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朱镕基---主动投案的刘士余一生绕不开的大人物

响水大爆炸的阴影还没完全散去,江苏省灌云县人民又在深夜感到了一次“大地震”,这次是从北京传来的。

2019年5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灌云是一个常住人口80多万的县城,隶属于连云港市,离响水县化工厂园区只有几公里远,中间隔着一条小河。这里,也是刘士余的出生地。

江苏这个地方,人杰地灵,从来不乏封侯拜相的人物。像连云港西侧接壤的徐州,古称彭城,历史上出过11位开国皇帝,号称千年龙飞地、一代帝王乡。

但灌云县的历代名人当中,达官贵人并不多。刘士余的官位算是最大了。

出身于普通农家的他,一直是家乡的骄傲,更是母校灌云县四队中学流传了四十年的传奇。他是这所农村中学第一个考上清华大学、也是最接近北京的一个人。

如今,未满60岁的刘士余,仕途陨落。

01

刘士余的人生,绕不开一个大人物,朱镕基。

1984年,中国还是计划经济时代。国计委和国经委负责国民经济宏观调控,两大部门分工有序,计委编制,经委执行。朱镕基是国经委的副主任。

在那一年,清华大学新成立了经管院,朱镕基受母校之邀担任首任院长。当时,23岁的刘士余从清华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后,选择在这座学院继续深造。

从简历上来看,他1979年考上大学,1984年读研究生,本科似乎读了五年。

87年一毕业,刘士余就来到了上海滩,在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任职。比起留京同学所在的复兴路那一片中央机构,刘的起点不算很高。

不过,这是一个跟院长属于同一条线的部门。而且在这个时间节点,朱镕基也调任到了上海。

1991年,朱镕基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士余也回到了北京,上调国经委。换句说,他从地方上历练了一番后,又回到了院长的老本营。其后,他进入建设银行房地产信贷部做研究人员。

从经委到建设银行,接近十年的时间里,刘士余一直在研究房地产领域。如果后来不是进入了央行系统,可能刘士余会成为像任志强那样的大炮,挂着房地产专家的头衔,而不是金融专家。

早在1988年,中国便提出了“住房私有化”的口号,但房改一直不太顺利,乱象频出。像北京某企业向开发公司买进每平方米售价2000元的新房,倒手卖给职工时,价格却只要200元,简直是半卖半送,私分国有资产。

不过,刘士余还是比较倾向市场化路线的。朱镕基的改革思路,就对刘士余的影响很深。后者主政上海时,一直致力于住房制度改革,使得上海率先借鉴新加坡模式,推行公积金制度。

刘士余认定院长的路线没有错,不断在权威期刊上发文力挺房改:

1991年,他提出福利分房应向住房商品化过渡;

1994年,他喊出要全面推行公积金制度;

1996年,他倡议银行业应增加对个人住房抵押贷款的投入,逐步建立有支付能力的支付体系,使收入房价比、租价比趋于合理

……

96年是刘士余的仕途拐点。亚洲金融风暴前夕,他调入央行,就此脱离了房地产领域。不变的是,他依旧还是那个好学的刘博士。

在他的书桌上,金融类的书籍逐渐多了起来,从《最新国际金融工具》到WTO贸易规则。“为人非常勤勉,经常看书到晚上两三点才睡觉,即使面对比较陌生的领域,也能很快进入状态。”

02

证监会主席这个位置,最不好干了,“火山口”不是白叫的。

孟子曰,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治理政事并不难,只要不得罪那些卿大夫家族就可以了。

但吴敬琏老师说过,中国的股市很像一个赌场。

在这个魔幻的造富工厂里,诈骗、做庄、炒作无处不在,多少人将身家性命全部押注上去,翻手覆雨之间诞生一个个富豪。想要规范,就不能怕得罪人。

万宝之争高峰期,刘士余高喊“害人精”、“妖精”,直指兴风作浪的险资。而宝能、安邦、恒大这些财阀,背后的关系网谁不是错综复杂。

相比其前任,刘士余的监管手段确实严厉。34.7亿元罚单、严控重组并购、减持新规,还一心想拿下资本市场最难啃的两个骨头——注册制和退市制。

在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上,连续亏损的公司就应该退市。道理是很简单的,实施起来却很难。因为公司实控人的后台力量,有时候深不可测。硬推退市制,相当于在别人的祖坟上动土。

