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共赔了血本?澳工党民调一路领先 大选为何一败涂地

在联邦大选前,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说过,“中共对澳洲政治圈是下了血本的,他们希望工党当选,他们跟工党的高层建立的关系相当密切,工党推出的候选人中都有他们的影子。”“中共对澳洲这边有个计划,要引导向一个方向去,基本上他们是不希望自由党继续在台上,希望工党上。他们认为工党是一定会上台的。”

5月18日澳洲联邦大选,在媒体和民调一边倒看好工党的情况下,由莫里森率领的联盟党(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出人意表地打败工党,赢得大选,让权威民调“一败涂地”。图为赢得连任的总理莫里森。

澳洲联邦大选在媒体和民调一边倒看好工党的情况下,由莫里森率领的联盟党(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出人意表地打败工党,赢得大选,让选前的民调失灵。澳媒不少评论认为是莫里森拯救了联盟党,而权威民调则“一败涂地”。

民调领先大选却“一败涂地”

在5月18日澳洲大选前,主流媒体和权威民调几乎一边倒地预测工党将胜选。在过去三年中,联盟党已经连续输了30次民调,而工党在各方权威民调中一路领先,这种领先甚至一直持续到投票前夜。这几乎重演了2016年美国大选时民调的情形,而民调又一次输得“一败涂地”。

有政界人士认为,这意味着没有一个权威民调能真实体现民意。民调的时代已经终结。

澳洲《金融评论报》的政治记者蒂利特(Andrew Tillett)在其评论中说,今年的大选产生了许多大输家,但最大的输家之一就是民意调查。

蒂利特认为,民调失败的一个因素是越来越多人取消固定电话,只用移动电话,这导致民调机构更加难以获得准确的数据。而他认为另一个因素是“害羞的保守党效应”。意思是说,选民在接受民调时,“往往会隐瞒自己投票给保守党或保守派事业的意图”。

这点从莫里森感谢“安静的澳洲人”中或可看出端倪,在媒体和民调的压力下,人们选择只用“投票”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联邦财政部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对澳洲广播公司表示,民调失败已经是一种全球趋势。“民调搞错了脱欧,弄错了川普,现在把澳洲这里的联邦大选也弄错了。”

有意思的是,一只澳洲北领地号称能“通灵”的鳄鱼,据说在过去三次大选中,都成功选中了获胜者。但这次,这只鳄鱼和民调一样大失水准,因为它选了工党的肖顿。

莫里森获胜并非意外

不少人认为莫里森是意外获胜,分析认为这是由于媒体和民调的一边倒掩盖了真实的声音。澳洲格里菲斯大学大数据与智能分析实验室的斯坦迪克(Bela Stantic)教授通过分析200万社交媒体数据,在投票前5天已经准确预测出联盟党将获胜。而大量权威民调的预测却与选举结果背道而驰。

斯坦迪克说:“特别是上周,我评估了200万推文,结果很明显,除了维州和南澳工党领先,工党没可能赢。”

墨尔本大学政治公关专家赖特(Scott Wright)副教授表示,莫里森脸书账户上收获的评论都很积极。“当莫里森谈起安静的澳洲人时,我想他说的很有道理。在网上,沉默的澳洲人要么只是浏览不做评论,要么可能只在一些‘安全’的第三方平台评论,例如家长群、运动论坛等。”

而莫里森将胜选称为“奇迹”,并表示感谢上帝的赐予,他认为这是能够获胜的重要原因之一。

澳洲大选的结果也受到了美国保守派的喝采,他们将这次大选比拟为2016年川普出人意料地胜出、成为美国总统的大选,因为当时的民调显示川普会输。

中共官媒唱衰双边关系前景

中共的《环球时报》在澳洲大选结果出来之后发表社论称,联盟党赢得大选将给中澳关系继续带来“不明前景”,文章还说:“从选举前澳大利亚媒体以及一些工党政客的表态来看,如果工党能赢得这次大选,似乎是能给中澳关系带来一些积极的变化。”

