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娱乐 > 国际娱乐 > 正文

美洲大毒枭逐梦好莱坞 被人骗成小白兔

大毒枭也有一追星梦

每个人都曾梦想出名,那些藏在南美丛林里的大毒枭们也不例外。

有这样梦想的毒枭中,就有一位被称作“矮子”的墨西哥大毒枭华金·古斯曼。他2014年被关进监狱后,又神奇地从监狱中逃脱,警方花了将近1年时间最终将他再次逮捕,全世界为之震惊。

人们惊叹于这个现实版“越狱”故事的同时并没有想到,支持毒枭越狱的理由之一,是他想找一个靠谱的人来帮他拍一部传记片。

为实现这个愿望,他求助于一位自己年轻时就喜欢上的女明星——墨西哥演员凯特·德尔卡斯蒂略。

凯特是墨西哥家喻户晓的电视剧演员,从小出道的她出演过各种情感和犯罪题材的影视剧,随后渐渐成名。平时性格开朗的她,喜欢挑战新事物,酿酒生意也做的非常成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拉丁美洲,各种肥皂剧让她火遍了拉丁美洲,成为当时人们心中的“女神”。

凯特火遍半个地球的时代里,毒枭华金·古斯曼也迅速坐上了拉丁美洲毒枭的“第一把交椅”。

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的协助下,哥伦比亚的两大贩毒集团“麦德林”和“卡利卡特尔”向美国的毒品运输通道被监控和压制,运输成本不断升高。毒贩们想出的解决办法是将运输业务“外包”给更熟悉运输管道的墨西哥人。

1993年古斯曼本人

为了“抢单”争夺利益,墨西哥的毒品黑帮集团爆发了内部危机。当时古斯曼趁乱在集团内部取得了优势,开始接管各种贩毒活动。他专门负责美墨边境地区的毒品运输走廊,通过若干运输通道直接将墨西哥一侧与美国加州和内陆的亚利桑那州紧密地连接到了一起。

但再忙的毒枭抽空还是要放松一下,深藏在丛林和村庄里的他们最爱的娱乐项目就是追剧了。那时,整个墨西哥只有一个电视台,他们最爱看的就是凯特·德尔卡斯蒂略主演的电视剧。

凯特甚至在一部电视剧中扮演过“女毒枭”,这让现实中的大毒枭古斯曼本人着迷不已,很早就成了她的粉丝。他曾收集了凯特主演的所有电视剧成套DVD,闲暇时光里就反复观看消磨时光。

毒枭和自己的偶像相遇

貌似两人仅仅是单纯的粉丝偶像关系,日常生活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但事情发生了变化。

2012年,针对当时日益恶劣的墨西哥社会环境,凯特在社交账号上发了一则推文,批评墨西哥政府腐败无能,暗指政府的治理不如毒枭,认为“作为毒枭古斯曼比墨西哥政府更可信”,鼓励古斯曼放弃暴力,用自己赚的钱奉献爱心,帮助穷人,改过自新成为“英雄中的英雄”。

正是这则推文,一夜间引起了媒体对她的口诛笔伐,认为这番胡言乱语是在为罪不可赦的大毒枭脱罪洗地。然而,此时正在逃亡中的古斯曼则欣喜若狂,自己喜欢的偶像居然当众@自己,还力挺自己,心中非常受用。

此时,满世界挖掘好剧本的好莱坞制片人们将目光聚焦到了古斯曼身上。导演奥利弗·斯通等人更是通过各种渠道想接触古斯曼本人,但都不成功。

常年经营毒品集团的古斯曼也根本不会信任一个陌生制片人或导演,他知道的名人寥寥无几,凯特可能是他唯一熟悉的明星。将自己的经历拍成电影的梦想依然存在,于是他最终决定联系凯特。

拉丁美洲的电视剧通常都一个模式:多个女人争夺一个男人,女性角色脸谱化严重,多是男性角色手中的“玩物”

当时,凯特在墨西哥的演艺生涯也遇到了瓶颈。对生性独立的凯特来说,拉丁美洲电视剧对女性的刻画让她无法忍受:不是备受欺辱的人妻,就是沦落风尘的妓女,这些角色让她感觉厌倦和无聊,她决定搬到洛杉矶,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地。

但拉丁美洲世界的大明星来到好莱坞,之前苦心积累的名气就会完全归零。没有人知道她,她只能从各种美剧里的配角开始做起。在古斯曼第二次被抓时,她的事业依然没有太大起色。

