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从侦察兵到警察到法轮功学员 十三年黑狱迫害 铮铮铁汉玉碎辽东

——遭十三年冤狱迫害命危、失明张洪伟含冤离世(图)

张洪伟,男,五十二岁,吉林省舒兰市人,原通化钢铁公司公安处经警大队经警,曾经在辽宁某部队当侦察兵五年,立三等功一次,曾获全团比武五项全能冠军,身体素质极好,两米多高的墙能轻松越过,几个人都无法近身。

吉林通化钢铁公司公安处经警大队经警张洪伟因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铁北监狱、吉林监狱,遭受抻床、手弹眼珠、弹鼻梁、捏睾丸、拳打脚踢等酷刑,出狱时四肢无力,走路迟缓,几近失明,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含冤离世。

张洪伟

张洪伟,男,五十二岁,吉林省舒兰市人,原通化钢铁公司公安处经警大队经警,曾经在辽宁某部队当侦察兵五年,立三等功一次,曾获全团比武五项全能冠军,身体素质极好,两米多高的墙能轻松越过,几个人都无法近身。

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工作中尽职尽责,利益上不贪不占。领导表扬说:他的岗位是信得过的。一次通钢居民楼煤气爆炸,张洪伟第一个冲进去救人,为此公安处向总公司为张洪伟申请了一等奖。一次,路遇一走失小孩,很多路人都不管,他给孩子买了吃的东西,耐心地安慰,孩子慢慢稳定下来,说出了家庭住址。张洪伟把孩子送回家,孩子家人正急得不行,奶奶抱起孩子就哭。家人不胜感激,给单位送去锦旗。同事一致认同他的人品,说他正直、仁义。

然而在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张洪伟却被单位逼迫辞职。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北京市房山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八月十七日被北京市房山区法院枉判十三年重刑,先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北京公安局七处共十个月。

《十三年冤狱小号折磨两年五个月》

《张宏伟遭冤狱迫害十二年家人探视受恫吓》

酷刑演示:抻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张洪伟被劫持到长春铁北监狱。一到监狱后就被关进小号。为抵制迫害,张洪伟继续绝食,被狱警绑在抻床上。一天、两天、三天、一直到第七天,七天七夜,滴水未进。小号的窗户没有玻璃,都是钉的塑料布,整个下半截连塑料布都没了,窗外的雪花直接飘到床上,冻得他体似筛糠。这样押了两个月小号,当时他身体瘦得不行。到监狱医院,王院长检查后说严重脱水,但没做任何治疗。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张洪伟身体还非常虚弱,但还是被转入吉林二监,就是吉林监狱。十监区副区长崔云刚把他带到入监队,让他“上坐”(就是盘腿坐在床上,手扶膝盖,身体挺直),张洪伟拒绝,被崔带入隔壁严管,上抻床折磨。张洪伟被转到十监区非法关押。为“转化”迫害他,十监区专门成立一个洗脑班,狱警指使犯人强迫他“坐板”——即九十度角坐姿、两手背后、两腿伸直并拢不能弯曲,此姿势五分钟后就使人腰酸腿痛难忍。后五个犯人二十四小时两班轮换的监控他,坐姿稍有改变即遭毒打。

有一次王绍臣、宁正宇等在小号夹控张洪伟,马上过年了,想回去玩,就谈论犯人如何逃跑,随后就向狱政科长刘伟说张洪伟要逃跑。刘伟直接把张洪伟提出小号到严管上抻床折磨。

抻床就是在一条大铺上,按人两臂、两腿分开抻直的距离,分别在铺下镶进四大块铁板,上面分别钻几排带螺丝的眼,把铁用车床车成能铐上手腕和脚腕的扣子,铐口边上能拧螺丝,下面是螺丝扣,按人体高度,移动在相应那排螺丝上,再打开铐子,两个人在两边一抻,扣在手腕上,拧上螺丝。另两个人拽腿,差点距离时,用脚蹬肩膀,扣在脚腕上,整个人就起空了。抻十多分钟活动活动手腕,说怕抻坏。边抻边活动,手腕象掉了一样,更疼。整个胳膊和腿的骨头抻开,如掉了般剧痛。

张洪伟先后遭受冻、饿、手弹眼珠、弹鼻梁、捏睾丸、灌食、烟熏、开水烫、拳打脚踢、注射不明药物等折磨,被持续关小号、严管长达两年零五个月。残酷的迫害使他身体出现严重异常,二零零六年初,张洪伟被检查出双侧肺结核(III型)、胸膜炎,胸腹水、高血压、胃溃疡、心脏病,身体极度虚弱,曾被送监狱医院住院。但邪恶之徒还不放弃对他的迫害,使其身体状况急剧恶化。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张洪伟又绝食反迫害,又被强行关押小号。于四月九日被送入吉林铁路医院住院六天,检查结果是胃息肉、胃糜烂、十二指肠潰疡、肺部出现钙化灶、肝血管瘤。张洪伟已不能进食,吃了就吐,瘦的皮包骨。六月十二日,家人到监狱探望,向监狱提出办理保外就医,但监狱说“不够条件”。

二零一二年七月张洪伟被转入十一监区即老残监区,又查出颅内有瘤,那时他只有四十多岁,家人为了他能得到更好的治疗,要办理保外就医,但狱方以他不放弃信仰为由不予办理。还因翻出经文,关张洪伟四天小号。

十三年中,张洪伟的岳父、法轮功学员宋文华被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岳母与妻子辛苦支撑着家,抚养幼小的孩子,还要长年为营救张洪伟四处奔波,受尽刁难,过着凄苦的生活。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张洪伟结束十三年冤狱回到家中。此时的他大脑极怕震动,走路迟缓,膝关节不灵活,四肢无力,视力衰弱,只能直视前方一尺多远,看不到两侧。

家人带他到医院检查,诊断为“脑部囊肿压迫视神经,导致视神经萎缩”。医生说做脑部手术需要十多万元,但也不一定保证能看见。因多年的被迫害,他本人无经济来源,妻子打工收入微薄,还要供儿子上学,无力承担手术费用。一年半后,张洪伟完全失明。

即使这种情况,张洪伟一家人仍然受到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迫害,警察经常上门骚扰。二零一五年因起诉江泽民被绑架到看守所,因身体原因拒收被放回。二零一七年七月,张洪伟和家人买了通化至大连的火车票,还没进候车室就被当地派出所拦截、扣押,到后半夜才放回家。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张洪伟与家人去大连,在火车上被乘警搜身、翻包。

由于张洪伟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失去了劳动能力,需要家人照顾。家里经济窘迫,仅靠丈母娘和妻子的一点工资艰难度日。巨大的身心压力,使张洪伟身体健康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上午九时含冤离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