有网友对此回应道,“不是澳洲要跟中国过不去,而是中国(中共)跟几乎所有民主文明国家都过不去,中国的专制制度社会一旦强大起来让人害怕。”

也有网友说:“不是同类、怎会友好。”

还有网民说:“最大的输家是赵国”,“澳大利亚的人民关键时候把国家带回到正确的路上。”

在联邦大选前,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说过,“中共对澳洲政治圈是下了血本的,他们希望工党当选,他们跟工党的高层建立的关系相当密切,工党推出的候选人中都有他们的影子。”“中共对澳洲这边有个计划,要引导向一个方向去,基本上他们是不希望自由党继续在台上,希望工党上。他们认为工党是一定会上台的。”

如此看来,中共是帮了工党的倒忙。

莫里森其人其事

莫里森是一名基督徒,明确反对同性婚姻。莫里森之前的政治主张偏保守,他使澳洲政府的施政倾向于保守派。但相对于保守派代表的达顿,莫里森更会审时度势、灵活多变。

莫里森在担任澳洲总理前,在自由党还担任过两个重要的联邦政府部长职位。第一个重要职位是在2013年联盟党的艾伯特政府时期任移民部长,莫里森强硬的政策,阻止了当时的难民潮,被称为是难民偷渡船的克星。他推出了“主权边境行动”来限制难民船走私人口到澳洲,这是一个强硬的、由海军主导实施的战略。后来的事实显示,有关行动成功堵截了非法入境者,莫里森也以强硬形象而广为人知。

第二个重要职位是在特恩布尔政府时期任财长,他力主工作换福利。共推出了三次联邦预算案,他使澳洲巨大的财政赤字得以减少。

除此之外,莫里森任职财长期间,多次拒绝批准中资企业对澳洲的投资和收购。在2018年8月23日还宣布基于国家安全考量,禁止华为与中兴通讯参与澳洲5G网络的建设。

莫里森在当时的新闻稿中表示:“对于澳洲人及重要基建设施,5G网络的安全在未来十年有着根本性影响。”

莫里森在2018年的自由党党魁之争后,面临的最主要挑战是如何稳定党内人心;但在这次大选中,莫里森可以说是为自由党继续执政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个结果赢得了很多联盟党高层和自由党、国家党的支持者的赞许,为他在未来三年中一展宏图开创了良好的局面。

澳洲9号台政治编辑乌尔曼(Chris Uhlmann)也说,莫里森先生很可能赢得了澳洲政治史上其中一个最伟大的、后来居上的胜利。她说:“他在政府里将会有巨大的精神权威。他基本上是自己在拉票。”

还有评论说,莫里森有望成为自由党和澳洲社会的著名政治家。

不可能输的工党变成要收拾残局

澳广记者卡尔沃拉斯(Patricia Karvelas)在分析中说,工党在这场选战中冒了相当大的政策风险,推出的一系列政策都明确地令很多人成为输家。

而且工党的政策变了又变——先是医疗,然后是薪资,然后又是气候变化。这都是导致其败选的因素。

而工党前党魁基廷(Paul Keating)在选前突然攻击澳洲安全情报部门为防止中共干预所做的工作,叫嚷工党上台后要开除澳洲情报局的主管。这个“令人震惊”的做法,连工党领袖肖顿都立即跟他划清界限。分析认为:就是这一个表现,使更多的人关注到中共对澳洲政界的渗透,无疑使选民们对工党产生了动摇。

卡尔沃拉斯还认为,工党除了政策上失误外,其党魁肖顿本人不受欢迎也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卡尔沃拉斯说:“尽管他们(工党)设法通过肖顿的太太克洛伊(Chloe)和影子内阁里那些才华横溢的女性来软化肖顿的形象,但选民从未热情欢迎过他。”

此外,工党领袖肖顿在选战之初曾经扬言,要改变这个国家,说改变政府就是改变国家。他们提出的气候变化、高税收等一系列的政策似乎让很多选民清醒了。

卡尔沃拉斯说,澳洲人显然认为,现在这个样子的国家比较好。

现在工党要为选出新的党魁而忙碌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梁宇澳洲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