curtis)的一段话可以说是简练地概括了美中关系40年的演变。他说:“当我很小的时候,我认为中共,怎么说呢,依赖我们,需要我们的帮助。这个看法后来改变了,我们开始把他们看作我们的朋友。有点像我们的北约朋友,我们可以从互利的关系中达到共同繁荣。再后来,又变成了竞争者……”

2017年12月,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特朗普政府把中共定义为“战略竞争者(strategic competitor)”。从那以后,中共是美国的竞争者角色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不过,科蒂斯觉得把中共定义为美国的竞争者并不能完全描述美中之间的关系。

“……自从我来到国会,我去了很多地方,了解到了更多,我现在对这个竞争者的说法也有质疑。当我想到竞争者的时候,我想到的是公平的竞争环境……我想到的是两队人马走出来,努力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我今天又听到了对手( rival)、敌手(adversary)、我也听到最大的威胁(primary threat)、掠夺者(predatory)。你们所有人今天好像都提到了感到沮丧,觉得我们对此没有足够重视,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我想,这是不是因为实际上并没有好好定义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我想请问你们每个人,他们是敌人(enemy)吗?他们是敌手还是竞争者?准确来说,他们到底是什么?"

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是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他在听证会上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说:“在决策层面,我们打交道的是中共政府,压制性的共产党政府。所以,我想我们得首先弄清楚如何定义他们。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看中共的?他们是朋友还是敌人,战略对手、盟友、敌人?我们应该怎么形容他们?”

共是全球最大的挑战、是威胁

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艾略特·英格尔(Eliot Engel)认为,中共代表了对全球的挑战。他在开场白中说:“中共在全球代表了深远的战略挑战,无论是从经济上、地缘政治上、甚至是军事上。但是,在某些领域,中国大陆又是我们必要的伙伴,虽然有时候很艰难。”

他说,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在某种意义上,影响着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所以必须把“美中关系弄对”(get it right)。

众议院外委会资深共和党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来自德克萨斯州,他认为,中共的一系列做法形成了对美国的威胁。他说:“对美国来说,很明显,中国共产党越来越是个威胁。他们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在南中国海的强势的争夺,无不对美国经济、发展中国家、全球民主以及人权构成实实在在的、严重的威胁。”

他还说,如果美国继续像前几十年一样,洋洋自得,没能意识到中共的真正威胁。再过40年,“对我们的子孙来说”,世界就完全不同了。

专家:中共超越了竞争者(competitor),是对手(rival),也是敌手(adversary)

面对议员们的提问,专家们认为中共已经不是竞争者,而是美国的对手。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和国际事务学教授,曾担任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办公室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范亚伦( Aaron Friedberg)在听证会上说:“很明显,他们是对手。他们在所有领域与我们竞争经济、军事和政治影响力。就像我前面所说的,他们最后的目的是希望取代美国,不仅成为东亚的优势力量,而且要成为国际体系的主导力量。”在被问到,这种定义远超过了“竞争者”的范畴,已经具有“敌手”(adversary)的意味时,范亚伦强调,这就是他的意思。

曾经在国防部负责亚太策略的凯莉·玛格萨门(Kelly Magsamen)在听证会上说,中共在亚太地区肯定是美国的对手,但是在全球,中共的意图还不是那么明确。

她说:“我实际上认为,在亚太地区,中共是美国的对手。他们在那里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从安全、经济、军事上将美国赶出亚太。至于他们在全球的野心,我觉得还不能下结论。但是,他们确实已经在采取措施,尽可能地使得自己强大,以便在全球范围内应对我们。”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也认为应该用“对手”甚至“敌手”元素来定义中共与美国的关系。与玛格萨门不同的是,她认为,中共的全球野心也很明确。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谈到领导全球治理的改革,这意味着他试图改变国际标准和组织,使之体现中共的价值观、政策和中共的议程重点。

来自美国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的网络安全专家萨姆·萨克斯( Samm Sacks)说,无论是用“竞争者”来定义中共,还是用“对手”来定义也好,中共都是与美国相互关联的。美国的对华战略应该体现这种相互依存的关系。

在听证会上,议员们对美中关系的方方面面进行了提问,包括如何应对中共在南中国海的挑战、中共在北极的野心、中共在新疆、西藏和台湾的政策、中共盗窃美国知识产权、中共的科技和军事发展等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