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对华为两头围堵 美首次直击中共科技核心

在加拿大法庭对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聆讯场外,有华人持牌呼吁“抵制华为”。

美国电讯领域的多位专家表示,对华为的出口管制标志着美国开始精准打击中共科技行业核心——信息通讯公司是中共重商主义经济迷宫的心脏。

川普(特朗普)政府上周颁布了两项重要议程,从买卖两头围堵中国电讯巨头华为公司。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电讯领域访问学者罗斯林·莱顿(Roslyn Layton)撰文说,这一步是对的,且可最大限度减少对美国经济的损害。

根据川普政府公布的行政令以及商务部具体措施,一方面堵上“入口”,禁止美国电讯网络商从中国及其它国家处购买具有国家安全威胁的产品;另一方面堵上“出口”,禁止美国公司在没有特别许可的情况下向华为出售美国的关键技术。

华为的长年不良记录美国有确凿证据

长期跟踪中国电讯业发展的莱顿表示,美国对华为收集了二十年的情报和记录,早已显示华为与中国(中共)政府以及中共军方有关,华为产品和服务具有(安全)风险。且华为多次违反美国的贸易法规,并涉嫌对美进行网络攻击,仅仅美国政府人事管理办公室的个人敏感信息记录一项,就有约2,000万的个人敏感信息被盗。

而参议院司法和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也证实了川普政府对华为采取行动的必要性。

川普总统签署的行政令旨在确保美国信息和通信技术与服务供应链的安全。实际上,这一行动最早可以追溯到美国国会常设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2018年4月发表的公开报告。

报告强调了美国使用中国公司——跟中国(中共)军事、核工业以及网络间谍计划相关的企业的产品,带来的供应链风险,并点名联想、中兴和天马微电子等中国企业。

报告指出,这些公司的产品或服务可能被用于故意破坏供应链,或通过被动过手脚的产品(如电池、声学组件、磁铁、屏蔽材料、电缆以及电源连接器)制造故障。

甚至这些公司(包括跟中国公司合作的外国公司)收集的信息,可能在企业情报共享协议中直接要求跟中共当局公开分享,无论这些企业是自愿或出于跟中国公司做生意需答应的条件。

美周密研判后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清单

此外,川普政府把华为列入出口管制清单是经过周密研判的,不仅师出有名、且可以使美国经济的损害降至最低。

首先,美国商务部上周将华为放入实体列表的行动是合理的。商务部旗下工业和安全局是根据司法部对华为提出的起诉和华为违反“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规定、向伊朗提供服务和妨碍司法公正对华为祭出上述行为的。

由于对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风险的考量,川普政府已将190个实体添加到商务部实体清单名单中,该名单上有约1,000个受限制实体。

“这一动作将禁止美国公司在未获得商务部许可的情况下与华为开展业务。该指令切中目标,并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美国经济的损害。”莱顿写道。

此外,美国商务部周一(20日)宣布的给华为为期90天的有限豁免措施,也是为了让美国运营商有一个缓冲期。“临时通用许可证将给予(美国)运营商有更多的时间做出其它安排,⋯⋯制定适当的长期措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声明中说。

分析师认为,这一消息带给华为一个稍微喘息的机会,但无法扭转局面,因为华为的供应商仍会担心未来的不确定性、而采取对策规避风险。

最后,华为在美国市场的占有率一直不高,而且除手机外,华为的其它产品在美国经济中的曝光率更是有限。自从美国国会2012年陆续警告华为的风险后,许多美国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都在避免使用华为设备,因担忧华为产品有后门及具有其它安全和财产风险。

“华为对5G并不是必不可少的,但高通的5G专利和芯片却是(必不可少)。华为供应的一些设备可以从其它不具有威胁性的供应商处获得,而后者可以成为小型互联网提供商(ISP)的替代方案。”莱顿写道。

美首次对中共核心区域进行直接打击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另一位研究员克劳德·巴菲尔德(Claude Barfield)则指出,川普的行政令是首次对北京的电子/信息技术领域进行直接打击,这一领域是中共重商主义迷宫的核心区域。

巴菲尔德表示,川普的行动背后有一明确的战略逻辑——最终瞄准中国(中共)国家指导的技术巨头核心要素,从现在开始,川普政府已将其经济武器对准正确的目标。

莱顿也认为,虽然川普政府没有点名具体的国家或技术公司,但行政令表面的目标就是与中国(中共)政府和军方(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相关的信息通信(ICT)公司。

除了华为之外,联邦通信委员会上周也一致投票阻止中国移动在美国运营。

莱顿表示,中共政府有多种形式影响中国公司,比如:通过直接控制公司所有权、董事会或管理职位、补贴以及法规。例如,中共当局2017年的法律要求,任何中国公司都需根据其要求配合进行间谍活动。

美中甜言蜜语的时代已终结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研究员马克·泰森(Marc Thiessen)表示,不是川普开始了这场贸易战,而是中国(中共)早就对美开始经济战。

“北京多年来一直在对美国进行经济战,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它迫使美国公司转让技术,作为在中国开展业务的代价;同时,它补贴国有企业,以防止美国企业在中国经济的数十个领域中开展竞争。”

“与以往不同的是,中国(中共)领导人现在面对着一个决心对其政策发起反击的美国总统。”泰森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说。

而川普的这一强硬对华立场更得到了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 D-NY)和多名参众两院国会议员的支持,这显示美国国会跨党派的支持。

在中方5月初突然要求取消已经谈好的部分贸易协议内容后,中共的失信及拖拉解决问题惹怒了美国总统川普。在川普发推文宣布对华提高惩罚性关税后,舒默回复川普的推文说:“总统川普,请对中国(中共)强硬。不要退缩。实力是赢得中国(中共)的唯一途径。”

美国专家表示,美国几十年来一直尝试跟中共进行合理的对话接触,但无济于事。“对中国(中共)而言,严厉的行动才是共产党领导人唯一能理解的语言。”莱顿写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