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华语娱乐 > 正文

巩俐:好演员会被全世界尊重 但我实在没法装嫩

当《一线》作者见到巩俐的时候,她刚刚完成当天品牌赞助方的“车轮战”采访。穿着一身白色宽松纱质连体裤的她显得非常轻松,毫无高密度工作后的倦意。“不着急,都是自己人。”她对正在急忙摆放摄影器材的记者说到。

对于戛纳来说,53岁的中国女演员同样称得上是“自己人”。作为中国最富有国际知名度的面孔之一,巩俐演员生涯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就是1993年和《霸王别姬》在戛纳电影节上的亮相。从1990年第一次凭借《菊豆》入围戛纳到今年,巩俐已经第18年在5月的南方小城留下自己的印记。

在和《一线》的交流中,她谈到已经完成的新作《兰心大剧院》,这部娄烨执导的影片邀请到了她在内的豪华国际卡司,她说起拍摄时多种语言和文化的碰撞交流,语气中依然带着一份作为演员的兴奋感:“我就觉得,怎么这么快就拍完了呢?还没演够呢。”

在2020年,她马上还有两部新作品要和观众见面。在迪士尼的真人版《花木兰》中和陈可辛执导的《中国女排》中饰演传奇教练郎平。谈起两个新角色,你甚至可以感受到她有些咄咄逼人的,作为演员的“较真劲儿”:“我是一个很较真儿的演员,所以我希望跟导演的沟通要沟通得很好。我希望把我的角色很完整地呈现出来,有一点瑕疵都不行。我会和导演说,我们要把它想好。如果导演没有什么想法,那把编剧叫来,我跟编剧谈。如果编剧也没有想法,那编剧、导演、我咱们三个一起谈。”

在今年戛纳电影节期间,她还获颁了“跃动她影”荣誉,以表彰她作为女性电影人在过去职业生涯中的突出成就和为女性角色突破桎梏的杰出贡献。在她看来,角色没有大小身份的差异,作为一个演员,工作内容就是诠释和自己跨度差异极大的角色。唯一让她说不的角色就是让她装嫩的角色。

她也坦率地分享了自己对于当下中国电影市场的看法——创作者被票房和市场动摇了自己的执着。

戛纳电影节的红毯在有的人看来是“秀场”或者是“战场”,巩俐把红毯看成是自己和电影之间的一个誓言,一条无止境的电影之路,她风雨兼程:“作为一个演员,作为一个喜爱你工作的一个演员,电影对你来说是无止境的。”

“你就一直往前走吧,走到最好。”

腾讯《一线》

:大家给你算了一下,第18次来了,这次来最期待的是什么?

巩俐

:其实最期待的是能够看到中国电影。还有就是能看到更多的影片。因为每年的影片都是新的影片,大家还没有见过,所以这边的影片是选择了全世界最好的影片来参加的比赛,希望能多看一点电影。

腾讯《一线》

:好几年没有带作品回来戛纳了,观众也很想看到你的新作品。

巩俐

:就是,太遗憾了,怎么回事?今年本来是《兰心大剧院》我们要送电影节的。但是后期真的没有做完,来不及了,导演就决定放弃了。当然,不管哪个电影节都是一个世界上非常好的一个电影舞台,能够展示中国电影就非常让我开心了。

腾讯《一线》

:之前你说会在《白骨精》之后休息一段时间再接戏,演一个可能会让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角色。现在来看,是《兰心大剧院》中的于堇吗?

巩俐

:当时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第一个是很高兴能够跟娄烨导演合作,因为娄烨导演是个非常特殊的导演,他的拍摄手法和他对人物的刻画是很不一样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物是一个双重身份,她是个间谍,但是她是用大明星、一个演员的身份掩饰自己真实的身份,故事发生在来记录二战时期的上海。这个双重身份在电影里面的转换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挑战,是一个很新的挑战,也非常有意思。

我也看了一些小的片断,因为我们在补录声音的时候我看了一些,我自己也非常兴奋,特别想看到全片,导演说等他剪完了。我特别期待。

腾讯《一线》

:《兰心大剧院》杀青见面会的时候你特别感慨,我很好奇什么让这次的拍摄过程那么触动你?

巩俐

:所有的演员我们合作得非常愉快。时间其实不是特别的长,但是卡司里有中国演员,法国演员,德国演员,还有日本演员。这种世界合作的让你觉得这真是个世界级的片子。

在表演的时候,大家沟通起来其实挺进不容易的。因为我们有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表演方式。但是大家沟通得特别好。我们之后都成了好朋友了。跟导演的合作,他也挺神秘的。

腾讯《一线》

:这次拍摄时候长镜头特别多。

巩俐

:长镜头很多,但是当然导演他不会用这么多。他拍摄出来是可以剪的。用了很多长镜头给了我们很好的表现空间。所以,这个是很值得我们演员去学习和训练的,因为长镜头里面有的时候需要你的很大的特写的表演。电视剧是看不了那么清楚的。电视剧的镜头基本上都是半身就差不多了,电视剧的拍摄手法不会有这么多特写,没有这么大的特写,电影里面很多都是很大的特写镜头,这样就需要你这个演员有很高的功力,还有导演给你的提示。这次合作学习了很多的东西。那种情感、合作间的情谊也很深。所以当时我就觉得怎么这么快就拍完了呢,还没演够呢。

腾讯《一线》

:这也塑造了新的角色。你说过现在挑角色就是要自己没演过的。想过演郎平的短发造型会是什么样子呢?

