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伍凡:中共政权垮台 引渡法才能被各方接受

——为何香港政府要修定逃犯条例?

香港政府就趁这个机会,说我来修定这个条例。修定条例,你跟台湾修定就算了,它不,这次它要扩大,要扩大到中国大陆跟澳门,我们三家都可以有互相互通。这样一来的话,香港老百姓就恐慌了。香港老百姓想,你中国大陆你的司法系统跟香港完全不一样,你不公开的,黑箱作业,你来一个通辑令,把我们的人抓到大陆去以后,你怎么处理,香港的家属等等根本无法探听到我的家属在大陆判刑或者处理的任何状况。

4月28日下午,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不足一个月内发起第二次大游行,反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由于参加人数众多,游行提早于下午3时40分起步,游行至金钟政府总部。(李逸/大纪元)

什么叫逃犯条例?实际上就是世界各国统称的犯罪分子的引渡法。在今年的4月28号,香港居民有13万人上街抗议示威游行,要求香港政府停止修改逃犯条例。

这件事情怎么引起的呢?在前不久,香港有一对情侣到台湾去旅游,在旅游期间,男的突然把女的杀了,杀了以后,把她的尸体装在行李箱里丢到郊外,他一个人就逃回到香港。但是家属发现孩子不见了,一查就把这个男人在香港给抓了。结果一审问,他承认有这么一件事情,他把女朋友杀了。

香港政府没法处理,因为这件事情没有发生在香港,而是发生在台湾。台湾要求香港政府把这个人引渡到台湾,由台湾来处理。

这个叫属地主义,哪个国家的人不管,你在我台湾犯的罪,我由台湾法院来处理。可是香港政府说NO,我们两个之间没有引渡法,我不能送给你。

这个事件怎么处理呢?香港政府不是说我个别的单独的就给你处理这件事情,它说,我们俩之间没有引渡法,干脆我们把香港过去所制定的逃犯条例进行修改。

香港的逃犯条例是在1997年,香港回归大陆之前的两个月,也就是1997年4月份制定的这么个条例。条例里边特别规定,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台湾中华民国以及澳门,这三个地方没有引渡关系,我们之间没有引渡犯人这么一个条例。

现在,香港政府就趁这个机会,说我来修定这个条例。修定条例,你跟台湾修定就算了,它不,这次它要扩大,要扩大到中国大陆跟澳门,我们三家都可以有互相互通。

这样一来的话,香港老百姓就恐慌了。香港老百姓想,你中国大陆你的司法系统跟香港完全不一样,你不公开的,黑箱作业,你来一个通辑令,把我们的人抓到大陆去以后,你怎么处理,香港的家属等等根本无法探听到我的家属在大陆判刑或者处理的任何状况。

现在大陆不是有一个“709案”中的维权律师吗?一抓抓进去几年,家属每个月抗议,到最高法院去抗议,都不让见,不接受。所以这种事情给香港老百姓很强烈的反感。既然你这样的处理,为什么为了这个条例的修改,把我们香港老百姓的安危啊,自由啊,人权啊,法律保障啊,这些都牺牲掉了呢?所以他就不愿意,他们就抗议。本来月初就抗议一次,就一万多人,到了4月28号,第二次,13万人,并且主持这个抗议的香港人民阵线他发话了。他说你林郑如果继续进行这么一个修改的话,我再发动更大的抗议,甚至包围你立法院。

这就跟2014年的占中,雨伞运动有什么不同啊?就是保护香港老百姓的法律地位和人权。

这样的事情发生,到现在为止,没有结果。但是北京一直要求,香港政府要在7月份之前把它制定出来。所以这就把林郑推到第一线。

中共为什么要这样做?实际就是暗渡陈仓嘛。让香港的政府做白手套,你去服从北京任何一个指令要抓某某人,你就给做白手套,送一个人到大陆。

这件事情人们就想起了,2003年的北京要求香港政府制定23条。

什么是23条?就是香港境内有关国家的安全,叛国罪,分裂国家的行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颠覆国家罪,以及盗窃国家机密,这些大帽子,这些大的罪行,也得香港制定23条来执行。当时的香港老百姓坚决反对,2003年的7月1号,发动了50万人抗议。最后的结果,正是我当年在洛杉矶的《尖锋时刻》节目中,我当时就估计,如果你这样搞下去,董建华非得下台不可。果然,50万抗议之后,董建华下台,滚蛋。

现在北京又强迫香港政府再做白手套,把修改逃犯条例再加到香港政府身上。它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香港政府不要负任何责任的,我不要去执行任何东西,你这样有个指令来要抓某某人,我就给你送过去。

为什么北京现在这么急着要修改这个逃犯条例呢?让香港政府去做呢?因为现在香港形势发生了变化,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之后,香港的大学生和年轻人,就形成了一个香港独立思潮,并且2016年台湾民进党执政以后,香港和台湾的独立思想活动思潮,两边有结合的迹象,所以北京非常恐慌。香港和台湾的独立思潮,会在香港成为一个基地,要想办法把这批人用某种方式把他处理掉。所以它现在趁着这个事件的发生,引起修改逃犯条例,顺便就把中国大陆也加进去,要制定引渡法。这样的话,它抓人就容易了,抓人就很简单了。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从2015年到2016年,中共央行的外汇储备从4万亿美金下跌到3万亿,1万亿美金的资金往外流了。往外流的中转基地是香港,地下银行,地下钱庄。这些人就通过太子党啊,官二代啊,富二代这些人又带到了香港,把这个钱带回去。现在中共的国库空了,它在想办法在香港把这些钱多多少少的弄一点回来,来补充北京的国库。怎么弄呢?那就要北京下令,我要抓某某人。通过引渡法,把某某人抓了以后,逼着他把在香港存的钱交出来。