一位拟上市公司董秘曾对《中国经济周刊》说,“你别看这些企业家见多识广,但是到了发审会现场,没有人不紧张,有些人吓得话都说不出来”。某公司董事长在IPO无望后直接瘫软在发审会现场,只能由人抬着出去。

这么难进的舞台,这么宝贵的造富机器,强制退市就等于断人财路,左右都是得罪人。要知道,我A股一个壳就价值数十亿元呢。

不过,在刘士余任职期间, A股还是退市了7家公司:中弘退、烯碳退、退市吉恩、退市昆机、欣泰退、新都退、退市博元。

此外,刘士余对上可是很讲政治的。

为了配合扶贫攻坚战,他主导推出一条IPO绿色通道,专门给贫困地区企业IPO用,要求资本市场也服务服务落后地区。

为了实现“中国梦”,他提出建设资本强国的目标,力推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直接融资”。

也是在这个目标下,刘士余任期内的发行速度快飞到外太空了。仅2017年,IPO就达到443家,深交所和上交所斩获全球IPO发行数量前两位的宝座。

虽然争议性很大,但刘的“资本强国”梦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

80年代至21世纪初,中国几大国有银行的官办色彩浓厚,这种受权力支配的“间接融资”模式,导致了不良债务急速膨胀。因为权力决策失误所造成的重复建设,产品积压等投资损失,最终都会体现在国有银行的资产端中。

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五大银行惊爆数万亿坏账,被外媒惊呼为事实性破产。国家金融安全命悬一线。2003年,国有商业银行改革领导小组成立,中国的银行体系走上了股份制化之路。

据官媒报道说,当时央行行长周小川是办公室主任,刘士余是副手。周小川出战略,而刘是重要的执行者。

时至今日,银行仍旧是中国金融系统性风险的最大命门。或许唯有强大的资本市场,才可以帮助中国分散化风险吧。这也是刘力推“资本强国”提高直接融资比例的“野心”所在。

03

这一次,“刘士余主动投案”的官方通稿仅有短短的57字,并无透露具体原因。

然而,聪明的股市可能已经知道了答案。

今天股市开盘平开低走,在银行板块中,江苏省的城商行、农商行跌得最出位。

城商行与农商行在A股曾一度是很尴尬的存在。宁波、南京、北京三地的城商行在2007年成功IPO,但后面一停就是9年,期间没有一家城商行顺利上市。

直到刘入主证监会,情况才发生改变。

刘士余上任后不到半年,早前苦等6年的江苏银行“顺利”过会。由此,城商行的IPO之路突然豁然开朗——

在那一年,中国共有9家银行成功上市,其中江苏省的银行就占了6家。

目前江苏省内有8家上市银行,其中7家都是在刘任期内完成的,江苏也逐渐成为上市银行中仅次于帝都的“第二大帮派”。

事出反常必有妖。据《财经》报道,刘在任证监会期间,其家乡江苏的多家城商行或农商行成功IPO上市,这一现象引起市场质疑,因此被认为是刘主动投案的一个原因。

其实,早在2002年,刘士余还是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时,他就对地方性商业银行高看一眼。

他曾经在央行主管的《中国金融》杂志上,为地方性商业银行打抱不平:

国有商业银行以其庞大的资产规模和遍布全国的服务网络,依托国家信用的强大优势,占据着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处于垄断地位,而城市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是市场的后进入者,由于历史原因,总体信誉不高,在不断改革、分化、重组的市场氛围中,业务发展依旧面临重重困难。一些固有的制度限制束缚了其发展空间……

所以,他当时就提出,要对地方银行建立资本金补充机制,增加资本实力,优化股本结构支持城市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通过增资扩股、发行长期债券等方式,增加核心资本和附属资本,增强抗风险能力。通过推动城市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上市,建立规范的资本金补充机制,提高抵抗风险能力。

掌握生死大权后,他真的大力推动地方商业银行上市。只是这地点太过于集中在自己的家乡江苏省。

令人不得不浮想联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智谷趋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