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逃犯条例议会陷僵局 下一步棋怎么走?

5月14日,香港民主和建制派议员在议场发生冲突(路透社

经过周末的冲突乱局,香港立法会再上演两派阵营攻防战。议会剑拔弩张场,《逃犯条例》审议也陷入僵局。修法推行至今,距离港府订下的目标日期只剩下约两个月,到底建制派和当局会否施以更强硬手段闯关,是接下来的焦点所在。

香港立法会周二(5月14日)早上开会审议极具争议的《逃犯条例》修订,民主,建制两派阵营再次上演争会议阵地的戏码,选定同一个时间和地点,召开各自认可的法案委员会。

早上八时许,民主派先进到议场开始会议。约十分钟后,建制派议员在媒体包围追访下登场,结队进入会议室,但是却被阻挡。建制派认定的主持石礼谦到场后,会议室内部分民主派议员不断高喊“非法主持,非法会议”表达抗议,他尝试走往主席台主持会议不果,于是带队撤退。几分钟后,建制派卷土重来却仍然无法开会,石礼谦自行宣布休会。民主派也在随后不久结束会议。

石礼谦会后向媒体解释:“为了不再令香港市民失望,为了安全和立法会声誉,我(今天)不可以继续开会。”他表示,将致函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寻求下一步指示,认为目前各方需要先“冷静下来”。

涂谨申表示,今天民主派提早休会“显示了诚意”,呼吁政府联同民主、建制举行三方会议化解分歧。他把矛盾指向特首林郑月娥,强调主导权在她手上:“现在政府就像拿着刀要挟我们,不只是这个(民主派)委员会这么简单,也威胁建制派那边....如果不能坐下协商,两边都要受压继续开会。”

民主派议员召集人毛孟静形容,今早的会议是“小胜一仗”,但未来仍有漫长战争,呼吁当局撤回草案从长计议。

泛民建制的下一步棋

上周六(5月11),两派为了争夺会议阵地和话语权引爆激烈冲突,多名议员报称受伤。相比几天前的剑拔弩张,今天的埸面稍为缓和。由四月初开始,《逃犯条例》已经呈上立法会一个半月,但因为各种程序争议陷入僵局。

法案委员会原本由份属民主派的最资深议员涂谨申主持,但建制派利用票数优势在权力较大的内务委员会通过一项“指引”,决定改由建制派石礼谦取代主持之位。民主派指控该做法违规,坚持原本的委员会才“合法”,导致委员会闹出“双胞胎”,两派僵持不下。

根据立法会议事规则,内务委员会有权解散或重设法案委员会;或者也有权让草案绕过法案委员会这一关,直接呈上大会审议一般来说,一项法例都必定经过法案委员会逐条审议,听取公众意见和详细质询官员。一旦跳过这一步,《逃犯条例》修订很可能更快通过并实施,有可能引发更大的社会反弹。建制派议员承认,这是众多解套方案的其中之一,但目前未有最终定案。

另外,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接受《香港01》访问时提出,可以交由立法会主席裁决哪个委员会有效,或由内务委员会下达指引,规定法案委员会的主席选举办法。目前建制派在立法会拥有人数优势,立法会主席也属于建制派。分析预料,无论采用上述何种方案,都可能作出有利建制派的决定。

政府寸步不让

林郑月娥今天(5月14日)早上被媒体问及会否接纳“三方会议”的建议,她仅称暂未清楚立法会会议最新情况以及双方阵营议员的意见,政府需要时间研究。她再次对于立法会现况表示遗憾,呼吁议员互相尊重。而当局会积极聆听,“若有好的意见,政府会认真考虑”。台湾陆委会日前再次重申,如果通过现行版本的“逃犯条例”修订,台方不会向港方要求引渡杀人疑犯。

4月28日,十三万人在香港街头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香港警方宣称仅两万多人参与。(路透社)

上月底,13万人上街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是继雨伞运动之后人数最多的一次游行;上周,几千人到立法会外集会表达同一诉求事件从二月发酵以来,也引起国际政商界关注。不过到目前为止,港府没有在引渡方案上再做任何退让。

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上周也发表报告,指《逃犯条例》修订扩大北京对香港的影响力,对美国构成极大风险。修订一旦通过,有机会违反《美国-香港政策法》多项关键条款,美方有理据重新进行审视,以及考虑不再于香港停泊美军军舰。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旨在保障香港主权移交后,继续与美国维持特殊关系,在贸易,引渡,签证,关税等享有优于中国的待遇。

代表驻港跨国企业的国际商会香港区会(ICCHK)也罕有公开表达反对,明言对政府的修例建议感到“惊讶及失望”,呼吁政府进行全面的公开咨询。有100年历史的国际商会代表全球130多个国家逾600万家企业,香港分会成立于1998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