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政党 > 正文

突接“王全璋狱中信” 李文足质疑“党校进修”口吻

2019年5月6日,李文足(中)与美国、德国、加拿大、瑞士、荷兰五国驻华人权官员会面,要求各国向中共施压,公开王全璋近期影像及尽快允许家人会见。(吴亦桐提供)

709案律师王全璋4月底转到山东临沂监狱,当局以监狱会见室改造为由阻家人会见;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向西方多国驻华官员求助后,她突然收到“王全璋狱中信”,出现令人生疑的“忏悔和反思”内容,并重复官方理由要李文足近期不要探视。李文足质疑信中内容似“党校进修四年”,誓言一定要亲见王全璋。

王全璋案至今近四年时间,家属和律师从未见过他本人,官方亦没公开庭审过程及任何图片,令案件过程疑窦丛生。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在上周四(2日)收到山东临沂监狱的通知书,指王全璋已于4月29日转到该监狱关押,并通知由于监狱会客室正改造,近期暂停会见;再次引发网上对王全璋生死不明的猜疑。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周一(6日)与美国、德国、加拿大、瑞士、荷兰五国的人权官员会面,讲述王全璋被移送监狱后家属被阻会见等情况,希望西方政府向中共当局转达诉求,公布王全璋近期的影像、要求山东临沂监狱按照法律规定,一个月内安排妻子、父母及近亲会见。

疑因国内及国际压力,李文足周五(10日)收到“王全璋狱中书信”,内容透露王全璋于上月28日接获天津高院维持原判裁定,到29日中午转送山东临沂监狱。信中指监狱环境舒适,有相对自由的活动空间、饮食有很大的改善,所以身体机能正在恢复,且监狱管理规范,有医护人员为他测量血压等。信中更表达“忏悔与反思”,指一直在反思自己所犯的错误。由于误判和对历史、政治的无知,失去一系列机会,给亲人带来巨大的困扰和伤痛,深感内疚。信中强调,目前监狱会客室正装修,在6月20日之前无法会见。信件最后附有两句古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似有所指。

李文足公开发表给王全璋的回信,表示读罢信件,看似“熟悉的字体”,却是完全陌生的感觉,信中反思的语句犹如“党校进修四年”后的言辞。李文足指不会按照信中指令,她必须要亲眼看到王全璋。李文足向本台表示,几年间她多次写信均石沉大海,今次是王全璋首次回信,内容令她有更大担忧。

李文足说:(王)全璋被抓到现在快四年,官方完全是把他与外界隔绝了。我给他写过好几次信,都是石沉大海。当我收到监狱来的信的时候,最开始我还是挺激动的,但是看到信的内容,作为妻子就是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不管怎么样,坚持做我能做的,我一定会继续要求我的会见权,我一定要亲自见到他。

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推特发表评论,认为从信件内容来看,很像是按监狱要求而写的“命题家书”,但狱方以会见室装修为由不让会见,这不仅违法,还侵犯家属探视权。

山东维权律师刘书庆接受本台访问时亦指,这封信肯定不是王全璋的真实意思表达,监狱方希望藉信件为“不准家属会见”背书。

刘书庆说:(王)全璋的这封信肯定不是真实意思表示,应该是受了监狱的压力和审查,你完全是自主意思表示的话,监狱是不可能让你传出这封信来的。监狱重点是想借全璋的口为不能会见做背书,削减国际舆论的一种关注。

王全璋的辩护律师蔺其磊认为,李文足的回应非常明智。

蔺其磊说:这个信就是以王全璋的口气说出来,让李文足接受,不要再去。不能按照它这个思路走,文足写这个回信非常好。还是坚持去见、提出申诉、讯息公开。

另一位维权律师卢思位分析信件隐藏一些讯息,比如王全璋曾经上诉到天津高院;早前他的羁押环境恶劣;暗示早前身体曾出现大的问题等等。

本台拨通临沂监狱电话,工作人员指王全璋的情况一切正常,并重复不能会见理由是“会见室改造”。

临沂监狱工作人员说:首先他(王全璋)是一切正常的;因为会见室在4月份的时候就改造升级呢,正在改造呢。我看到网上的通知的话,可能是在6月中下旬左右能改造完成,但是甚么时候能完成无法具体保证。现在暂时5月份的话是没法会见的。

王全璋是维权律师,早前曾代理信仰、土地维权等敏感案件遭当局报复,被称为“709最后一人”,在被秘密羁押1200天后,去年12月被秘密庭审,今年1月28日当局宣判王全璋有期徒刑四年半。

2019年5月10日,李文足收到“王全璋狱中书信”,信中除隐含一些资讯外,还出现令人困惑的“忏悔和反思”及要求家人近期不要探视等内容,疑为狱方“命题家书”。(吴亦桐提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