这时,她收到了一封来自古兹曼律师的电子邮件。

信上说,古兹曼想和她商讨拍摄电影的事。以此为契机,两人开始以手机聊天软件的方式通信。

奥斯卡大明星借机挖坑

凯特希望以此事来结识好莱坞一线制片人,拓展自己的人脉,提高知名度。但风险同时存在,这可能是古斯曼劫持压寨夫人的幌子而已,更不必说附带的各种人身危险。即便古斯曼想拍电影,一旦中间出现差错,就会有人命危险。

在古斯曼被抓4个月后,凯特在古斯曼律师的秘密安排下,坐上了毒枭安排好的私人飞机。在登机前,凯特还特意拍了一张飞机照片发给朋友,告知自己的去向。她的朋友们都吓了一跳,觉得她此行凶多吉少,劝他回心转意,但为时已晚。

一个年轻女生只身前往贩毒集团藏匿的墨西哥某地,凯特一路上都处于精神紧绷状态。因为古斯曼还在狱中,来接她的手下对她说,老板交代要带她吃全墨西哥最好的餐厅,凯特婉言拒绝说随便吃路边摊就好,不料他们突然恳求语气说:“不不,照顾不好老板会杀了我们的。”

凯特以为对方开玩笑,但后来才知道这是真的。

在和古斯曼的律师聊了许久后,凯特才知道,古斯曼想将这部自传电影交给她来负责。

他想讲自己的故事,不想拍一部由新闻报道拼凑起来的电影,所以老板才选了你,他知道你是个诚实和正直的女人”,古斯曼的律师这样对她说。

古斯曼写给凯特的信

凯特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来回好几趟商讨拍电影的事宜。最后一次见面时,她收到了古斯曼写给她的亲笔信,大概的意思就是将拍电影的事情全权授予她本人处理,语气非常客气。这也让凯特非常感动,意外被大佬这样信任,感觉自己只能尽力做到最好。

古斯曼还亲自签署了授权协议书,律师说:“能让古斯曼先生亲自签协议,是很少见的,他可不是什么都会签。”

可就在此时,消息传出古斯曼从墨西哥城一座戒备森严的监狱里越狱。在同伙和监狱人员里应外合下,一条15米深,长达1.5公里的隧道从他的单间通向监狱外。这一新闻简直就是给墨西哥政府打脸,古斯曼在警方的眼皮底下逃往秘密地点。

被好莱坞巨星摆了一道

古斯曼逃出后不久,凯特以为拍电影的事情黄了,这样她也不用再摊这趟浑水了。但律师告诉她这样反而更好,她可以亲自见本人商讨,也能让古斯曼本人更准确地把控电影的制作。

这时曾获得两次奥斯卡最佳男主角、麦当娜的前夫西恩·潘也得知了凯特获得古斯曼电影拍摄授权的事。他主动联系到凯特说自己很感兴趣想加入进来,凯特也高兴答应下来,因为这样可以接触到好莱坞一线人士,有了西恩·潘的助力,电影项目或许可以进展更顺利。

全世界的目光此时都集中在墨西哥警方如何再次抓捕古斯曼上。凯特决定和西恩·潘以及两名制作人一起前往墨西哥的秘密地点和古斯曼见面。

古斯曼本人并知道西恩·潘是谁,他觉得只要是凯特带来的人都可以见。

2015年10月2日,凯特和西恩·潘还有两名制作人乘坐包机前往墨西哥。他们被接到酒店后,交出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并换乘古斯曼安排的一辆SUV,被运送到另一机场,登上另一架古斯曼的私人飞机。古斯曼的儿子则亲自驾驶这架飞机护送他们。

古斯曼的私人飞机平时也兼顾毒品运输

据西恩·潘描述,这架飞机上配备了防止地面雷达探测的装置,以防止警方跟踪和探测。他们一行四人并没有像电影中一样被蒙上眼罩,在到达目的地前,他们在山区里坐车颠簸了7个小时。

当晚9点,一行人在一片陌生的山林开阔地中见到了古斯曼本人,他身穿花衬衫牛仔裤亲自迎接。

西恩·潘的参与似乎让凯特心中感到踏实不少,但事情也逐渐超出了她所能控制的范围。

本来这次见面,西恩·潘是以电影制作人的身份,在凯特的介绍下和古斯曼商讨电影制作。几个人开始聊得很投机,古斯曼还透露了他越狱时的一段细节,他说那段长达1.5公里的监狱隧道是手下挖通的,为了应对施工中遇到的地下水问题,工程人员还被特意派往德国,接受了3个月“深造”。

但就在此时,西恩·潘突然向古斯曼提出要进行一次专访,这给凯特来了个措手不及。

原来,西恩·潘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作为撰稿人为美国《滚石》杂志撰写特稿,但这些事情他一直都瞒着凯特。很多和毒贩打过交道的人都清楚,在中途改变任何计划,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ELLEMEN睿士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娱乐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