这个有两个因素,一个政治因素,一个经济资金因素,促成了北京要香港政府修改逃犯条例。

这样做的话,我们来看看,现在香港居民的成分很复杂。香港现在有700万人,这700万人中间,在我分析,有4部分人。

第一部分人,就是1949年以前香港原居民,当时有100多万人。老一代人已经过世了,而他们的后代,已经遗传了两三代了,这批人长期生活在英国人统治时期,那是充分享受的自由生活,买地啊,做生意啊,我可以发表言论啊,办报纸啊等等,这是一部分人。

第二部分人,1949年以后,中共从北边打到上海,浙江,广东。军队占领了这地方以后,上海的资产阶级,广东的浙江的富商逃跑了,大陆大批的知识分子,还有蒋介石国民政府的官员也大批逃到了香港。这批人他们的后代,基本上是反共的和恐共的。

第三部分人,1960年代大饥荒时期以及以后文化大革命时期,逃过边界的几十万人以及他们的后代,他们是坚决反共的。

第四部分人,改革开放之后,尤其是1997年香港回归大陆之后,有大量的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他们带着钱,到香港买地盖房子,开公司,他们非常不愿意因为权力斗争,钱权的纠纷或者逃税漏税等等原因被引渡回大陆。这就是我上面所讲的,中共要在他们手上把钱拿回来。这就破坏了他们在香港的天堂生活。这第四部分人,我估计在香港有20%,大约有150万人左右。

香港已经回归了22年了,每年单程签证进香港的人数要超过6万人,那么22年,将近有140万人,150万人了。这第四部分人基本上是没有喜欢中共政权的,不喜欢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权。

所以在这种状况下,这批人以及他们的现在的利益,他们要求安定平稳的生活,所以从反对23条到现在反对逃犯条例的修改。这就是为什么2003年7月1号,有50万人上街反对23条。一直到现在,2019年4月28号,13万人上街。

我估计,如果这个事件要继续发生,林郑坚决要这样走,可能有50万人上街了。那林郑的特首位置还能稳吗?

因为这第四批人,从大陆来的官二代,富二代,红二代,被抓的,有例子。最明显的一个叫肖建华,北京大学毕业的。毕业以后,他从事金融行业。他是一个什么人呢?他是专门跟江泽民、朱镕基、习近平的家属这些人有金融往来。是为他们的资产在国外投资的代理人,把大批资金带到外国来。

前几年,他在大陆参与了2015年的金融股市风暴,他参与进去了。结果被发现,他赶快逃跑,跑到香港。他以为香港安定,结果不料在香港才住了一年多,中共派了秘密警察把他绑架回大陆,从他口里边吐出来,哪些官僚,哪此家族是经过他的手,把钱汇到外国去的。

这是一个引起世界各国尤其英国、美国的金融报纸广泛报导的事件,它们也很害怕。凡是中国大陆跟这些肖建华之类的人做生意,肖建华这人跑到香港之后都不稳定不安全的,这是一个例子。

第二个例子,香港一个书店叫铜锣湾书店,在2016年出了一本书,叫做《习近平和他6个女人》。书的内容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这本书出来了,习近平非常恼火,他就派秘密警察把书店的5个人,老板桂民海,店长林荣基。桂民海是瑞典籍的华人,还有一个英国籍的华人,总共5个人都绑架了。桂民海从泰国绑架,另外4人从香港绑架。到现在为止,只放了一个人。林荣基放了以后,他心里想,你现在要修改逃犯条例,我在香港呆不住了,所以他最近就移民到台湾去了。他再也不敢住在香港了。

这个事例里,说明香港相当大的一批人,类似于这种人的状况,中共跟你直接有什么梁子,有什么北京不喜欢你,或者你侵犯了中共的利益,它就通过这些绑架。绑架的名声很难听啊,它现在用引渡法,用香港政府戴白手套,你来做,所有的事情我来处理,在大陆处理。

所以这个事情,引起了香港为什么这么多人的恐慌呢?原因就在这里。

那么这个事情就这样能解决吗?是还是要50万人来抗议呢?最终老百姓上街坚决反对呢?

所以最近有个消息就是,香港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他公开反对香港政府修改逃犯条例,他说,你就单独给台湾去处理那个死人的事情,把这个修改条例这事情停下来。可是北京说NO,你一定要这么做。最新的消息,现在北京要下令,你林郑一定在7月份,要把这件事情做下去。

这个事情我想啊,既然有第一次50万人上街,一定有第二次50万人上街,那你香港政府夹在中间怎么过?

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处理好?我认为,大陆和香港以及台湾和香港之间这些逃犯的事情,要个案处理。就是说,他是刑事犯,不是政治犯,不是思想犯,不是人权,不是宗教犯,这都不在内。刑事犯也不应该包括那些小小的经济犯在内。杀人立案,你可以个案处理。这是一个办法。

第二个办法,那就等待中共政权垮台,制定新的宪法和法律,让中国真正进入到推行普世价值的民主的人类社会。这样中国和其它国家才能够签定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新的引渡法。否则的话,你看香港只有22个国家接受,中国大陆也没多少,大家不信任你。那么这样走下去,美国和香港的关系,会不会变化呢?我想会的。

这件事情发生不久,美国驻香港的总领事已经发表讲话了,他说,请香港政府关注香港老百姓反对逃犯条例的修改,13万人这件事情的发生。要关注美国企业在香港的利益,因为香港在美国是一个特殊的地位,美国有一个香港关系法,特别给了它很多优惠。如果香港继续按照北京的命令一意孤行,要修改这个条例,我想美国对香港政府会有不同的看法,从长远来讲,对香港政府,对整个香港社会是不利的。

那么这个事情最后会什么结果?我们拭目以待。

事情正在发生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