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新关税启动 要不要发债保增长令中共头痛

新一轮的美国关税也给中共经济监管机构带来新一轮挑战。为应对中国经济放缓,中共当局已经注入大量刺激措施,现在中共面临一个更严峻的问题:要不要继续加大刺激,通过新一轮发债保经济增长,把风险留给未来?

华尔街日报》周六(5月11日)报导说,中共领导人只能在短期增长和长期结构改革之间选择,而保增长是优先事宜。在年初的一次发言中,北京当局重复了十几次“稳定”。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和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宣布暂缓2,000亿美元关税,给了北京刺激经济增长、恢复投资信心的时间。

中国经济第一季度同比增长6.4%,同期的工业生产也有所好转。经济转晴主要得益于当局增加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投资支出,特别是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并放松对影子银行的打击。

不过,这些“成绩”的背后、中共刺激措施力度之大已令人咋舌。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拉里·胡(Larry Hu)认为,中共政策制定者进入了“恐慌模式”,三个月向经济注入2万亿元至3万亿元人民币新增支出和信贷。在铁公基(铁路、公路和其他交通项目)的政府支出在第一季度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一半(47%)。

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未偿还的信贷增长——包括银行贷款和公司债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7%。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也指出,仅第一季度,地方政府就使用了四成年度新债发行配额,这让地方政府在今年晚些时候的借款空间受限。

一些分析人士更担心,中国的经济刺激弹药将受到现实的约束。在减税政策生效后,个人所得税税收减少,已让第一季度的税收总收入增长大幅放缓。税收收入减少、但支出增加,都在加快中央政府的赤字。

中共二会时设置的政府工作目标,政府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8%。经济学家表示,实际的赤字比例已经超出了这个目标。

此外,还有地方政府过度借贷的担忧。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往往一放就乱,最后不得不让中央政府买单。

在4月的中共高层的政治局会议后发出的声明,意外再次提及长期去杠杆化。这是自去年以来,首次中共高层发声、再提“去杠杆”。

同时,随着信贷增长放缓,中国大城市的地方政府4月也开始微调限制购买的住房政策。

新冲击到来中共或全年加大经济刺激

在美国总统川普发推文、准备对中国2,0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不久,中共央行马上宣布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增加商业银行对私营企业的贷款。

大多数金融界和商界人士都认为,这是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宽松政策的暗示。

野村国际(Nomura International)分析师表示,贸易紧张局势的突然升级和近期股市抛售可能都在说服北京采取进一步的宽松措施来稳定经济增长。

而眼下最迫在眉睫的是解决物价上涨问题。因非洲猪瘟的影响,中国国内的生产者以及消费者物价指数出现上涨。

西兰证券(Sealand Securities)经济学家范磊表示,这可能会导致滞胀——经济增长降温、价格上涨。而中共央行副行长刘国强4月的一次简报会上透露,猪肉价格上涨是官方关注的焦点。

大陆网民在大纪元网站留言说:“怎么刺激,虽然官媒说食品价格涨了百分之十几,但是我走之前去超市买菜价格普遍在4,5元每斤,之前是2,3元!老百姓对经济不敏感,对菜价可敏感的很!菜一贵,立刻就不敢花钱了!

“你再刺激也不敢花钱呀!中国猪瘟肉价上涨,还有禁加拿大的猪肉,果然领导都不用自己买菜哦!你就再刺激刺激,看看内需拉的起来拉不起来!看量,不要看钱,钱变多了是涨价涨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