巩俐

:现在也在谈这个事情。头发妆饰的问题,发型的问题,我们都要做得很真,现在还没有探讨到这个步骤。现在探讨的是我们首先要把剧本做好。现在我们不是只对中国观众吗,《中国女排》应该走向世界,所以,首先要把剧本弄好,然后再把人物加到里面,造型各方面,所以要很小心、很谨慎,要很努力,因为这个挑战确实非常大。

腾讯《一线》

:这次在《花木兰》里也挑战了一个反派女巫的角色。

巩俐

:这个角色完全是个创新。

腾讯《一线》

:在《三打白骨精》中白骨精算是一个反派角色吧?

巩俐

:对,她们两个还是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但是,她们都是有原因的,不是单纯简单的“坏”。其实这两个角色她就是要展示女性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重要需要,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是什么样的,它有这样一个道理在里面。其实挺不一样的。

腾讯《一线》

:所以这次在好莱坞的拍摄经历和当时拍《艺妓回忆录》的那个年代相比有什么不一样吗?

巩俐

:其实没有什么特别不同的。好演员全世界人都会尊重你。什么叫好演员?演员也不是说你觉得好,他觉得不好,别人觉得我好,可能也有很多人觉得我不好……这个都无所谓。但是一个认真的演员,一个刻苦的演员,大家都会尊重你的。一个专业的团队不会歧视一些好演员、认真的演员。

我是一个很较真儿的演员,所以我希望把跟导演的沟通要沟通得很好,我希望把我的角色很完整地呈现出来,有一点瑕疵我都要跟导演说我这个地方不行,我们要把它想好。如果你没有什么想法,我们把编剧叫来,我跟编剧谈。如果编剧没有想法,那编剧你我咱们一起谈,特别较真儿。

这个电影里面有很多让我飞来飞去的戏份,她可以一下子变成几千只鹰,会有很多动作戏。非常非常帅、非常漂亮,迪士尼的东西非常好。其实观众看银幕上角色打得挺多的,银幕下的沟通打得还要多呢。如果没有充分外面的沟通,你出来的结果,拍摄的时候很轻松,很好玩儿,但是可能出来的结果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个是很重要的。

腾讯《一线》

:刚才这段话可以作为你“跃动她影”获奖词了。

巩俐

:可能是(笑),就是有点太长了。这个确实是我一直坚持的。我拿到这个奖我也觉得很荣幸,觉得特别想说点自己的优点,但是想不出来什么优点。我真的想不出来说我有什么优点啊,我想想一下自己的优点的话,说不了什么特别的,但是我觉得我唯一可以说的是我的这种执着,对电影的执着,对我事业的尊重。我觉得我尊重我的事业,我尊重热爱电影的人,热爱电影的观众。这个可能是我唯一的优点吧。

腾讯《一线》

:你不止一次的说过我要好好做一个演员,不会去做导演。你对红毯有一句形容:看到红毯台阶拾级而上,就像我的电影之路,不知道它会带我走到哪里?现在第18次看到这个台阶,这条路你现在走到哪儿了?

巩俐

:我想这个台阶一定是往上走的。每当你走上这个红毯,你会觉得这个台阶是没有顶端的。就像戛纳每次放电影前的短片,台阶一直往上,好像没有尽头,没有止境一样。我觉得我的这条路也是无止境的。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起誓,就是你作为一个演员,作为一个喜爱你工作的一个演员,电影对你来说是无止境的,你就一直往前走吧,走到最好。

腾讯《一线》

:在戛纳你可以看到你的很多法国同行,像伊莎贝尔·于佩尔、茱莉亚·比诺什……50岁、60岁的,依然每年有新片,每次都有强有力的角色呈现。

巩俐

:她们真的很棒。我觉得创造好的角色跟时代、跟年龄都是没有关系的。我演《归来》的时候就是从青年一直演到一个80多岁的人。因为你是演员,你要去尝试不同的东西。可能对我来说最不能尝试的就是我最不行的一点,就是我不能装,我装不了嫩。就这个是我唯一不能做的,别的我都可以去尝试,如果我喜欢的话。

腾讯《一线》

:最近中国电影中,很少看到像《红高粱》中你饰演九儿这样如此丰富、如此有空间的女性角色了。你有同感吗?

巩俐

:确实是缺少。我觉得可能是剧本量跟创作者的思维有一些局限性的原因,也可能受这个市场的影响。我觉得现在市场有一个非常不好的现象,什么票房啊、真假票房啊,这种东西好像能够代表你的成就地位啊。

我觉得这特别不好,影响到导演对电影的执着,被这个市场,被这些观众,假新闻都带跑偏了。不能坚持自己的东西,所以这个作品就很混乱,市场也很混乱。对于我来说,我不会受任何的影响。市场是市场,我是我,我跟它没有关系,我做到我的最好。

腾讯《一线》

:最后问一个比较轻松的,你开幕式的唇色上了热搜。有什么心得分享吗?

巩俐

:唇色啊,因为我一直都用这个嘛。因为我不喜欢大红大绿的唇色,所以还是用欧莱雅的最自然的这个颜色,就是601那个号,它就是最浅的那个颜色,但是你不能没有颜色。我不太喜欢特别夸张的颜色。没什么心得吧,是自己的喜好。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一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华语娱乐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