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官场 > 正文

身家200亿海南高院副院长被调查 评论质疑或成最高法丢卷案翻版

中共司法界黑幕重重。近日因一起敲诈案牵出的身家200亿“史上最富有法官”张家慧日前成为舆论焦点,昨日(5月13日)中共海南省委政法委宣布已对此事展开调查。不过,外界对于中共当局此时介入调查及调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表示质疑。

海南省高院副院长张家慧(海南高院微博)

中共司法界黑幕重重。近日因一起敲诈案牵出的身家200亿“史上最富有法官”张家慧日前成为舆论焦点,5月13日中共海南省委政法委宣布已对此事展开调查。不过,外界对于中共当局此时介入调查及调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表示质疑。

张家慧夫妇的律师王万琼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正在搜集相关证据回应公众质疑。

敲诈案牵出身家200亿“史上最富有法官”

4月30日在重庆市万州区法院开庭审理的一起敲诈勒索案中,被告人易真武于2016年上半年拍摄了海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家慧的几段打麻将视频,2018年4月,易真武将存有该视频的U盘寄到张家慧的办公室,并向其索要钱款。

同年5月30日,张家慧的丈夫刘远生在转给易真武50万元后,当天便以“遭遇敲诈勒索”报案。6月14日,易真武被警方抓获,之后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检方移送起诉。

据上游新闻报道,易真武是张家慧丈夫刘远生任总经理的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修建五星级酒店时的包工头。2014年至2015年间,易真武承接了4万多平方米、总价值2000多万元的海南省屯昌县华君大酒店土建工程。由于修建华君大酒店和结算工作长达4年,易真武耗光了全部家当,还欠下了外债。于是,易真武多次找到刘远生协商,要求增加工程款。

此后,两人于2017年11月签订了最终的结算协议。双方协商确定劳务总价为2260万元。2018年1月,迪纳斯公司把结算协议约定的最后80万元劳务费支付完毕。易真武始终认为刘远生有些项目的钱不应该被砍下来,签订协议后他希望继续找刘远生协商,但他却发现自己已被刘远生拉入手机黑名单,之后,发生了前述案情。

案情曝光后,公众在关注高院副院长被敲诈勒索的同时,易真武指控张家慧夫妇拥有200亿资产的消息也迅速引爆舆论。

被指坐拥36家公司多家关联公司涉及超过30起民事纠纷

5月11日,2名举报人在上海召开了公开举报张家慧、刘远生夫妇违法行为媒体见面会。见面会上,举报人李富华公布了其掌握的证据。李富华称,张家慧夫妻共控股或实际经营公司达36家,其中包括3家境外公司。

据他介绍,多年来,张家慧与其丈夫刘远生一起,共同在张家慧的势力范围内及刘远生老家附近的四川泸州市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在夫妻二人编织的商业帝国中,为逃避组织审查,除少部分企业直接以刘远生实名登记外,大多数企业特别是拥有100亿元资产的海南明日香旅业有限公司系隐名持有实际控制,代持人均为张、刘的亲属。

李富华公开举报张家慧、刘远生起因是一桩装修装饰合同纠纷。据民事判决书显示,2012年6月,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第十四冶金建设公司(以下称第十四冶金建设公司)与雷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雷士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商定由第十四冶金建设公司对雷士公司开发的小区项目进程承包施工。2014年5月,第十四冶金冶金建设公司将该小区工程中部分铝合金型材门窗的制作安装工程发包给了李富华所在玻璃公司。双方签订相关合同后,玻璃公司立即组织人力、物力进场施工,并于2015年完工。

“经双方结算,工程款共计7906503.82元,抵扣施工期间给付的工程款后,还应支付916114.82元。因多次催要无果,我们向法院提起了诉讼。”李富华说,在起诉过程中,他曾因窗户维修问题被两公司反诉,要求赔偿150万元的经济损失。

法院审理后认为,在这起合同纠纷官司中双方均存在过错,2019年4月30日作出判决:第十四冶金建设公司在判决生效5日内支付玻璃公司工程款916108元及逾期付款利息。玻璃公司在判决生效后支付第十四冶金建设公司门窗修理费1416元,违约金24000元,合计25416元。

此案受理时间为2017年,判决时间为2019年4月30日,李富华于5月10日收到判决书。“一起简单的合同纠纷,审理两年未判决,如果说没有张家慧的干预和影响,我肯定不相信。”李富华表示。

据悉涉案雷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牟某斌。牟某斌被指系张家慧夫妇弟媳的胞弟。

除涉及李富华所在玻璃公司案件外,该公司还涉及包括商品房预售、不当得利、借款合同、民间借贷在内的31起民事纠纷案件。

此外,与张家慧夫妇有关的多家公司近年来也是官司缠身。

被指滥用职权骗取重刑犯家属财产

5月11日当天,另一名举报人陈子南向媒体披露,他表姨妈田某清夫妇与儿子范某和张家慧夫妇是邻居,住在一套以近130万元购得的别墅中。2001年6月,范某因涉金融诈骗罪被海口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提起上诉后,作为邻居的张家慧夫妇告诉田某清,要花钱打点才行,至少要花80-100万元作为活动费用,并表示可以帮忙。

在张家慧的授意下,田某清先是将别墅抵押给张家慧夫妇,后又在2001年7月3日,按照张家慧夫妇的要求将房屋以80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们,并签署了《房屋买卖合同》。

别墅过户到张家慧名下后不久,她再次上门索要“打点费”。因没钱支付,张家慧提出以10万元的价格购买其价值160万元的象牙雕。“2001年年底,张家慧夫妇将田某清夫妇赶出别墅。虽然最后范某被改判死缓,但通过知情人我们了解到,范某的改判与张家慧夫妇没有任何关系。”陈子南说。

他表示,“这次公开实名举报,我们就是想要回被张家慧夫妇骗取的财产。”

但对网上流传张家慧已经被停职接受调查的消息,今日海南省高院新闻发言人吴春萍表示,消息不属实。

评论:可能会是又一个最高法丢卷案翻版

对于敲诈案牵出的身家200亿“史上最富有法官”案,本台评论员唐破阵表示,这一事件发展至今,是由敲诈案牵出的,证实中共的监管部门、反腐部门本身不作为,司法界腐败早已是长期问题,这个张家慧涉贪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或者说,那些调查的官员本身就是和贪官一伙的,所以除了让外界再次看到官场腐败之外,我对调查结果不看好。

唐破阵还认为,和最近崔永元引爆的最高法丢卷案相呼应,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本来也是难逃一劫,结果在中共政法委牵头的调查组介入后,结果却堂而皇之的被洗白,让一个法官王林清上央视认罪,承认“监守自盗”,海南这桩事,有没有可能是最高法周强的翻版?要看这个张家慧家族的靠山是否够硬,这两种可能的结果,都是中共体制特有的。所以,如果真是打下一个身家200亿的大贪高院副院长,千万不要以为中共做了什么好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杨正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